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侠仙侠 > 冒牌盟主 > 三九六:用第九脉决胜负吧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三九六:用第九脉决胜负吧

作者:赖老汉字数:4151更新时间:2020-06-30 18:57

【阳中正突破】

“哇啊啊啊啊啊!!!”

一发短距离的中正拳,正中腹部,打的引路者整个人呈一个平躺的U形倒飞出去。

【阴正定膝】

才飞出两三公里,楚腾达宛如瞬移般出现在其身后,又是一发膝击,正中其后腰脊椎。

冲击波直接从引路者腹部冲了出来,喷出了一道苍白可见的激波。

“混账!!”

恼羞成怒的引路者强顶着剧痛,转身一**拳,却只是把楚腾达的残像打成了两节。

楚腾达本体早已蹲下。

在我出手前就做好了规避?!

我的动作被全部看透了?!

引路者终于意识到,有了阴阳混沌无极功的楚腾达,已经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

“喝!”

又是一发阳升龙拳,正中引路者下颚。

引路者的下巴当场被打了个稀碎。

没等他的生生流转再生出来,楚腾达左手的无极剑已剑出如龙,狠狠的从他粉碎的咽喉处扎了进去,捅了个对穿。

“唔啊啊啊啊啊!”

霎时间,引路者血流如注,惨叫声撕心裂肺。

然而楚腾达没有一丝同情。

不可能有半点同情。

连需不需要同情他这种想法都不会有。

“喝啊啊啊啊啊!”

右手握拳收腰,又是一发阳中正突破,轰击在其腹部。

这饱含怒意的一拳,打的可谓山摇地动,惊天动地,打的整个大陆都猛颤了一下。

罡气都呈烈火状从其背后喷了出来。

可又因为脖子上插着无极剑,没法倒飞出去泄力。

楚腾达此刻,已如杀神附体。

他的眼中,再无杀掉引路者以外的任何思想。

“全阴阳罡气释放!”

“吼姆!”

玄黄大明王大喝一声,背后哞轮金光大放,十二把本命兵器齐刷刷的射向引路者。

这种贴身的零距离攻击,威力大的惊人。

每一把武器射出,沿途的空间都会被其高度压缩的罡气碾碎。

轰隆隆的十二发巨响,两人周围的空间都被轰的支离破碎。

引路者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惨叫。

一连串的连招,对他造成了难以想象的巨大损伤。

尘埃散去,他的身体已经被打的如同麻花般扭曲。

赢不了!

这个力量是怎么回事?!

还没来得及再生,引路者就发现楚腾达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

那速度,那力量,那恐怖的罡气。

明明除了无限气海和生生流转,自己这边还多了一个三脉天成,引路者却被楚腾达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我变弱了?

不,不是!

是楚腾达太强了!

如今的楚腾达,战斗力已经完全凌驾于了当年的绝命。

而引路者的实力,却和三万年前太古大战时期没太大区别。

当年对绝命都略逊一筹的引路者,如今又怎么可能是楚腾达的对手?!

而且楚腾达显然明显杀红了眼。

再这样下去会被他打死!

引路者被打的几乎没脾气。

他万万没想到,仅仅因为极北之地没有把他斩草除根,今天居然酿成了如此严重的后果。

开花结果后的楚腾达,已初具天下无敌之姿。

再看下方,烛龙集团军和千武联合军一战,已然初现战果。

虽然千武联合军人数只有五千万,但是凭借着上位武者带队,以及极高的士气,杀的烛龙集团军节节败退。

千武联合军死伤人数还不到二十万,烛龙集团军至少已经有三百万的伤亡。

再这样下去的话……

会败!

引路者瞬间感觉,自己仿佛受到了侮辱。

筹备了三万年,无数次的阴谋诡计,到头来,居然又一次被…

“我不服!!!”

彻底崩溃的引路者大喝一声,体内罡气像开了闸一般疯狂爆泄。

楚腾达一惊:“消耗根基强行提高修为吗?!”

“那又怎么样?!”

引路者大手一挥,爆发出的罡风竟吹的楚腾达在空中都向后倒退了两三米。

引路者面目憎恶的怒视楚腾达,咬牙切齿的样子,恨不得要把楚腾达生吞活剥。

“你们这些下等生物,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挠我,我为什么你们就不能乖乖去死?!”

楚腾达眉宇一蹙,没有回答。

你已经疯了,说再多也没用。

震剑,爆气,一气呵成。

楚腾达带着一往无前的姿态直冲引路者。

“为什么!你们这些下等生物要处处阻挠我!!”

瞪着猩红的双目,引路者疯狂的向楚腾达射出成千上万的暗色气功炮。

楚腾达双目一凝,手中无极剑挥出天罗地网般的剑气,精准的将这些气功炮一一劈碎,速度竟丝毫不减。

“我为了这个计划,耗费了多少年?!为什么事到如今你们还是不知放弃?!”

见楚腾达近身,引路者双臂如抡出炸弹般像其发动了猛烈的连打。

好快!

楚腾达心头一震。

消耗根基增强修为,实力提升果然不同凡响。

但是…

还不够快!

“吼姆!”

玄黄大明王爆喝一声,竟以与引路者相当的速度与之对拳。

一时间,拳与拳碰撞的声音响彻天地。

每一拳的撞击,都会造成惊人的飓风。

低下不少靠近的烛龙集团军都被拳风吹上了天。

引路者心头已是惊涛骇浪。

过于冲击性的事实,让本近癫狂的他重新恢复了理智。

我居然……在跟区区一个法相对拳?而且还对的平分秋色?!

竭尽全力的快拳,楚腾达居然只需要动用法相即可招架。

但现实根本不会给引路者沉浸的时间。

楚腾达手握无极剑,已然欺至引路者身前。

【全真气释放】

“遭了!”

引路者想要退,却已经来不及。

无极剑的剑尖已经顶在了他的胸口。

【混沌无极*开天辟地】

叮!

这一秒。

星空分裂成了两半。

从剑尖射出的一点星芒,竟将空间,位面以及沿途的一切,都分成了两半。

引路者脸色一僵。

他的身上,不断的涌现出银色的孤形剑芒。

下一瞬。

哗啦一声。

他的身体瞬间被切割成了沙粒大小的无数碎块。

而每一个碎块,又分裂成了成千上万个细不可见的粉末。

一击!

引路者整个身体里,每一个原子都被切了个粉碎!

而与此同时。

随着八城无敌砍爆最后一艘星际战舰,失去了空中轰炸的烛龙集团军已然奠定了败势。

三亿五千万人,竟被区区五千万人打的节节败退。

胜局已定!

半空中,重新再生的引路者看着这一幕,心头无比不甘。

疲惫的他恶狠狠的盯着楚腾达,楚腾达的姿态显然依旧留有些许余力。

自己燃烧根基爆发的战力,居然依旧无法与之匹敌。

引路者知道,自己输了。

自己根本不是楚腾达的对手。

三万年的布局,一夕之间毁于一旦。

消耗过根基的他,就算今天逃走了,修为也必定暴跌。

我输了,和三万年前一样,狼狈的,不堪的,败给了这些下等生物。

甚至这一次败的更惨。

“不!我不信!”

心态炸裂的引路者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嘶吼。

俯瞰地上自己节节败退的军队,怒视对面自己无可奈何的楚腾达。

引路者,疯了。

“我还没输!我不可能输给你们这些下等生物!楚腾达,你以为你赢了吗?

不!

我告诉你,你别得意的太早,今天,你们朝龙大陆,一个都别想活下来!”

轰!

说罢,他体内罡气再一次爆发。

楚腾达一愣。

只见引路者这一次爆发的罡气,并非为了战斗,而是将罡气直接向下蔓延。

“我的烛龙集团军们,把你们的生命献祭给我,化为我的血肉,成为我的力量!

我承诺,我将夺得这个世界!

我承诺,你们的亲人将会享受你们用生命换来的成果!

我承诺,我!必将屠尽这些落后蛮夷!”

此话一出,地上烛龙集团军集体仰视。

三亿多人,竟无一人反对的向着引路者伸出了手。

楚腾达惊愕的发现,三亿多人,竟利用引路者的罡气作为桥梁,主动把自己的生命力渡给了引路者!

楚腾达不知道,这些异界人究竟原本生活的世界有多么的恶劣,才会为了夺得一个世界的资源,愿意毫不犹豫的献出生命。

但楚腾达知道,这可是三亿五千多万人的生命力,其中也不乏可以抗衡七脉八脉的高手。

这么多的生命力如果全部被引路者吸收,恐怕…

会诞生一个不得了的怪物!

“休想!!”

楚腾达见状,连忙爆发罡气,攻向引路者。

然而,生命献祭已经开始。

引路者周围五十米内,由生命力组成的罡气浓郁到难以想象。

即便强如楚腾达,居然都无法突破这层由生命力组成的厚重罡气。

“遭了!”

楚腾达疯狂的劈砍着罡气,这些罡气却是纹丝不动,只能眼睁睁看着引路者不断的吸收这庞大到难以想象的能量。

地上的烛龙集团军们一个接一个化作干尸倒下。

他们的脸上,竟然全部挂着幸福满足的笑容。

而天上的引路者,在吸收了这些罡气后,体内的能量正在以指数级增长!

“该死!”

楚腾达急得如热锅蚂蚁,却又无可奈何。

引路者的罡气正在不断飙升,转眼间已经超越了楚腾达,而且其罡气的提升仿佛永无止境一般。

意痛八脉,原本应该是超越了神明的存在。

但所谓聚百而生一。

献祭三亿五千万条生命,所汇聚出的力量,竟转眼之间就跨越了八脉应有的,原本绝对不可能被跨越的壁垒。

浓厚的罡气像个茧子一样将引路者层层包裹。

其中脉动的能量,让人感觉好像随时都会爆开。

这股能量是如此的庞大。

让身为八脉武者的楚腾达都无能为力。

楚腾达也是没有想到,这引路者居然会疯到这种程度。

深知已经无力阻止,楚腾达明显感觉到,罡气茧里的能量正在向着极为危险的境地迈进。

“所有人,后撤!”

楚腾达连忙大喝一声,同时大量释放自己的真气,在引路者与地上千武联合军之间,凝出一层又一层冰墙。

这股能量要是被他爆开,轰在千武联合军身上,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现如今,整个南云大理国国土都已化为一片废墟。

若再被这股能量轰中地面,就算打不中千武联合军,地壳恐怕也要被挖开,到时候照样是死伤惨重。

果然。

就如楚腾达所料。

几百米厚的冰墙刚架好,天上,引路者的罡气茧也同时到达了极限。

只听轰的一声。

伴随着照亮整片大陆的白光闪耀。

“唔!!”

撑住冰墙的楚腾达猛然觉得肩膀一重。

“好重!!!”

这爆开的罡气,竟让楚腾达感觉仿佛背上驼了一整颗星球。

数百米厚的冰墙以惊人的速度蒸发。

这些由纯罡气凝成的寒冰,在这股能量面前竟如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

“呃啊啊啊啊啊啊!!!”

巨大的压力,撑的楚腾达额头青筋炸裂。

楚腾达释放了体内所有真气,但在这股凝聚了三亿五千万人生命的力量面前,却如蝼蚁般渺小。

这根本不是攻击。

这只是罡气茧爆开时泄露的激波而已,居然……

轰隆!

只听一声剧烈的轰鸣。

冰墙被整个炸碎。

竭尽全力勉强扛住这波压力的楚腾达,全身皮肤瞬间被扒光,狠狠地按在地上。

就听咚的一声,大地被压出了一个直径数十公里的大坑。

“咳……”

大坑中央,楚腾达哪里顾得上自己的伤势,一边咳血一边站起来。

不远处,大坑边缘,阿强带队的千武联合军见状,想上前支援,却被楚腾达一声喝退。

“别过来!”

“可是盟主……”

“那不是你们能应付的对手,光是靠近他的罡气就能烧死你们,所有人退下!”

楚腾达的视线一丝一毫都不敢从天空中那个徐徐下落的人影身上挪开。

纯白的身体,散发着诡异的光华。

引路者整个身体都在发光。

其背后长出了六枚羽翼,其头顶漂浮着一个光环。

那个光环,正是第九脉,极脉的象征。

之所以是光环形,是因为这第九脉其实存在于更高的纬度,在人类的纬度看,这个圆环形的光圈其实只是第九脉真实外貌的冰山一角,相当于是高纬度在低纬度世界的影子。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