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都市青春 > 大制药师系统 > 第257章 贵吗?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第257章 贵吗?

作者:二将字数:4071更新时间:2020-07-13 18:52

“咦,这个人这么眼熟?”

就在众女七嘴八舌讨论着周文朋友圈的时候,唐瑾突然疑惑了一声。

“谁啊?”四眼妹抬头问到。

唐瑾没说话,而是转过手机,仔细看了看那篇专访报道的封面。

很快认出来,不是像,根本就是之前的相亲对象。

只是封面稍微美颜了一下,再加上穿着正装,打着领带,一下子没认出来。

唐瑾又看了看标题,脑海里闪过一些奇怪的问题,“什么论文获奖了,还需要专访?自我吹捧?”

唐瑾手指向下滑了一下。

“3月18日,中新社记者在江州医院专访了抽空回单位的周文教授……”

“中新社的?”唐瑾刚刚脑海里还在想,一定是什么自媒体呢,没想到居然是中新社这个赫赫有名的报社,心里暗自惊讶。

还有,他不是医生嘛,怎么又成了什么教授了?

继续往下看。

“周教授和他的团队研究出了分解朊病毒蛋白的溶酶体—PsC1,成功破解了朊病毒常规状态下无法灭活这一世界性难题……

英国肯特大学酵母朊病毒科学家米克·斯图尔特表示,这是一项了不起的发明。

德国汉堡大学的理查德·拉尔夫博士激动的称,PsC1对研究朊病毒具有里程碑意义。

米国麻省理工学院朊病毒研究所的史蒂夫-埃尔西教授……”

唐瑾是个生物学渣,也没听说过什么朊病毒,但是这么多外国专家学者都如此赞誉,而且中新社还专访,想来这个PsC1一定很了不起。

唐瑾眼前不由浮现出那张笑吟吟的面孔,实在很难把对方和专访报道里的周文教授联系在一起。

“小瑾?”四眼妹伸手在唐瑾眼前划拉了几下。

回过神的唐瑾道:“啊,这么啦?”

四眼妹:“你发什么呆啊?问你话呢,这个人真是你早上相亲对象啊?”

“呃……是。”唐瑾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承认了。

“真得啊?”四眼妹闻言,立刻又把手机转过来,划拉到顶部的专访封面。

旁边几个七嘴八舌说着的人,也是立刻伸头过来看。

“咦,看起来还不错嘛。”

“穿西服打领带,一副社会精英的样子。”

“小瑾妈妈眼光那么高,找的相亲对象肯定不会差到哪去啊。”

“他这是干嘛呢……”

几个女的先是对着长相一番品头论足,之后才发现,这竟然还是一篇什么专访报道。

她们一开始和唐瑾一样,以为是自媒体的自吹自擂呢。

可是仔细看了看,竟然还是中新社这个大报。

然后很快发现,唐瑾这次的相亲对象竟然还是教授。

“真的假的啊,20多岁的教授,开什么玩笑?”

“不可能吧。能混到教授的,起码要40岁啊”

“那也不一定!30多的也有。”

“平均年龄就是40岁,正负5岁吧。”

“他这个看着可不像35啊,最多25岁……”

一帮女人她一言你一语的讨论着周文的年龄。

四眼妹说:“喂喂喂,停一下,你们快看,我到网上查了一下,这里有他的信息。”

众女顿时停下来,齐齐探头看去。

“还真是他,你在哪里找的啊?”

“就百科上啊。既然是教授,我想上面肯定有他的个人信息,就查了一下,没想到还真找到了。”

“周文,男,1995年生,江州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隐球菌病研究所所长、感染科副主任、高级生物专家、副主任医师、江州大学生物教授。”

“我滴个天啊……真的假的啊?”

“95年的大学教授,还是什么研究所所长,肯定是假的啊。”

“对啊!这怎么可能嘛。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25岁的副主任医师呢,而且还是江州第一人民医院的副主任,太扯了。”

众女看了这个个人简介,第一反应就是天方夜谭,甚至感觉荒谬。

唐瑾第一反应也是不相信。

但还是继续往下看去。

下面有周文的人物经历以及主要成就。

如果说看个人简介是天方夜谭,那么看个人经历,更是有点像是玄幻故事。

按照百科上面的介绍,周文从高中时代起,就对生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到了大学时,毅然选择了最冷门的生物科学。

从大一时就潜心研究,到了大四时厚积薄发,独立发明出水稻蚜虫基因改造技术,填补了我国在这方面的空白,获得了多项国际国内大奖。

更被誉为“中国基因改造技术第一人”。

在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周文又相继有了多项重大科研成果,包括朊病毒灭活、隐球菌病疫苗。

2019年11月份宣布,其发现了HIV特效药。

唐瑾:“……”

众女:“……”

良久之后,四眼妹推推鼻梁上的镜架说:“这个……不会是真得吧?”

一个卷发女说:“这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之前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报道。”

微胖的妹子说:“我好像也看过,我搜索一下。”

到了这里,众女都感觉不大自信了,纷纷拿出手机来搜索。

网上关于HIV特效药的报道铺天盖地,各大门户网站都在讨论这个问题。

而国内之所以维持这么高的热度,其中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西方国家对于HIV特效药的关注度比较高,不仅官方媒体在大篇幅的报道,推特、脸书、油管上也都有跟踪报道。

除了HIV,众女还找了朊病毒、隐球菌病疫苗等等……在看了一遍又一遍后,众女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百科上的信息是真的。

波波头女孩看了眼唐瑾,幽幽道:“小瑾……如果不介意的话,能不能把他的薇信号推给我?”

卷发妹说:“还有我。”

四眼妹嗤笑道:“少在那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去照照镜子,你们觉得人家看得上你们吗?”

“嘻嘻,情人眼里出西施,懂吗?万一要是看上我们呢……”

回过神的唐瑾,看着手机里周文照片,眼眸里闪烁着激动的光芒。

她感觉这个优秀的男生,就是自己苦苦等候的真命天子。

……

兴城镇郊区,周家小洋房。

午后阳光出来了,照在屋前屋后的雪地上,白莹莹一片。

周庸王秀英正在和两个过来拜年的远房亲戚聊天呢,就在这时,一辆玫红色的凯迪拉克CT4,从道路尽头缓缓过来。

“小文回来了。”

王秀英迎了上去。

等周文停好车从车里下来后,王秀英问道:“我人家姑娘谈的怎么样的?”

周文笑道:“还行。”

王秀英问说:“还行是什么意思?看中了呗?”

周文:“呃……就是不讨厌呗。”

王秀英:“那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啦,怎么不多聊聊啊?趁着过年放假多接触接触,回头上班了就没时间了……吧啦吧啦……”

“妈,我这还有事呢,回头说。”

说完周文和两位笑眯眯看着他的亲戚点点头,转身进了院子。

后面王秀英还在念叨:“你不要不当回事啊,跟人家好好相处,听到没有啊?”

“知道啦……”

楼上。

俞航和郭弘毅正窝在沙发上研究电子竞技的运用与管理呢,看到周文上来,笑嘻嘻问道:“相亲相的怎么样?”

屋里开着地热,很暖和,周文一边脱外套,一边说:“敷衍一下,你们还当真啦?”

郭弘毅:“那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啊?”

周文坐下,端起红茶壶倒了一杯喝掉,说:“路上撞见卢小飞他们了,非拉着我一块吃饭。”

俞航转头说:“那家伙就是个势利眼,仗着老子包工程有点钱,狂的没边。”

郭弘毅也跟道:“是啊,高中毕业后从来没有跟我联系过,偶尔遇见过几次,也都不带搭理的。去年年中不知道从哪听说我负责农业基地项目,跑过来想承包工程,还给我包了2万块钱红包。”

周文笑道:“这也太抠了吧。”

俞航嘻嘻笑说:“就是啊!1.5亿的工程,就给送2万块,看不起谁呢?”

郭弘毅:“就算看得起也没用,他老子就是二把刀,也没有承建大型工程的资质。”

周文刚要说话,薇信来消息了,拿出来看了眼,竟然是早上那个相亲对象唐瑾。

“我妈让我邀请你,明晚来我家吃个便饭。”

周文编辑信息:“不好意思,有事去不了。”

唐瑾:“帮帮忙,应付一下老人。”

周文:“真得没时间!明天我要去徽省。”

唐瑾:“方便问一下,去干嘛吗?”

周文:“去我女朋友家。”

唐瑾发了一串省略号过来。

她是敷衍周文的,谁有男朋友真去相亲啊?

没想到周文真有女朋友……

周文收起手机,拿出笔记本,查看起研究数据来。

他过年休息,但是实验室里有相当一部分科研人员,还在坚守岗位,包括陈若冰。

现在抗过敏性咳嗽药物,已经到了临床试验前最后一步了,大家都鼓足了劲,根本顾不得过年不过年了。

这一研究就是一个小时。

把修改后的数据发给实验室,让研究人员重新测试。

就在这时,口袋里电话响了,拿出来一看,是唐瑾打过来的。

周文:“喂,什么事?”

唐瑾:“我跟我妈说你有事来不了,她就说改今天晚上。”

“……”周文真是无语了,就是互相敷衍一下而已,还当真了。

唐瑾不等周文说话,跟道:“对了,那个……上午我是骗你的,当时有点事情着急离开,其实我没有男朋友。”

周文起身来到隔壁卧室,说:“但我真有女朋友。你觉得我登门拜访合适吗?”

唐瑾:“呃……只是吃个便饭罢了,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

周文:“真得不用了。”

电话里唐瑾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可能还是不甘心,说:“那……我们能做朋友吗?”

周文笑道:“可以啊。”

唐瑾开心的说:“那我现在以朋友的名义,邀请你到我家做客,这总行了吧?”

周文:“……”

周文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明白唐瑾的意思呢?

不过之前各自已经表明了态度,而且他相信,那也是她的真实想法,现在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回心转意,都没有什么意义了。

“改天有时间吧。”

唐瑾无奈道:“好吧……”

……

……

春节在热闹祥和的气氛中过去了。

很快又恢复了正常的生产生活状态。

2月8号礼拜六,元宵节。

威尼斯人常务董事明兴生,带着一名助手及两名保镖,低调的来到了江州市。

在寰宇生物实验室的办公室里,明兴生再次见到了周文。

和在赌场里见到的那个深沉到让人害怕的年轻人不同,这一次明兴生看到的是一个身穿白色实验服,脸上嘴角挂着和煦微笑的科学家,发差实在是太大了。

一番简单的寒暄后,明兴生说明了来意。

周文这一次也没有再拐弯抹角,直言道:“帮你治疗可以,但是费用很昂贵。”

“咳咳咳——”明兴生轻轻咳嗽了两声,露出一个略显沧桑的笑容,“人死了还要钱有什么用?”

周文笑道:“那也不一定。这个世界上要钱不要命的人多的是。”

明兴生怔了一下。

周文三番两次强调治疗费用昂贵,那么说明真得很贵。

不过还是笑道:“多少钱,周医生您说个数。”

周文拿起办公桌上的便签纸,先是贴边画了个1,然后在后面画0,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等画到8个0的时候,明兴生脸上开始变色了,画到9个0的时候,眉角肌肉不断跳动着。

画到10个0的时候,明兴生终于忍不住了,“咳咳……周医生,我觉得差不多了。”

周文数了数,“个、十、百千、万、十万……”

等数完后脸上露出意犹未尽的神色。

不过想了想还是放下了笔。

然后kuaci一声,把便签纸撕下来,递给明兴生旁边的助手。

助手伸手接过后递给明兴生。

明兴生盯着纸条上的0又数了一遍。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