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060,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060,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作者:李古丁字数:3777更新时间:2020-06-15 11:27

趴在天花板那道门户前,探出脑袋带着哭腔冲楚天行喊救命的,是个看上去才五六岁的小女孩。

她有着一张粉嘟嘟的小圆脸,两只大眼睛里蓄满了晶莹泪珠,头上还扎着个大大的红色蝴蝶结,看上去既可爱又可怜。

换作其他人,此刻只怕早已爱心爆棚,不假思索地跳上去把小女孩接下来了。

然而楚天行却是不慌不忙地摸出手机,先尝试着拨一下顾冬藏的电话。

“哥哥救命……”

小女孩又带着哭腔喊了一声。

楚天行却是将食指竖在嘴前,作了个噤声的手势。

然后就听电话里传来提示音: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拨打电话无法接通,那就是没信号了。

可楚天行拨电话前看得清楚,信号格明明是满的。

“奇怪了……信号看上去是满的呀!”

他自语一句,又换成秦玲的号码,尝试着拨了一下。

结果还是一样,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

又尝试着拨了几个电话,连存在通讯录里的肖虎号码,甚至星殒剑尊的号码都试着拨了一下,统统都是无法接通。

楚天行这才放弃尝试,无奈地收起手机,再次抬头看向小女孩。

见他抬头,小女孩连忙泪汪汪地说道:

“哥哥救命……”

楚天行一摊手:

“我也想救你,可天花板实在是太高了,我上不来啊!要不,你跳下来,我接着你?”

小女孩一呆:

“哥哥上不来吗?”

楚天行毫无愧色地点点头:

“对,上不来。这房间设计得有点不合理,既然在天花板上开了门,那好歹也该在墙上装个梯子吧?可偏偏没有。那我也没有办法,只能爱莫能助了。”

小女孩道:

“可是哥哥不是武功很高么?可以直接跳上来呀!”

楚天行微笑:

“小姑娘,你怎么知道我武功很高的?”

小女孩眨巴两下眼睛,挤出两滴泪珠,抽答答说道:

“我猜的。”

楚天行呵呵一笑:

“你那可就猜错了。我呀,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最后问你一次,你下不下来?不下来我可要走了哦!”

说著作势要打开地上的门户离开。

小女孩急忙叫住他:

“哥哥别走……我,我这就下来。”

楚天行张开双臂,作出准备好接住她的动作:

“下来吧,我接着你。”

小女孩点点头:

“哥哥一定要接住哦!”

说着,脑袋直接往下一栽,向着楚天行俯冲而来。

俯冲之时,嘴巴猛地张开,两边嘴角一下裂开至耳根,牙齿也变得跟鲨齿一样尖锐,舌头也变成蛇信一般的分叉舌,声音也从萌萌的萝莉音,变得沙哑刺耳:

“我来了,接住我!戛戛戛……”

刺耳的怪笑声中,那狰狞恐怖的血盆大口,向着楚天行脑袋一口咬下。

眼看可爱的小女孩,突然变成张着血盆大口的可怕怪物,一般人怕是早已吓得浑身僵硬,动弹不得,只能任凭怪物一口咬在自己头上。

然而楚天行却是面不改色:

“还想给我来个恐怖片惊喜?可惜,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移步闪身,飞快避开怪物俯冲之势,绕至怪物背后,一掌拍在怪物后脑勺上。

嘭!

沉闷的掌击声中,怪物脑壳看似安然无恙,内里早被摧心掌力轰成浆糊,怪笑声戛然而止,身躯平平飞出,咚一声撞到墙上,反弹回地面后只略微抽搐了两下,便不再动弹。

楚天行也没有过去,等了一阵,取出一把绣花针,甩手撒在怪物脸上。

见怪物被飞针戳了满脸,仍然一动不动,这才稍微靠近几步,一手环抱胸口,一手托着下巴,观察着怪物的尸体。

“上半身是人形,裂口尖牙,双手为利爪,下巴是长长的蛇尾,浑身湿漉漉的好像刚淋了雨……这怪物,感觉像是扶桑妖怪‘濡女’。

“把我整进魔方的那家伙,又是扶桑人……这怪物,不会真是濡女吧?”

楚天行曾经写过一本“我在扶桑做魔王”的扑街小说。

讲述一个宅男,重生成一位在扶桑留学的华夏留学生,意外觉醒了通灵及召唤妖魔的能力,可以召唤各种妖魔为己所用。

因为主角前世今生都不是扶桑人,甚至前世对扶桑人非常讨厌,所以可以毫无心理压力地借用妖魔的力量作威作福,各种校园霸凌、各种杀伐果断,渐渐成为祸乱扶桑的大魔王。

在写作过程中,楚天行收集了不少扶桑妖魔的资料。

其中“濡女”就正是他那本扑街小说中,男主角手下的骨干妖魔之一。

因此当楚天行看到怪物那颇为熟悉的形象,很快就将之认了出来。

“这世界,还真有濡女这种妖魔?好吧,‘八歧大蛇’都能有,有个濡女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说起来,那个扶桑小子本身是个战五渣,手下却有这些奇奇怪怪的妖魔……

“他那个魔方,难道是个召唤妖魔的道具?

“可惜,他的妖魔都太弱了些。

“那头相柳幼体也好,这只濡女也罢,都脆得跟纸一样。”

严格说来,相柳幼体和这濡女,对于普通人,都可以算是大杀器。

之所以在楚天行手下显得不堪一击,纯是因为他武功够高,又有天赋直感,一早就能察觉怪物的不对,不受怪物蒙蔽欺骗,这才能轻松打杀怪物。

若是换作普通人,甚至一般的武者,怕是早被怪物蒙蔽,稀里糊涂送了性命。

比如这濡女显露原型之前,不知道其真面目的普通武者,见到一个萌萌的小女孩求救,说不得就要二话不说,纵身跃起上去搭救。

然后人在空中,无处借力之时,自然就会被濡女居高临下一口咬掉脑袋。

观察了濡女一阵,楚天行没有贸然展开行动,开始思索分析:

“那扶桑小子玩的魔方,是一个三阶魔方。正常三阶魔方,是由二十六个小立方体,加一个核心轴组成。如果每一个小立体,就代表一个房间,那这里应该有二十六个房间。其核心轴……应该也是一个房间,甚至可能是最重要的核心房间。

“如果每一个房间,都有一头妖怪的话……

“嗯,相柳幼体、濡女已死,那剩下的所有房间里,或许还有二十五头妖魔。

“直到现在,我的危机感依然并不强烈。结合相柳幼体、濡女这两位渣渣的战斗力……

“危机感不强,应该不是魔方蒙蔽了我的天赋直感,而是因为它本身没有杀伤力,只能把人困进来。里面的妖怪实力又不强,无法真正对我造成致命威胁。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我该怎么出去?

“若是只有那扶桑小子有权将人放出去,那可就麻烦了。

“总之,先把剩下的房间走遍,尝试寻找出口吧……”

思索一阵,楚天行决定行动起来。

虽然分析得出了这魔方空间里,危险不大的结论,但实际行动时,他还是很谨慎,并没有随便打开一个门户前往下一个房间,而是纵身跃起,去了天花板上,濡女之前所在的房间。

穿过天花板上的门户,来到濡女的房间,只见这房间四壁,都呈现出岩石色泽,生满了青苔。地面蓄着一层积水,整个房间湿漉漉的,感觉很不舒服。

房间一角,还有几具堆积起来的尸体。

楚天行远远扫了一眼,只见那几具尸体都是男性,穿着扶桑款式的中学生制服,皮肤干瘪肌肉萎缩,宛若干尸一般。

联系濡女嗜好吸血的食性,楚天行知道,这几具尸体,只怕都是被濡女吸干了鲜血的扶桑学生。

“瞧那小子单薄瘦小的模样,他该不会是个日常饱受霸凌的受气包吧?这几个扶桑学生,或许是经常霸凌他的同学?可他在扶桑搞事也就罢了,怎就跑到华夏来了?前些日子还把相柳幼体放出来觅食……”

楚天行猜测一阵,又在房间里搜寻一阵,找到了一把浸在积水中的未开刃太刀,拿在手里挥舞两下试了试手感,便拎着刀前往下一个房间。

这一次,他选择了一面墙上的门户,开门去到隔壁,刚进去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酒味。

这间房,四壁都绘着美人主题的浮世绘,地面铺着榻榻米。

一个有着一头火红头发的英俊少年,正坐在榻榻米上,抱着酒坛大口饮酒,身边躺着一具死不瞑目的尸体。

尸体是一个少女,看上去才十六七岁模样,穿着扶桑款式的女子校服,胸口被啃咬得血肉模糊。

楚天行皱了皱眉,看向那红发少年,问道:

“酒吞童子?”

那红发少年喝了口酒,抬首看了楚天行一眼,用纯正的汉语说道:

“你就是杀了八歧的那个人?你从濡女房间过来,看来濡女也死在你手下了。很好,虽然我对男人的血肉不感兴趣,但强者的血肉,我偶尔还是愿意品尝一下。”

说着,他扔下酒坛,抓起搁在脚边的连鞘太刀,挺身站起,把刀往肩上一扛,冲楚天行勾了勾手指:

“来,你是客,我可以让你先出招。”

楚天行笑了笑:

“那我就不客气了。”

身形一闪,瞬间欺近红发少年身前,挥刀就斩。

“来得好!”

红发少年大喝一声,拔刀出鞘,迎着楚天行斩来的刀疾斩而出。

铛!

脆响声中,楚天行那口捡来的未开刃太刀,在这碰撞之下应声而断。

红发少年手中长刀刃口未损分毫,斩断楚天行太刀之后,刀势也未有丝毫停歇,挟凌厉破风声,化作一道流光,抹向楚天行脖颈。

然后他就死了。

刀,只是虚招。

在红发少年拔刀之时,看到红发少年那口太刀的成色,楚天行就已经预见到了自己手中这把太刀的下场,早在双刀碰撞之前,就已将刀招化为虚招,收回劲力,凝劲于脚尖。

待双刀碰撞,刀断之时,楚天行身形蓦地一仰,宛若事先排练好的表演动作一般,堪堪避过红发少年抹向他脖颈的利刃,右脚顺势提起,脚尖若枪尖,噗地一声,疾点在红发少年丹田之上。

红发少年脸庞一红,两眼一突,嘴角溢出血渍。

楚天行瞬间变招,施展“灵鳌步”,俯身低头,一步抢近红发少年怀中,左手施“妙手空空”,往红发少年握刀的右手一抹,就将红发少年长刀夺下。

同时右手一招大慈大悲摧心掌,狠狠轰中红发少年胸口,打得他口鼻溢血,踉跄后退。

楚天行则挥刀一抹,刀光一闪,红发少年头颅飞起。

但那被一刀斩飞的头颅竟不落地,竟又张大嘴巴,恶狠狠朝楚天行咬来。

只是红发少年身躯完好,手握宝刀时,尚且不是楚天行对手,更何况现在只剩下一颗死人头?

楚天行只是挥刀一斩,噗地一声,就把那颗死人头一分为二。

外界。

一家酒店房间之中。

身形单薄的扶桑少年,定定地看着手中魔方,见两块魔方格子的色泽,相继黯淡下去,不禁气得咬牙切齿: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