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侠仙侠 > 前任无双 > 第七六四章 初阳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第七六四章 初阳

作者:跃千愁字数:4023更新时间:2020-06-29 19:15

这些通道和传送阵之类的解决起来都容易,稍费精力的是重新解封魔界,因断绝三界来往需要封印魔界的混沌之物。

获取了此物后,将此物散播仙界和妖界,令冥界的鲲船再也无法来往仙界和妖界。

三界统一了意见联手来搞,没有掣肘,这事完成起来也快。

当三界的来往通道基本全部切断后,仙界芸芸众生的议论纷纷可想而知了……

一座山崖,面对的是浩瀚星空。

在这里,没有白昼,因而谓之星涯。

一群人来到了山崖上,便开始了准备动作,大量的人员在山崖上先进布阵动作,只是看这些人走路的样子,挪动一步似乎都十分艰难。

慢慢走到山崖边的林渊,动作也不太利索,站在了山崖后,低头看向山崖下方。

山崖半壁,一块凸起处,盘膝坐着一个人,那模样几乎和睡奴的样子差不多,只是没睡奴的须发长而已。

山崖下面的深处,也是一片星空,只是正对山崖的位置似有一个巨大的漩涡,巨大而漆黑的漩涡。

林渊很清楚,山崖上面看似和山崖半壁凸起处很近,却是咫尺天涯。

任何人跳下去一直在坠落,却似乎永远在坠落的过程中,无法落到那凸起处。

想从凸起处上来的人,亦如此。

也就是说,困在了那块凸起处的人,几无逃掉的可能。

而下面方寸间凸起的小地方,却有人孤零零在此煎熬了数千年,正是昆一时代被囚禁于此的阿罗无尚,须发遮面,已看不清了面容。

传说曾经囚禁于此的人,基本上都在数年后疯癫而死,偶有被释放者说宁死也不愿再被关押于此。

这是上古时期的大神在此设立的禁地,之后的人已经没有了能力再设置,后人都是在沿用而已。

当然,对普通人来说,也用不着关在这里,连执行人员进出都不方便。

看着山崖下的人,林渊喊话,“阿罗无尚,可还记得我?”

下面的人未动,但有温和声音回应,“又是你,我说过,只要你能在崖上布下‘诸天星斗大阵’,我自然会出去。”

林渊:“我已带人来布阵,正要释放你出来。”

山下顿时没了声音,林渊回头挥手,示意众人快点。

待到布阵成功,大阵启动,阵中射出无数道光线,射向了星空深处,似与许多星星相连。

很快,那些星星光芒闪烁,一股冥冥之力开始扩散,众人脚下震动。

整座山崖在动,在慢慢转动。

当山崖下的凸起处慢慢偏离了下方的巨大黑色漩涡时,凸起处盘膝而坐的人须发飘舞,慢慢升空而起,轻飘飘落在了山崖上,遮脸的长发缝隙内的双眼似在盯着林渊打量。

林渊见他能在此地轻稳飘飞,心中已暗有戒备,挥手示意,“把人带过来。”

两人将昏迷中的车墨给架了过来。

林渊道:“尊驾遍览沧海阁,有一种毒名为‘极乐’,不知可知晓?”

阿罗无尚没回答,温和而平静道:“你也知道沧海阁?”

林渊:“看来是有印象,不知尊驾可有办法能解此毒?”

阿罗无尚看向了车墨,显然已经意识到是为谁解,“不像是要善待他。”

林渊:“尊龙师遗训,将其禁于星涯,但他身中‘极乐’。”

阿罗无尚:“既要囚于星涯,解毒反而是害了他,他能受自能解,不能受解来无用。”

林渊哦了声,没了二话,挥手示意。

那两人立刻将车墨拖到崖边跳下,将人送到崖下凸起处,而后再爬了上来。

没错,是施法爬上来的,想飞却飞不动。

之后大阵关闭,山崖再次震颤,慢慢旋转着归位了……

“那是睡奴吗?”

诸子山外,灵山学员见到院正陪了个须发很长的人进了一座庭院,窃窃私语,误以为是睡奴。

庭院内,晋骁和朱莉面面相觑,也不知眼前的林渊是带了个什么人来。

林渊给了句,“给你们解毒的,他也没试过,让他试试看吧。”

“解毒?”朱莉茫然不解地看向晋骁,她是幸福的,至今还不知道自己中了毒,以前暗中吃过所谓的解药也不知道。

晋骁一听振奋,还没说什么,怪人已经抬手伸出一指点向了朱莉的眉心。

朱莉不明所以,哪能让人乱碰,下意识想后退,谁知才挪半步,便无法再动弹,人已经被一股虚波所笼罩。

怪人的手指轻轻点在了她的眉心。

很快,眉心绽放出了异彩,怪人的手指也在慢慢离开她的眉心,一小团霞光顶在了怪人的指尖。

朱莉得了自由,惊异莫名地往晋骁身边靠,而晋骁见到那团霞光已是面露惊喜。

怪人轻轻顶起了指尖霞光,只见霞光流转,渐渐化作尘彩,冲向了空中,渐渐稀释消散的无影无踪……

三分殿外,林渊迎驾。

仙帝来了,林渊终于肯见他了。

一身华丽帝王长袍的罗康安人模人样而到,神态庄严,不怒自威。

人前装样子,他拿手,不会输谁。

林渊一看他就觉得不顺眼,尤其是这厮自我感觉良好的那两撇小胡子。

“陛下!”

尽管看着碍眼,但这么多人看着,林渊还是拱手拜见了,众人跟着拜见。

罗康安立刻抢步上前,双手去扶,“院正不必多礼。”又对众人道:“诸位不必多礼。”

鬼才愿意跟他多礼,人前不好让这位丢脸,林渊伸手请了他入内。

三分殿外,林渊没让任何其他人跟入,只与罗康安进去了。

没了外人,罗康安哎呀摇头,“林兄,你看这事闹的,这仙帝,我压根不会做啊!”

林渊淡然道:“有什么不会做的,做做不就会了,我看你现在不是做的挺好的吗?”

他发现这位成了仙帝了,还是狗改不了吃屎的毛病,喜欢张扬,喜欢在视讯光幕上露脸,以前的昆一从没这样干过,普通人根本不知道仙帝长什么样,而这位实在是让人无语。

但是不得不承认,那也是罗康安擅长的,面对仙界芸芸众生,那叫讲的一个让普通人心生仰望。

罗康安嘿嘿一笑,贼兮兮的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其他人,又凑近了低声道:“那个,林兄,邵彩云挺着个肚子怎么办?”

林渊冷眼道:“你觉得让整个仙界知道了仙帝在外面有私生子女合适吗?”

罗康安顿时甩手了,发牢骚,“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干什么都讲规矩,就差盯着我和星儿同房了,别说我了,连星儿都私下跟我抱怨,这还是人过的日子吗?”

林渊不理会他的牢骚,但也知道这位的‘风骚’,是个喜欢放荡不羁的人,也就宽慰了一句,“邵彩云那边帮你安排好了,有空私下见面吧。”

两人一番私密交谈没多久,林渊就让他回去。

罗康安还想多呆会儿,在灵山院正这里仙宫的人不敢讲仙宫的规矩,他在这里歪身扭腰的想什么姿势坐就怎么坐,那叫一个惬意。

可林渊懒得跟他啰嗦,我这里又不是你休闲放松的地方,将他赶了出去。

当然,一到外人眼中,林渊还是礼送的。

送走了罗康安,又要送另一人。

三分殿外的山缘边,师徒二人并肩而立,林渊问道:“真的要走吗?”

木难:“你不想放我走,还是不想我把玉女梭带走?”

林渊:“想走,我不拦你,玉女梭…还是不要往妖界和冥界跑了,不要让我难做,你哪天觉得没用了,还是送到我这里来吧,落在了别人手中不好。”

“那就走了。”

“不急,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

“什么?”

林渊偏头看向他,“我想知道,你当年为什么选我,难道真的是因为秦忌的原因?”

木难沉默了一阵,叹道:“部分是吧。当初,老一辈的人隐退多年后,陆续有人有了子女,年轻人不知平安是福,喜欢打打闹闹,和红嫣一样,管是管不住的,但又不能放任。真要出事了,哪个父母能不管自己的子女,这一家陷进去,有可能会牵连到其他人。”

林渊:“于是想在暗中画个圈?”

木难满脸苦涩,“其实昆一说的没错,我才是那个自私自利的人。选中你是因为你心性合适,更重要的是,知道你将来要面对杨真,当时就是想从不相干的人里拎个合适的出来调教,就算死了,也不会太心疼。我也没想到你后来能弄出那么大一个班底来,更没想到杨真反而死在了你的手上,自然也没想到你能有今天。”

林渊懂了他的意思,沉默许久后,缓缓道:“你我师徒情分已尽,以后还是叫你辰叔吧,我就不送了。”

木难点了点头,转身,犹豫了一下,又转身问道:“秦仪和红嫣,你最终会娶哪一个?”

林渊:“我对秦仪说过,我谁都不会娶,我说话算话。”

木难欲言又止,叹了声道:“答应我,好好照顾红嫣。”

林渊:“这个不用你交代。”

“走了。”木难转身而去,自己和红嫣的关系,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当年没能忍住乔玉珊的诱惑,酿成如此后果,如今又要陪云华飘然而去,和红嫣的关系也无脸再提,让乔玉珊夫妇自己决定吧。

他就这样自私的走了,带着云华悄然离去了,此后许多年内再无人见到他们。

林渊也的确没有去送行,一头银发,一身白衣负手屹立在灵山之巅,衣袂随风翻飞……

三年后,又值寒冬笼罩的一座城。

旭日初阳照射的城郊,厚雪覆盖的森林,冰雪玲珑,清新动人。

静谧,树挂上的堆雪偶尔哗啦坠落一砸,树枝复又弹动在静谧中。

覆盖白云般积雪的小酒馆,门开了。

衣着臃肿的诸葛曼走了出来,看看屋檐下阳光折射出霞光的一道道冰棱,张开双臂深吸了一口清新空气。

她喜欢每天清晨这新生的感觉,又充满了精力以笑脸迎接新的一天,走下台阶,踩着积雪唰唰而行,准备去城中心去采买酒馆新一天经营的所需。

走到酒馆外的大路上时,有点意外,看到自己的车辆前面又停了一辆车。

一辆梦幻紫颜色的车辆,她的目光立刻被吸引。

走了过去,看清后又目露惊讶,甚至是欣喜,发现正是自己最喜欢的一款车。

她忍不住伸手去触摸,然手一伸出,又忍不住四处看了看,有点奇怪,谁的车会停在这里宿夜?

没见到人,她又看向了车辆,伸手摸上了冰凉的极具美感的车辆曲线。

“喜欢吗?我记得你指着画册上的这辆车跟我说,这是你最喜欢的一款车,然而早已停产了。这三年来,为了找到这款车,我一直在派人暗中寻找,实在是也不好大张旗鼓的找。直到半个月前,才打听到有个人喜欢收藏车辆,但是人已经过世了,找到了他的后人,幸好他的后人把车辆当做了先辈的遗物保存,才在一个尘封的车库里找到了它。已经清理过,能开,你要不要上车试试?”

一听到开口的声音,诸葛曼已经如同石化般僵硬在了原地,不敢回头看。

好一会儿后,又没了动静,她才尝试着慢慢回头转身,结果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男子。

男子摸着唇上的八字小胡须,一脸微笑,另一手拎出了车钥匙。

诸葛曼怎能不认识他,就算想忘了,现在打开的视讯光幕里也能看到,她当然知道这个男人如今已是何等地位的人。

男子亦步亦趋,如同跟屁虫似的跟在后面,又怕她摔倒的样子,不时伸手防备,低三下四的样子絮絮叨叨嘟囔:“你以前总问我,说你老了,我会不会离你而去。我说过,你在我心目中永远不会老,真的,我给你带来了能容颜永驻长生不老的东西……”

(全剧终!)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