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历史军事 > 宋煦 > 第两百二十七章 冬天里的熊熊烈火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第两百二十七章 冬天里的熊熊烈火

作者:官笙字数:3058更新时间:2020-08-02 20:02

蔡卞很生气,盯着开封府方向,脸上阴沉不定。

他白天在开封府,刚刚布置了新法改革的一系列的事情,没想到这天一黑就来了一场大火。

蔡卞很清楚,那些人终究是忍不住出了手!

他脸颊绷直,双眼圆睁,一句话没有说。

开封府的大火越来越盛,火光冲天,照耀半个开封城。哪怕是身在皇宫,仿佛都能闻到刺鼻的浓烟味。

开封城并不大,加上冬天风干物燥,大晚上这么大的动静,惊醒几乎所有的开封城的人,愕然又惊恐望着开封府方向,盯着不断蹿升的大火。

机要房,青瓦房的官吏都出来了,表情惊慌的站在蔡卞身后。

这些文吏也都不是傻子,哪里看不出是出大事情了。

开封府作为‘新法’第一个试验区,突遭这样的大火,不言而喻!

等了好一阵子,其中一文吏上前低声道:“相公,要去看一看吗?”

蔡卞深深吸了口气,压住胸中怒火,语气难掩愤怒的说道:“有什么好看的,既救不回东西又抓不到人!”

文吏一听,哪敢再说话,缩着头退了回去。

其他官吏就更不敢说话了,这么一场大火,相公们肯定震怒!

蔡卞双眼里都是怒火,他看的很明白,既然这些人敢做,肯定不会留下多少把柄。如果再凶狠一点,留两具尸体彻底断绝一切线索也有可能。

蔡卞心里思索着对策,忽然间,他转头看向福宁殿房方向,那里一片漆黑好似什么都没有察觉,没有半点动静。

但蔡卞很清楚,宫里的官家知道的比他还明白!

蔡卞想着对策,忽然说道:“我去一趟刑部。”

他身后的官吏自然不敢多说,目送蔡卞离去,后背却不禁升起寒意。

与此同时开封府外,已经不知道多少人在围观这场大火,窃窃私语说什么的都有。

黑暗中更是人影幢幢,盯着来往的人,有得意有忧愁有忐忑有兴奋,不一而足。

韩宗道,曹政已经赶到这里,看着地上湿了一片,来来往往救火的人,而那案卷房早已被大火吞噬,烧的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

两人表情各异,但愤怒是一样的。胆敢火烧开封府,天子脚下,天下首善之区,胆子太大了!

韩宗道满脸的愤怒,脸色铁青,他是开封府知府,这些人在他头上动土,他怎么能不愤怒!

曹政愤怒的同时,又在心底快速想着对策。

这件事除了火烧开封府之外,他还得想办法将被烧毁的‘新法’各种公文,书册,文卷等给重新找回来,不能耽误朝休结束后的‘新法’复起。

这些卷宗目前只有开封府最全面,想要再拿第二份就得从头再来,不知道要花费多少人力物力。

眼见开朝在即,时间根本来不及!

韩宗道很快也想到了这一点,心里越发愤怒,沉着脸说道:“是救不回来了,我们去见章相公吧。”

曹政双眼映衬还无法控制的火势,也在冒着光芒,又有痛苦之色,好半晌,才道:“只能这样了。”

所有的文件被烧毁,青瓦房,政事堂以及开封府等要再次忙碌一番了。

这些人,可恨!

韩宗道叫来几个人,交代一番,又看了眼蔓延出开封府的火势,与曹政离开开封府,前往章惇府邸。

章惇的府邸,大门外还弥漫着一股股恶臭味,哪怕清洗过依然弥漫不散。

韩宗道,曹政都是知道章府白天被泼粪的事,强忍了进了府。

章惇今天心情很不好,倒不是因为一些人胆大包天的火烧开封府,而是他回府后,他的老妻少有的与他吵了好久,居然要他辞官回乡。

章惇本就没睡,在看到开封府的火势后,打发了来传信的人,拎着一壶酒在凉亭里自饮自酌。

“见过章相公。”韩宗道,曹政两人来到凉亭,抬手说道。

章惇没有说话,自顾的喝着酒,连一盘小菜都没有。

韩宗道,曹政看着,竟然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张口。

现在他们面对的,不止是那些反对变法的人火烧了开封府,还包括要警惕他们接下来的动作。

这是对他们,对‘新法’复起、推行的巨大阻碍与考验。

而令韩宗道,曹政哑口的,其实是蔡确的那道奏本。

蔡确‘死谏’后,开封府被烧,这最大的责任,就是变法派的领袖——章惇。

可以预见,明天朝野对章惇的攻击,必然势如潮水,远超以往!

章惇喝了几杯,忽然开口说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大部分东西在青瓦房都要备录,无非是再整理一遍。开封府再次召集所有人,强调一切不变,不会被影响。”

怎么可能不被影响?这才刚开始,要是真的推行起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韩宗道不禁看了眼曹政,心里疑惑,脾气火爆的章惇,面对这么大的事,怎么会这般平静?

韩宗道与章惇共过事,知道这位眼里不揉沙,又是在复起新法的关键时刻,章惇怎么可能这么心平气和?

“你想做什么?”韩宗道肃色的道。

章惇刚要倒酒,就发现酒没了,继而又想起了少有跟他争吵的老妻,顿时嘭的一声放下,站起来道:“戒酒!”

说完,他不再多说,径直回房了。

韩宗道拧着眉,看着章惇的背影,琢磨着‘戒酒’二字的意思。

曹政百思不得其解,都到了这个关口,章相公怎么反而变得‘温和’了?

曹政现在也不关心章惇脾性转变,他在深思接下来怎么办?章惇轻描淡写的说‘没什么大不了’,但他们实际操作起来,还不知道要有多少麻烦。

曹政想不明白,看向韩宗道,道:“韩相公,章相公这是何意?”

韩宗道摇了摇头,看着章惇已经进了房间,沉色道:“不管他是什么意思,明天肯定有大事情发生,你还是想想明天吧。”

曹政悚然警觉,火烧开封府相对来说其实是小事情,关键还是针对章惇的攻讦——如果,章惇撑不过去怎么办?

曹政后脊发冷,他不敢想那样的画面,如果章惇在这关键时刻倒台,那很可能是起连带反应,刚刚改制的朝局可能会崩塌!

两人对视一眼,没有再多说,急匆匆离开。

明天的事还得等天亮,开封府的事他们还要尽快料理清楚。

这时,开封府的大火渐渐得到控制,但也烧毁了四周不少民房,哭喊声一片。

刑部的衙役围着开封城,在各处稽查,短短时间就缉拿了三十多人,大部分是闲散乞丐之类。

这会儿蔡卞出了刑部,又在不少府邸走动,没有遮掩,穿着官服,坐着轿子,作为副相的仪仗都摆了出来。

六部三寺的头头脑脑,没一个能睡得着的。

开封府失火,一向低调的蔡相公深夜里摆出仪仗,可见事情非同小可。

第二天一早,赵煦翻了身,抱着刘美人继续睡。

刘美人娇嗔的的推着,腻声道:“官家,还是起吧,上次就有人说臣妾媚上……”

赵煦头埋在刘美人胸口,闷声道:“昨晚没睡好,再睡一会儿。”

刘美人看了眼窗外,气息有些不稳的道:“官家,天亮了,昨晚那么大的火,宫外的相公们肯定都在等着了……”

昨夜开封府那么大的火,来请罪的肯定不少。

赵煦没得办法,叹了口气,只得不舍的从温柔乡爬出来。

刘美人服侍着赵煦穿衣服,洗漱,在一旁轻声说道:“官家,太皇太后身体近来不太好,臣妾是不是该去看看?”

赵煦洗了把脸,擦着手,道:“嗯,你陪小娘一起去,小娘比较喜欢你。”

刘美人面露喜色,道:“是,臣妾待会儿就去见娘娘。”

赵煦笑了笑,用手捏了捏她的脸,道:“最近懂事了,去吧。”

刘美人娇羞一笑,行了个礼,出了福宁殿,前往庆寿殿。

赵煦神清气爽的出了门,大声道:“胡中唯,蹴鞠!”

胡中唯正在值班,一听大喜过望,应着,乐呵呵的召集队友。

赵煦下了台阶,陈皮就赶过来,赵煦直接摆手,道:“让他们自己看着办吧。”

陈皮脚步顿住,道:“是。”

赵煦与胡中唯等禁卫蹴鞠,玩的不亦乐乎,垂拱殿外,却一片紧肃。

苏颂,章惇,蔡卞,韩宗道四位‘相公’都在,他们本在候旨,听着赵煦让他们自己‘看着办’,神色各有所动。

苏颂默默一阵,道:“开会吧,尽快了结这些事。”

章惇并没有‘全面复起新法’,同样,也没有全面‘复起新党’,蔡确,曾布等人被挡在京城之外没有复起,还在流放,漂泊的‘新党’更多。

蔡确一死,愤怒顿时被点燃,熊熊而起。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