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067,楚天行,我真为你感到悲哀!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067,楚天行,我真为你感到悲哀!

作者:李古丁字数:3414更新时间:2020-06-18 21:15

初登赛场时,楚天行还只是一位横空出世的武道新秀、广告鬼才。

被大众视为未来可期的武道新星。

但几乎没有人认为,他能在今年刚满十八岁时,就拿下低龄青年组的冠军。

而到了退场时,楚天行已经是新晋的青年冠军。

甚至可以视为整个苍河市,所有十八至三十岁的青年武者当中,第一高手。

全场掌声雷动。

楚天行的应援团迷妹们,挥舞着横幅、旗帜、照片,高呼呐喊。

选手通道处,媒体记者们几乎要将话筒戳到楚天行脸上,争相采访。

“楚先生,作为苍河市新晋第一青年高手,请问你现在的感想如何?”

“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比一山高,我可不认为赢下低龄青年组冠军,就能算是第一青年高手了。”

“楚先生,请问你对省赛有何展望?有把握拿下省冠军,打进全国赛吗?”

“省冠军我这里先谦虚一下,只能说尽量争取。至于全国大赛……历届武道大会,咱们苍河市各年龄段的市冠军,可曾有过打不进全国大赛的吗?”

“楚先生,我们注意到,你在比赛中,一共使用了拳、掌、腿、指等诸多不同的武功。请问你最擅长的武功,究竟是什么?”

“我只能说,我目前最不擅长的武功是腿法。其它的,每样都懂一点点吧。”

“楚先生,我们报社的武道顾问指出,钟玉卓小姐远远没有到山穷水尽,必须认输的地步。她甚至没有出尽全力。那么她突然认输,将冠军拱手相让,是不是因为你们之间进行了某种不可告人的交易?”

“你哪个报社的?信不信我告你诽谤?

“钟小姐没有出尽全力,那难道我就出尽全力了?还不可告人的交易……

“我跟钟小姐,哪一个是能轻易被收买的?

“不要用你肮脏的思想,来揣摩我辈武者高尚的武道精神!”

“楚先生,比赛结束后,我们注意到你和钟小姐有过短暂的对话。我们报社的唇语专家通过读唇辨出,你们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并相约在颁奖典礼结束后,一起去吃夜宵。那么吃完夜宵,你们还会不会进一步深入交流,发展出更加亲密的私人关系?”

“能告诉我你们唇语专家的地址么?我想给他邮个大礼包。”

“楚先生,有自称是你应届校友的线人爆料说,你直到高考结束之前,都只是一个连外炼筋骨都无法入门的普通人。请问你是如何在高考结束到现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就一跃而成本市第一青年高手的?你是否暗中膜拜了电音如来,得了如来加持?”

“你这是在侮辱我还是在侮辱电音如来?

“如来虽然慈悲,但也只会在信众面临生死危机之时,才会给予信众隔空加持,临时赋予信众自保的能力。

“如来什么时候会无条件给人灌顶传功了?

“又什么时候帮助信众在比武大会时作弊了?

“至于我武功为什么进步这么快……请去看射雕英雄传,这部小说,就是我强大的秘密。”

“楚先生,你这算是虚假广告么?”

“我说的都是真话,你们不信,那我也没有办法。”

“楚先生……”

“楚先生……”

“楚天行,我爱你!”

一群粉丝忽然杀进选手通道,在几个精通舞斗术的篮球宝贝带领下,瞬间冲散记者群,将楚天行团团围住,十几只手冲他身上齐齐抓去。

好不容易突破粉丝集群,冲出选手通道,楚天行只觉身上的油都被揩掉了好几两,脸上更是印上了好几个唇印。

以他的武功,即使被这么多人围攻,原本也不至于被人挨到。

但那可是粉丝。

他总不能一顿拳打脚踢,把她们通通打倒吧?

当时人群又太密集,没有施展轻功的空间,那就只好默默忍受了。

来到卫生间,对着镜子擦掉脸上的唇印,又从衣兜里摸出了十几张写着电话号码的小纸条。

回忆了一下那些往他衣兜里塞纸条的小姐姐们的相貌身材,楚天行都不带犹豫的,双手一合,就把所有的纸条全给搓成了碎片。

嗯,他记忆力超好的。

看一遍小纸条,就把上面的内容全给记住了。

处理完小纸条,楚天行又回到选手休息室,打开电视看节目。

应付记者和粉丝小姐姐们花费了不少时间,中间的歌舞节目已经结束了,最后一场大龄青年组的决赛已经开打。

两位年纪都超过了四十五岁的大龄青年,正在场上打得风生水起。

论功力,这二位比钟玉卓还要强,都是内力境大成的高手,甚至还能内力外放,打出隔空气劲。

可在楚天行看来,这两位大龄青年的武道潜力,怕是已经发掘殆尽,今生也就到此为止了。

他和钟玉卓、秦玲、肖虎,以及那两个少儿组的小朋友,潜力都远远超过了这两位大龄青年。

与楚天行、钟玉卓等真正的青少年相比,两位大龄青年,才是重在参与。

只能算是为广大观众,奉献了一场非常精彩的表演而已。

“三十岁不成大宗师,则成就真气境的希望,就微乎其微。四十岁都不成的话,则连最后一点微弱的希望都没有了。

“所以也就难怪省级赛以及全国大赛,只有少儿组、少年组,以及三十岁以下的青年组比赛。三十岁以上的大龄青年们,只能参加市级赛,连省赛都没他们的事了……”

两位大龄青年,足足鏖战了十分钟,方才决出胜负。

至此,四个年龄段的决赛已全部结束。

楚天行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着装、发型,准备去参加接下来的颁奖典礼。

还没出门,选手休息室的门就被打开,秦玲探头进来,冲他招了招手:

“天行,快出来,颁奖要开始啦!”

楚天行点点头,大步走出休息室,与秦玲并肩走向选手通道。

舒灵歌领衔的一支劲歌热舞之后,颁奖典礼正式开始。

由市武道协会会长,真气境大宗师周岳周老爷子,亲自为四位冠军颁发银质奖杯,以及十万金额的奖金支票。

之后市长登场,亲手为将要代表苍河市出征省级赛的三十位选手,一一披上了出征披风——除大龄青年组之外,其余少儿组、少年组、低龄青年组的前十名,都能获得出征省赛的资格。

不过按照往年的经验来看,即使苍河市乃是本省的武道强市,整体实力仅比省城略逊,但也基本只有各年龄组的前三名,有望打进全国大赛。第三名甚至都还有点不稳……

其他人,就只能重在参与,开开眼界,为将来积攒经验了。

颁奖典礼结束后,市武道大会就此落下帷幕。

五天后,所有出征省赛的选手,将在市武道协会的统一组织下,乘坐大巴前往省城,参加于下周六正式开赛的省级大赛。

十一点。

楚天行与秦玲提着各自的奖杯,结伴离开体育中心。

刚刚离开体育中心不远,一辆漂亮的银色轿车,就吱地一声,在二人身边停下。

钟玉卓从驾座车窗探出头来,总是微微眯着的丹凤眼看了二人一眼,对秦玲这个少年组冠军微一颔首,说道:

“这时间没有公交,也不好打车,不如我送你们回去?”

话音刚落,钟玉卓车后边又停下来一辆肌肉车,肖虎探着脖子朝前喊:

“楚天行,好机会啊!我要是你,二话不说就上钟小姐的车!这样,你坐钟小姐的车回家,由我来送秦玲回家,这样对大家都好!”

秦玲狠狠瞪了肖虎一眼: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

楚天行则是无语地看了肖虎一眼,又对钟玉卓一笑:

“谢了钟小姐,我们习惯走路了。反正我俩家离这里也不远,跑回去最多十几分钟,就当练轻功了。”

钟玉卓也没有多说什么,略一点头:

“那行吧,五天后见。”

“再见。”

目送钟玉卓的车子远去后,楚天行又笑眯眯地看向肖虎。

肖虎痛心疾首:

“楚天行我真为你感到悲哀!

“钟小姐这样的大美人,要身材有身材,要美貌有美貌,要家世也有家世,师父更是咱们苍河市第一强者……

“你要是能上她的车,起码能少奋斗二十年!

“她主动给你机会,你都不知道抓住……悲哀,真是悲哀!”

说完在秦玲那几乎要杀人的目光注视下,肖虎又硬着头皮,坚持着向楚天行扔了个鄙视的眼神,大脚一踩油门,呲溜一声飞车而去。

秦玲撇了撇嘴,刚要说话,楚天行的电话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秦玲连忙闭上嘴巴,看着楚天行拿出电话,按下接通键。

“喂,你好,我是楚天行。”

“你好,我是舒灵歌。”

“嗯?”楚天行一怔:“舒小姐?”

秦玲眼神一凝,连忙功聚双耳,仔细聆听。

“我通过一点私人关系,从大会组委会得到了你的电话。冒昧打扰,请不要见怪。”

作为全国知名的青年歌手,兼曾经在五年前赢下过苍河市少年组冠军,并在当年斩获全国大赛少年组八强的武道高手,舒灵歌不仅有着天生的好嗓子,还因内力深厚,音域特别宽广。

唱歌时,她声线可刚可柔,可攻可受,既可大气磅薄,又可婉约清新,非常的全能。

而日常说话的声音,则是清柔悦耳,让人听着很是舒服。

楚天行打了个哈哈,说道:

“倒也没什么好见怪的。不知道舒小姐打电话给我,有何指教?”

舒灵歌轻笑一声,说道:

“从天地都在我心中这首歌看来,楚先生似乎很擅长创作这一类豪情壮志的歌曲。不知道能否冒昧烦请楚先生,也为我写一支这样的歌呢?”

【求勒个票~!】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