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059,这是报复?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059,这是报复?

作者:李古丁字数:3077更新时间:2020-06-14 21:07

接下来周五的半决赛,楚天行又毫无意外地获胜,成功杀进低龄青年组的决赛。

秦玲、肖虎都打进了少年组决赛,两人将在决赛相遇,一较高低。

说起肖虎,这家伙最近两轮比赛,也在替楚天行的小说狂打广告。

不仅在战袍上亲自题笔作书画,接受赛后采访时,也见缝插针地说起了广告词。

“我叫肖虎,十七岁,我喜欢篮球、钢琴、书法。但我最喜欢的,还是读书。我认为读书可以充实自己,让自己变得更有内涵。大家别看我长得像古之猛将,但我其实是一个很有内涵的男孩,再次强调,我今年十七岁……

“我最近正在读一部名为射雕英雄传的小说,作者天行者。强调一下,这个天行者,跟楚天行选手没有关系。只是恰好同名而已。楚天行选手只不过是收了广告费,才为此书打广告。他的武功,也跟小说没有关系。而我,才是真正的热爱这部小说……

“我还给自己取了个东狂的绰号。为什么叫东狂?因为我家住潮汐路东苑小区啊!说到东狂这个绰号,就不得不再次提起射雕英雄传这部小说……喂,我话还没说完,别把话筒拿开呀!”

……

晚上。

楚天行家中。

秦玲正在给他介绍他决赛时的对手。

“钟玉卓,女,二十一岁,奇经八脉已贯通五条,据说有望在二十五岁之前,内力境大成,三十岁之前,臻至内力境巅峰。乃是一位有望真气境大宗师的天才武者。

“她曾经在十七岁时,赢得武道大会少年组市冠军,并在省级赛中斩获四强,打进了全国大赛,于全国大赛少年组比赛中,斩获十六强的好成绩。

“之后三年,她潜心修炼,未曾参加武道大会,直到今年。

“这一届武道大会,如果不是你横空出世,那么今年的低龄青年组市冠军,很可能就是她的囊中之物。

“顺提一下,她是周岳周老爷子的亲传弟子,一身武功尽得周老爷子真传,打法非常凌厉,攻势侵略如火,曾经在内力境小成时,就击败过内力境大成的对手。”

内力境小成,即内力只贯通了十二正经。

内力境大成,则是奇经八脉俱已贯通。

论内力深厚,自是大成境的武者,远胜小成境武者。

但同一个大境界的武者比斗,从来就不是唯功力论。

要不然,楚天行也不可能一路完胜打到市决赛了。

“哦?能够越境界战胜对手?看来这位钟玉卓选手,确实是个武道天才。”

楚天行饶有兴趣地看着在武道协会官网上找到的,钟玉卓的比赛录像。

只见画面中的女子,一身红衣,束着马尾,身形高挑,眼神凌厉,举手投足间,都予人一种爆炸般的力量感。

其出手异常凌厉,一旦捕捉到战机,便会立刻展开燎原野火般的猛攻,绝不给对手丝毫喘息之机。

败在她手下的对手,往往都是被她凌厉的打法,压制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有攻无守,有进无退么?这样的打法,在我面前,怕是会露出极大的破绽……”

楚天行心中暗忖:

“其实她在前几轮比赛当中,打法都出现过不少破绽。只是她攻势太猛太快,即使有破绽,也是稍纵即逝,被她压制得苦不堪言,只能被动招架的对手们,即便发现了破绽,也无力抓住时机去攻打。但我就不同了……”

楚天行的不同之处在于,他并不是即时发现破绽,而是以天赋直感预判。

在破绽还没有出现之前,他就已经知道接下来的破绽,将会在哪里出现了。

只不过钟玉卓出手着实太快,战斗直觉也非常敏锐,即使预判到破绽,楚天行也非得全神贯注,全力以赴,才有机会将之捕捉。

“看来决赛时,没办法趁机大喊招式名蹭广告了,得专注比赛。不然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落败。”

研究了一阵自己决赛时的对手,楚天行又问秦玲:

“你呢?明晚的决赛,可有把握打赢肖虎么?”

秦玲不假思索:

“当然有把握了。他虽然因为天生的身体优势,刚正面很厉害,但我也不会轻易跟他硬碰。我腿功好,轻功、内力也都强过他,不停游走袭击他侧翼,就能让他手忙脚乱。”

楚天行点点头:

“你有把握就好。”

看了看时间,见已经快到午夜零点了,便说道:

“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不然你奶奶该担心了。”

秦玲摇摇头:

“不必,你明天的对手也不简单,抓紧时间多研究她一下。我自己回去就行。”

“那怎么成?”

楚天行起身,拿起外套穿在身上:

“忘了上次回家时,遇到的相柳幼体了?你要是一个人回家,又撞邪了怎么办?”

秦玲咕哝道:

“邪物全被我撞上,那有这么巧的事?”

楚天行笑道: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总之经过上次相柳幼体那件事,这么晚让你一个人回家,我还真不放心。”

秦玲撇撇嘴:

“你愿意送就送吧。”

面上看似浑不在意、若无其事,心里却是美滋滋乐开了花。

撞邪的事当然不可能天天都有。

今天就一路无事,楚天行将秦玲平安护送到家。

互道晚安,目送她上楼,楚天行转身回家。

刚走过一条路口,一辆红色小车忽然吱地一声,在他旁边停下。

车窗落下,探出一张妖艳面庞,上下打量了他两眼:

“小弟弟,怎么大半夜的一个人逛街这么可怜?要不要姐姐载你兜兜风?再一起做些好玩的游戏?”

楚天行呵呵一笑:

“阿姨我年纪还小,你还是去找别人吧。”

“混蛋!”

女人骂了一声,一踩油门,风驰电掣而去。

楚天行耸耸肩,双手插进衣兜里,哼着歌儿继续前行。

快到自家小区时,他忽然皱了皱眉,侧首望向道边路灯。

路灯下,有个身形单薄的少年,正拿着一只魔方,聚精会神地转动着。

当楚天行看向他时,他似有所觉,抬首冲着楚天行腼腆一笑,又低下头继续玩魔方。

楚天行有些奇怪。

他并不是无缘无故地去看那少年,只是刚刚似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触动了他的天赋直感,令他本能觉得有些诡异,这才顺着直觉,向着那少年投去了目光。

只是真正去看时,又没有看出任何不妥。

那少年看上去非常普通,并无任何异常之处。

虽然大半夜的一个人在路灯下玩魔方,稍微有些奇怪,可这年头,特立独行的人还少么?

楚天行也不是无事生非的人。

加上之前触动他天赋直感的感觉,又并非危险预警,只是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感觉,因此他又打量了少年一眼后,便微微摇了摇头,就待离去。

刚要走时,那少年已将手中魔方还原完毕,然后再次抬头,面带腼腆笑容,冲他举起了魔方:

“楚桑,魔方还原了哦!”

楚桑?

这小子是扶桑人?还认识我?

他待在我小区外边的路灯下,是专程来堵我的?

直感没察觉到危险,这小子是个战五渣。

楚天行心念电闪,二话不说施展瞬息千里,就待欺近少年,先将他拿下再说。

他突然爆发,速度快如电光幻影,转瞬之间就欺至少年面前,右手呈爪,径直抓向少年喉咙。

眼看五指堪堪触及少年咽喉时,少年手中魔方,忽然爆出一道诡异的光芒,朝楚天行当头一刷。

一刷之下,楚天行当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少年被楚天行的爆发吓了一跳,直至楚天行消失后,他才后怕的拍了拍胸口,抹去额头冷汗,喃喃自语:

“好强!不愧是大明天朝的少年天才,即使只是市级冠军级别的天才,也是差一点就抓住我了。可惜还是我的宝贝更厉害。呵呵,楚桑,你杀了我的战宠八歧幼体,那就用你的性命,来弥补我的损失吧……”

说罢,他得意一笑,将魔方揣进兜里,走进了路灯照射不到的阴影之中。

恍惚、眩晕。

当楚天行回过神来时,他发现自己赫然已经到了一间奇怪的房间里。

房间是令人不适的纯白色。而每一面墙壁,包括天花板和地面,都有一扇圆形门户。

看清自己身处的环境后,楚天行不禁面露古怪之色:

“魔方大厦?立方体?这又是从哪座天启之门,流落过来的邪物?危险预感并不强烈,是对我没多大威胁,还是这玩意儿有古怪,能一定程度上蒙蔽我的直感?”

【所有发放的奖励,也都不是平空来的。无论哪一个成就,比如订阅数,那都是粉丝达到了一定数量,有了足够的愿力,才能具现出各种奖励。

【求勒个票~!】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