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侠仙侠 > 人仙百年 > 第362章 金蝉脱壳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第362章 金蝉脱壳

作者:鬼雨字数:2995更新时间:2020-07-13 17:36

在这半年之中,国内发生了一些值得一提的事。

七月上旬某一天的下午四点,北平私立汇文中学西楼不慎失火,师生即急召消防队。消防队一进校门,即索要30根金条,遭拒后便任火势蔓延。后又对一正在救火的教师说,假如你们早点决定,这点火不成问题,晚10时许,火方熄灭。然而这座有160间房子的4层高楼已化为灰烬。

这件事说明什么呢?说明青白党管理下各个部门的贪腐程度,就连消防员都索要金条才肯救火,可以说烂到根儿上了!

8月下旬,美国总统特使魏德迈应邀向青白党重要人士发表讲话,严厉批评政府军事上的无能和各级官员普遍的贪污和缺乏效率。

清先生认为魏德迈的声明是暗指他无力领导中国政府,因此提出抗议。

9月,青白党政府任命宋子文为广东省政府主席。然而有20余名监察委员反对,建议征其财产以充国库。

11月,“国大”选举丑闻迭出。国政府为了显示民主,要求427名已当选的青白党代表让出代表资格,分配给青年党、民主社会党及“社会贤达”。这一新规定使得充满大量舞弊情事和不法行为的选举活动更是掀起轩然大波。

12月,国统区的物价象脱缰的野马,一年之内,物价狂涨6次。上涨最烈的是米价,已达每担110万元,比年初的6万元以上涨了19倍。

而在前线战场上,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就像一根钉子扎在敌人心腹间;东北野战军发起冬季攻势,将敌军压在长春、沈阳、锦州三个孤立地区。

至此,有些明眼人已经看出来了,民国政府越来越惨淡,前景已经很不妙了。

不过这年月真正要想逃走的大富豪很少,因为战争进行的年数太多了,从军阀混战,到抗日战争,先后持续了20年!打来打去,不还是那样?大多数中国人都不喜欢背井离乡,所以宁肯待在家里,死都不愿走。

秦笛的父亲秦汉承,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若非出于无奈,他才不愿意离开呢!

朱婉看了一些开明的书籍,心里隐隐期盼全国解放的那一天,至少能见到女儿秦月。

她做为医生,一辈子救过无数人,看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各级官僚十分腐败,对国民政府也有些不满。

不过人性很复杂,譬如说秦笛本人,你说他屁股坐在哪一边?他作为民国首富,虽然在香港、澳门、新加坡、美国、日本都有产业,算是狡兔多窟,但并不会常年待在国外,他大多数时间还是会隐居在国内,因为国内有适合修炼的洞天世界。

他倒是想一直待在国内的,不过他身上有几条“原罪”,比如说巨额财富、资助清白党、国军中将、靡靡之音、勾结青帮、海外关系、私藏电台、行踪不明等等,每一条拿出来都不是小事,让他不得不隐居避世。

未来的中国是一个大熔炉,会把所有的破铜烂铁全部融化,就算有少许金子也会被融化!这是整合民心的必要过程,虽然有些激烈,但若不如此,无法打破旧的传统,所以秦笛不想螳臂当车,还是躲在一边比较好。

1948年元旦,秦汉承又从日本返回魔都。

秦家数十口人,难得的聚在一起,包下“老半斋”沪上餐厅,主桌位于最里面的包厢里,坐着秦汉良、秦汉承、秦汉旭、秦笛、秦牧、秦涧、秦泊。

这些人各有各的情况,各有各的心思,酒过三巡之后,开始议论纷纷。

“战争没完没了,何时是个尽头?”

“物价飞涨,下面的老百姓没法活了!”

“我每天听收音机,一会儿说国军赢了,一会儿说赤军赢了,越听越迷糊,到底谁占上风?”

“学生游行,罢课,说什么反饥饿、反独裁……我反正觉得,魔都越来越乱,还不如抗战之前呢!”

秦笛只是喝酒吃菜,静静的听着,却一句话都不说。

别人都拿眼睛瞧着他,等着他发话。

秦涧坐直了身子,看着秦汉承,说道:“最近又开始闹粮荒了,粮食价格飙升,可我的面粉厂却停工了!二叔,我想问一下,粮行的生意你们还做不做?”

秦汉承答道:“做,怎么不做呢?去年我们还进口了80万吨粮食呢!”

秦泊道:“太少了!这点粮食,还不够塞牙缝的!很快就被人买光了!”

秦汉承道:“这事儿你得问阿笛。我老了,管不了那么多。”

“二叔,你看着一点儿都不老!”

“我都70了,怎么还不老?”

“你看我爸,那才叫真的显老呢!”

秦笛看了大伯一眼,发现他头发全白了,面容也有些枯槁,禁不住微微皱眉,道:“怎么老这么快?我不是让晏雪送过去两根人参吗?”

秦牧道:“其中一根,被我爹拿去送人了!另外一根被切开,大伙儿每人分了一小截。”

“哼,送给谁了?”

“魔都市长吴国桢。”

“送给他做什么?秋后的蚂蚱,还能蹦跶多久?”

“这个……”

这时候,秦汉良笑了笑,摸了摸消瘦的面颊,道:“我已经75岁了,到现在还能走路,已经不错了。阿笛,我知道你有些门道,你帮我看看,还能活几年?”

秦笛定睛瞧着他,道:“少则五年,多则七年。”

秦汉良哈哈笑道:“能活到80岁?够了!够了!”

秦牧三兄弟都没说什么,反倒是秦汉承和秦汉旭有些难过。

秦汉承问:“阿笛,有没有办法,让你大伯多活几年?”

秦笛摇头,心道:“活那么久干啥?再过7年刚刚好。”口里说道:“大伯早年太辛苦,折损了阳寿,再想弥补,已经来不及了。”

秦汉旭叹了口气,眼睛望着秦牧三人,心里有些不满。因为他吃了秦笛提供的人参,这两年身体有明显改善,按照他的切身体会,吃一株人参,至少能年轻三岁!也就是说,如果大哥吃完两根人参,有可能延寿六七年!然而这样的好事,竟然被他们错过了!

接下来,众人没滋没味的喝酒。

过了好大一会儿,秦汉良忽然问:“阿笛,你是不是正在卖房产?前些天,我听人说,就连百乐门那块地,都已经转手给别人了?”

秦笛淡淡的道:“是啊,趁现在房价飙升,我想全部清空,以后不做房地产了。”

秦泊笑道:“依我看,魔都的房价还会一路飙高!根本就没有尽头!”

秦涧也道:“是啊,过去数十年,房价啥时候停止上涨呢?作为远东第一大城市,将来魔都的发展还会蒸蒸日上!”

秦笛不吭声,心想:“我卖房子,不是为了收回本金,而是为了减少罪状。多一处房产,就多一分原罪,你们知道啥啊?”

因为彼此之间以前闹过矛盾,所以他不愿意多说,免得再一次走漏消息,被人刊登在报纸上。

这两年,自从清先生帮他树立了正面形象以来,他在报纸上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媒体最喜欢猎奇,反之如果平平无奇,也就没有新闻。

秦汉良问:“阿笛,你最近怎么变老实了?卖了房产,留下大笔的现金,你准备投资什么行业?”

秦笛耸耸肩:“大伯,我也48岁了!老了,不想干了!我准备找个地方隐居。”

秦汉良笑道:“你瞧瞧自己的模样,看上去还像二十多岁,哪里有一点儿老态?在场之人,就数你最年轻!”

秦牧也道:“是啊,我比你大十岁,还在每天忙碌着。”

秦泊“呵呵”笑道:“我看阿笛赚的钱太多了,所以没有了上进的动力。”

秦涧道:“我听源龙说,你准备关掉凤凰城那个销金窟?那可是最赚钱的生意啊,怎么能将它关闭呢?源龙还说,你在澳门建了家赌场,规模比凤凰城还要大,那又是怎么回事?”

秦汉良有些惊讶:“有这种事?如此说来,阿笛卖了魔都的房产,是准备将资金转移到澳门?澳门地处偏僻,怎么能跟魔都这样的大都市相比呢?”

秦笛道:“大伯,澳门的赌场由杜老板负责,我只是出了少量的钱,算不上转移资产。”

秦汉良道:“也对,在澳门建赌场,地价便宜,应该花不了多少钱。”

秦牧问:“阿笛,我手里有一笔闲钱,你给出个主意,做什么买**较好?”

秦笛不想对三个堂兄说实话,他只要不声不响的提携两个侄子就行了。秦源空是秦牧的儿子,秦源龙是秦涧的儿子,只要这两个年轻人游离在外,秦牧和秦涧名下的产业都可以舍弃。这也算是一种金蝉脱壳的手段。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