位置:玄幻奇幻 > 魔法塔的星空 > 第五百二十五章 阿巴丹的麻烦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第五百二十五章 阿巴丹的麻烦

作者:歹丸郎字数:3330更新时间:2020-08-03 02:03

“说吧,说吧,我有很多时间听。从你离开怀卡托后,就没消没息快两个月的时间,大伙儿都以为你死在哪个旮旯角了。赌你生死的赌盘,可都开起来了。现在你既然出现了,那么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没有人不好奇的。”

对自己的生死被开了赌盘,托托卡尼无论如何是高兴不起来的。也是因为迷地通讯不便的关系,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才能论定生死。既然自己出现了,当然有人哭,有人笑。

对这位富态且笑容可掬的胖子,地精腆着脸说道:“大人看到我那么高兴,肯定是下注我还活着的。对吧,我的好朋友。”

哈桑拍着大肚皮,哈哈笑道:“真遗憾,我是赌你死掉的那一边。幸好赔得不算多,就几颗铜子而已。”

听到跟自己想象完全不一样的答案,地精的一张绿皮脸当场垮了下来,像是天塌了一样。哈桑却是伸出他那支粗壮的肉手,一手拍在地精的肩膀上,说:“放心好了。那点钱,本来就是跟人家交朋友的。没了就没了,我才不在乎,也不会要你赔的。你倒是快点说说这些日子以来的情形。”

托托卡尼径自述说起这些在外人眼中,失踪的日子里所发生的事情。本来这些事情是跟林等人有关的,他也应该先问一下本人是否愿意透露。

不过迷地可没有什么个人隐私权的说法,地精也不是某人的追随者,加上管理官本来就有调查过客的权力,所以托托卡尼直接说了出来。对林来说,这些事情也没有机密到不可让外人知晓的程度,也就没有制止地精。

当地精夹七夹八地把事情经过全部说完,哈桑吐了一口大气,说:“虽然整件事情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意外的在我心中居然有种这应该是真的的感觉。”

“真的吗,哈桑大人。这些事情要不是我亲身经历,我也不太会相信。您是从哪里开始觉得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从你说到之前的飞空艇爆炸开始。地精的船呀,要让你们承认危险的,除非是真的炸了,否则绝对说得安全可比军舰等级的飞空艇呀。要知道,我计算过历来飞空艇发生的事故,遇到空盗造成伤亡是最多的。但发生爆炸的案例,可几乎都是地精的飞空艇呀。哈哈。”

……这胖子可真是明察秋毫。某人莫名地感受到和这个胖子亲近的感觉。不过某只地精可真是把自己的底细说了个底朝天呀,是不是要警告他们,什么该说,什么又是不该说的。

“这位……应该就是托托卡尼口中的魔法师阁下和他的朋友们吧。我一开始还以为各位是哪里来的野蛮人呢。”

野蛮人?众人互相看向彼此。因为坠机火灾的关系,原本的衣物就只剩下身上穿的,其余的全部阵亡。而现在穿的衣物清一色是兽皮,又因为大家这段时间都在忙的关系,所以衣服可没有好好缝制,基本上可以蔽体就好。所以真要按照某人标准的话,那就是比野蛮人还像野蛮人了。

干笑了几声,林说道:“大人说笑了。魔法师的相关文书,还收在秘制的文书盒中,没有受损。可需要拿出来证明我们的身分?”

胖子摇着手,笑道:“不用了,不用了。总之我确认一下,现在席德号的艇主还是地精托托卡尼阿夫斯坦吧。”

林直接了当地说:“是的,还是他没错。”地精虽然有些慌恐,但还是点头应承了下来。

“那么各位只算是乘客,仓库里的东西,都只是随身的行李而已吧。没有带要行商的货物?”

“没有。”

“那好。阿巴丹城的飞空艇入城税是每个人IV江鍉(4银),但是托托卡尼有入城许可,所以费用可以减半。你们XIV(14)人,总共XXVIII江鍉(28银)。”

“哦,大人计算起来很快嘛。”林赞叹道。

在自己公布数学之前,林看到做商业买卖,或是收税的算数方式,都是那种一个人2银,十四个人就凑个数,有些收税人会直接喊20银或30银,完全看心情跟感觉。甚至喊到40银、50银的都大有人在,直接喊100银的也不是没遇过。

但是这位哈桑巴赫什居然可以算出准确的数字,尽管只是简单的乘法。再加上之前他说过,针对飞空艇事故的统计情形。这些可不是迷地原有的计数能力会做的事情。

福态且笑容可掬的飞空艇管理官,则是乐得说道:“这是一门从外国传来的学问,叫做数学。里头的知识可说是收税人必备的呀。我也托这门学问的福,让我的工作争议少了不少。”

上前的卡雅算出了税金数,交给了哈桑巴赫什后,林从少女手中拿过另一个小钱袋,也走了上前。他倒没有要揭露自己是数学发明者的事情,因为数学也真的不是他发明的。充其量可以算是个传播者,传播来自地球的知识。

但是他对哈桑的好感,以及对方的态度,让他感觉可以从对方身上得到一些小帮助,所以林上前握住哈桑的手,塞上了一枚基尔(金币),同时问道:“大人既然在阿巴丹城生活,那么可否请教一下城中有没有贩卖魔法师用品的商店?”

没有先回答问题,哈桑巴赫什拈着金币,小心翼翼地问:“这是……?”

“这是咨询费用。我请教你问题,你帮我解答,这是属于应得的报酬。”某个穿越众虽然在地球没干过这种事情,但在迷地也不算是初哥了。对于这种小吏,一点额外的甜头都可以换来礼遇。当然在以前穷的时候,都是硬着头皮要对方按照规矩来的情形比较多。

而听到某人算得上是合理的解释,哈桑倒没有直接收下,而是若有所思地朝着舱门处撇了一眼。林怎么会不懂其中的用意,当然是又塞上一枚金币,说:“这是两位大人茶水费用。两位辛辛苦苦地来回奔走,是要好好休息一下,喘口气,喝些精灵的花草茶。”

“好说了。”哈桑用上极为熟练的手法,将金币藏了起来。他说:“要魔法师用品的话,可以去城东,那里有魔法师协会的支部。虽然没有分区本部的规模,但是一些常见的东西都不缺就是了。”

“感谢。那么有没有哪一家食物很美味的餐馆或酒馆?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吃的是烤肉、烤肉,还有烤肉的,都快受不了了。最好是有蔬菜汤,或是马铃薯汤,什么都好,反正就不要又是烤肉的。”

“这样的话,城东挂着水牛牛角的酒馆,一定可以满足阁下。店主的老婆一手厨艺可是阿巴丹最棒的,比城主专属的厨师还要好。要是对方在年轻个三十岁,我都想要把她娶回家,天天吃着那些美味。”

“您这说的,我可都等不及要飞过去了呢。”

“城里头可不准开飞空艇的。”

对于莫名其妙接上梗的冷笑话,两人会意地相视大笑,旁观众人一阵无言。在笑声之后,哈桑问道:“那么朋友,你还有其他问题吗?”

“剩下的部分,是修复和改造这艘飞空艇的问题,这一方面我想问托托卡尼就好。而衣服跟食物的问题之所以不问他,只是我信不过地精的品味和味觉。”

“正确的,朋友。”竖了根大拇指,哈桑又道:“既然你没有其他问题了,我又收了那么多咨询费,那就送你一个很有用的情报吧。那个麻烦人物,来到阿巴丹了。”

虽然说是白送的情报。但这种没头没尾的消息,谁能理解呀。

看到魔法师困惑的表情,哈桑笑着说:“站在阿巴丹城管理官的立场,对于那一位的批评,我可不能说太多。但是来过很多次的托托卡尼,一定听过那一位的消息。详情就请问他吧。”

被点名的地精,一开头也是不明就里。但顺着哈桑的话,他突然想到一个人物,颤声问道:“该不会是那一位吧。”

“阿巴丹的麻烦还能是谁,也就只有他了。至少你们要庆幸,遇到的不是格瓦那的麻烦。”说完话,哈桑便迅速地离去,不再给众人提问的机会。

这下困扰的眼神,齐换向地精身上。托托卡尼只能简单地说道:“总之,那一位是帝国子爵家,没用的二少爷。很会惹事生非,偏偏又没有多少人敢动他。”

贵族啊。光是听到这两个字,就知道是麻烦人物。

既然知道有这种潜在的麻烦,林怎么可能不仔细询问。

而要理解这一位的麻烦程度,托托卡尼就先从阿巴丹城的地位介绍起。此地是直属于格瓦那帝国皇帝的领地,城主是帝国第十军团的将军贾维德普尔。负责镇守帝国西部,明面上的任务是防御可能从汝拉山脉中跑出来的魔兽,暗地里则是负责监视西部地区的贵族。

重点在于那位帝国子爵的长子,在第十军团中深受将军的信赖,成为统御千人的副将。这对万人之数的军团,已经是十分之一的实力了。连带着其父亲与家族的地位也水涨船高,在附近的贵族中受到追捧。以上当然不算辅兵的数量,都是战兵数。

这样的家族中,出了一个没用又爱惹麻烦的儿子,结果当然不言而喻。对其他贵族而言,他们乐得提供一些无关痛痒的帮助,就等着看那个家族自我毁灭;但对平民而言,那一位可就是灾难了。

如今那位阿巴丹的麻烦,又从家族领地来到城中。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