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066,红与黑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066,红与黑

作者:李古丁字数:3935更新时间:2020-06-18 11:40

赛场之上。

楚天行一行黑衣,钟玉卓一身大红,一黑一红形成鲜明对比。

观众席上鸦雀无声。

全场两万观众,全都屏息凝神,静待着这场苍河市低龄青年组的最强碰撞。

楚天行静静打量着钟玉卓。

这个一身大红劲装,长发束成马尾的女子,长相并不是一眼惊艳的那种。

她的眼睛、鼻子、嘴巴,单独看的话并不觉特别。

可整体结合起来,给人的感觉就很舒服,属于那种越看觉好看的耐看型美女。

她皮肤白皙,透着一种晶莹健康的光泽,显出其精深的内功修为。

她身段匀称,双腿修长,亭亭如鹤。

站姿看上去很随意,配上那双总是微微眯起,略显慵懒的丹凤眼,给人的感觉像是人畜无害,丝毫看不出此前比赛中,那种侵略如火、攻势如雷的凌厉。

“像是收在鞘中的利剑。不到出鞘之时,就察觉不到其隐藏的锋芒。”

楚天行打量钟玉卓时,钟玉卓亦在观察楚天行。

这年头,不开挂,就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个天才。

像肖虎的天生神力,秦玲的内力修炼从无瓶颈,身为四年前的少年组冠军,钟玉卓自然也有与生俱来的特殊天赋。

她一双眼睛,看人尤其精准。

甚至能够透过表像,看到一些深藏的本质。

“这家伙嘴角带笑,眼神温和,表面看着彬彬有礼,谦和儒雅,骨子里却冷得像冰一样……

“是天性如此,还是一到临战,便能进入这种心澄如镜、清冷若冰的状态?

“若是后一种……那这家伙的实战能力,或许比他之前比赛表现出来的更强!”

“比赛开始!”

随着裁判一声令下。

钟玉卓微微眯起的丹凤眼,蓦地睁大,整个人的气质骤然一变。

从略显慵懒、人畜无害,变得好似一座行将喷发的火山。

暴躁强横。

极度危险。

关公不睁眼。

睁眼要杀人。

这女子,睁大双眼之时,居然给人一种这样的感觉。

睁眼,跺脚,赛场地面轰然一震。

钟玉卓身形弹射而出,像是一道红色的闪电。

转瞬之间,她便已欺近楚天行面前,右手修长五指并指为刀,挥刀就斩。

这一记手刀斩出之时,指甲之上竟然迸出金属般的冷芒。

予人一种似连钢铁都可裁开的锋锐感。

手刀未至,楚天行便觉眉心隐隐刺痛,像是被她手刀上迸发的冷芒隔空刺伤。

当然这只是天赋直感的感知。

预示着钟玉卓这一刀的落点,以及其危险程度。

“徒手就能将人的额骨斩开!这女人的手刀,跟真刀一样锋利。手上功夫,不比我的摧坚神爪逊色。”

心中闪念之时,楚天行已循直感感知,斜斜踏出一步。

避开钟玉卓手刀锋芒之时,一记一阳指,点向钟玉卓肋下。

与钟玉卓那锋芒毕露的手刀相比,楚天行这一指云淡风轻,毫无烟火气,几乎令人感觉不到其中暗藏的威胁。

然而钟玉卓的战斗直觉极其敏锐,根本不给楚天行的指头挨上她的机会,脚步一错,拧腰拖刀,手刀划出一记圆弧斩向楚天行的同时,堪堪避开他的一阳指。

唰!

手刀破空,居然发出真刀横扫一般的裂风声。

楚天行一个铁板桥大仰身,闪开钟玉卓这一刀。

同时双手倒撑住地面,两脚猛地弹起,踢出疾风骤雨般的腿法。

狂风扫叶腿。

轰轰轰!

楚天行双手交错撑地,倒立旋转,劲腿破空,自下而上,似有狂风平地席卷,呼啸着扫向钟玉卓腰肋。

钟玉卓手指箕张,变手刀为擒拿爪,犀利双眼看透虚实,修长白皙的十指仿佛十根铁钎,狠狠插向楚天行双脚脚踝。

楚天行腿功远不及手上功夫,不敢与之硬碰,疾收腿脚,同时双手猛拍地面。

嘭一声震响,他向后倒飞出去,拉开距离,同时身形飞快倒转,双脚再次立足地面。

钟玉卓迫退楚天行,得势不饶人,展开身法疾追上去,双手变爪为拳,一对劲拳如山崩,似迅雷,于闷雷般的破空声中,向着楚天行狂轰而来。

她的打法侵略似火,有攻无守,有进无退,有我无敌,气势极其凶猛,但破绽也不少。

然而,因其攻势太快,战斗直觉太过敏锐,即使有破绽,也会瞬间被她接下来的攻势弥补,一般武者根本无从捕捉。

就连有着天赋直感的楚天行,因修为上的差距,竟也难以凭直感轻易捕捉其破绽。

面对钟玉卓那狂暴拳势,很难捕捉其破绽的楚天行,只能深吸一口气,全神贯注,施展降龙十八掌,先行抵御她这一轮势如山崩迅雷的攻势。

嘭嘭嘭嘭嘭……

铁拳劲掌碰撞之下,仿佛平空炸起了连环滚雷。

滚滚声浪化作阵阵劲风,四面狂飙呼啸,将二人衣摆掀动,猎猎作响。

钟玉卓只攻不守,强攻硬打,气势如烈焰高炽,似火山喷发。

楚天行双掌如同铁锁横江,一边稳守招架,一边偶尔还上几招,耐心寻找着机会。

二人一边拳脚碰撞,一边各施身法,试图抢占有利身位,击敌侧后。

一时间,只见一黑一红两道身影,在场中飞快腾挪闪掠。

偶尔一记重脚踩上地面,竟连地板都被踩裂,烙出一个个清印的脚印,绽开一道道辐射裂痕。

两人这一轮快速攻防,直看得现场观众如痴如醉。

喝彩叫好声、呐喊加油声涌动如雷,滚滚声浪,似要将场馆撑爆。

决赛之前,钟玉卓的夺冠呼声最高。

楚天行虽然横空出世,以令人惊艳的表现,一路完胜至决赛,收获了大把粉丝,大批迷妹,但人们对他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他那神乎其技的广告才华。

所有人都以为,楚天行这场决赛,就是重在参与。

在周岳周大宗师的得意弟子,三年前的少年组冠军钟玉卓面前,他绝无半点胜算。

就连楚天行的迷妹们,都不得不承认,楚天行虽然表现精彩,未来可期,但因为年龄和功力的关系,在今年这一届的比赛中,他很难有希望赢下冠军。

“楚天行无敌、楚天行冠军”的呐喊,只是粉丝迷妹们的美好祝愿罢了。

而钟玉卓的同门师兄弟、师姐妹们,赛前更是普遍认为,钟玉卓最多只需十招,就能赢下楚天行。

然而现实却有些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钟玉卓的攻势,还是一如既往的凌厉。

换作此前比赛的对手,早在她这般凌厉的攻势下败下阵来。

可楚天行已经与她交手超过一分钟,双方以每秒两到三招的速度,战了超过一百三十招。

虽然场面上稍微有些被动,可任是钟玉卓攻势如何狂猛暴躁,楚天行都能守得滴水不漏。

他还不是一味地防守。

偶尔也会反击一招。

且每一次反击,都会恰到好处地打乱钟玉卓的攻击节奏,令她攻势不得不稍微缓上一缓,化解他的反击之后,才能再起攻势。

如果钟玉卓攻势不缓,那便能像滚雪球一般,以越来越猛烈的攻势,将对手生生压垮。

可楚天行每一次恰到好处的反击,令得钟玉卓的雪球,每每滚至中途,便不得不重新开始。

始终无法以高强度的压制力,将楚天行压制得无法喘息。

即便如此,钟玉卓也是楚天行武道有成以来,遭遇的最强对手。

若不是他十二正经已经贯通了六条,修炼的又是功力精纯、回气超快的先天功,且体魄也屡经淬洗锤炼,只凭筋骨体魄之力,就能跟刚刚入门的内力境武者相搏,天赋直感又令他总能提前避开钟玉卓锋芒最盛之处,且击其破绽打乱她的攻击节奏,他早就在这场高强度的比斗中,在钟玉卓毫不停歇的攻势下,耗尽体力、内力了。

在楚天行早前的预估中,想要逼他耗尽体力、内力,凭消耗打败他,至少也得贯通奇经八脉,内力境大成。

而钟玉卓只贯通了五条奇经八脉,还没到内力境大成的境界,所以现在他还可以撑得住。

并且还能在实战之中,在钟玉卓的压力下飞快成长。

他感觉自己像是变成了一块铁。

钟玉卓就是那炼铁的铁锤。

原本他以为,天赋直感辅助之下,他已能在实战之中,发挥出十分武艺。

现在他才知道,他一身武艺,原来还有更大的发挥余地。

就像萧峰,平时只能发挥十分武艺,喝了酒,就可发挥十二分,受了伤,狂暴了,就能发挥出二十分。

敌愈强,萧峰的bgm就越响亮,发挥得就越精彩。

然而楚天行战斗之中,没有狂暴的情绪。

即使身处杀戮场,沐浴腥风血雨,他也是头脑清冷,心澄如镜,最多会感觉到愉快而已。

没有狂暴的情绪,是否就不能残血狂暴,无法发挥出更高的武艺?

并非如此。

只要对手足够强,给予的压力足够大,即使以楚天行这种完全不知道什么叫狂暴的心态,也能发挥出更强的武艺。

像是百炼成钢。

在钟玉卓这柄铁锤的锻打下,楚天行对于自身武功,领悟越来越深,渐渐挖掘出更多的精髓,更深的潜力,每招每式都能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嘭嘭嘭!

拳掌碰撞声依旧不绝于耳,红与黑两道身影,依旧在场中飞快闪掠位移。

普通观众渐渐已经看不清二人的交手。

只能通过场馆的大屏幕慢放,看清二人交手的细节。

而一些武功高强、眼力精准的观众,则已慢慢看出,楚天行渐渐已不再像此前一样被动。

他的反击越来越多,越来越凌厉,甚至偶尔还能迫使一贯只攻不守的钟玉卓,收手回防一两手。

又是一分钟过去,两人再交手一百三四十招,楚天行十招之中,俨然已能还手两三招。

而钟玉卓,似乎打得有些束手束脚……

主席台上。

看着自己得意弟子攻势不复此前凌厉的周岳周老爷子,摇头叹了口气:

“我们这一派的武功,到底还是不适合擂台比武。必须收着打,束手束脚。

“不过,楚天行那个少年也确实了不起,居然能在玉卓前期攻势下硬撑下来,还能在实战之中不断成长……

“这少年着实是个实战天才。

“倘若他功力再强一些,甚至无需赶上玉卓,只需要初步贯通十二正经,就能在五十招内,战败不能全力施展的玉卓。

“就算是现在……再过两三百招,若玉卓还是无法拿下他,那此战她就只能认输了。”

“为什么要认输?”

旁边一位武道协会的老干事奇道:“玉卓不能凭功力耗败楚天行吗?”

周老爷子摇头叹道:

“以我观之,楚天行的内功非常奇特,回气奇快,很难耗尽他的内力。而他的体魄,也是钢筋铁骨般的强悍,兼又耐力悠长,怕是可以打上一整天……

“想要靠消耗打败他,除非玉卓贯通了奇经八脉。

“当然,玉卓倘若能全力发挥,其实开赛之初,十招之内,就能击败楚天行了。

“只是我们这一派武功,杀伤力着实太强。

“以玉卓现在的修为,还无法收放自如,一旦全力出手,对手非死即残。

“这里只是擂台,又不是你死我活的实战战场,玉卓是个识大体、知轻重的好孩子,便是这么输掉有些不甘心,她到时候,也是会主动认输的。”

事实不出周老爷子所料。

又战了两分多钟,三百招一过,当楚天行已经能在十招之内,还上四五招时,钟玉卓暗自叹了口气,忽然首次后撤,一口气退出了十步开外,淡淡说道: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