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069,两位师姐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069,两位师姐

作者:李古丁字数:3063更新时间:2020-06-19 20:24

周二,傍晚。

楚天行带着秦玲,来到了舒灵歌的私人录音室。

一身休闲装扮,不施粉黛也十分明艳动人的舒灵歌,亲自将二人迎进了小客厅中。

稍微出乎楚天行和秦玲意料的是,钟玉卓居然也在这里。

她穿着一身大红风衣,正坐在小客厅里喝茶,见到二人进来,冲二人微微颔首致意。

“真巧啊,没想到钟小姐也在。”

“玉卓跟我是老相识了。我们高中就认识,她比我小一届。”

舒灵歌笑着说道:

“其实咱们都是一中校友。只是我五年前毕业,玉卓毕业于四年前,我们毕业的时候,你们还在念初中呢。”

楚天行笑道: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照这么说,我们可以叫二位一声师姐喽?”

“那正好。我也不想老是楚先生楚先生地叫你,你们叫我们师姐,我们就叫你们师弟师妹了。随便坐吧,喝点什么?”

“绿茶吧。”

楚天行和秦玲坐下来,喝了一口舒灵歌亲自沏的绿茶,又随便聊了两句,便将一个笔记本递给了舒灵歌:

“舒师姐,这是新歌的曲谱、歌词,你看看满不满意。”

舒灵歌接过笔记本,翻开看了一阵,忽然微微嘟了嘟嘴,似笑非笑地瞧了楚天行一眼:

“师弟呀,你这是在糊弄我呢?”

楚天行哈哈一笑:

“舒师姐这话从何说起?”

“你这首歌……”

舒灵歌沉吟道:

“曲子还不错。毕竟从省赛开始,就只有三十岁以下的青少年选手了,这种青春热血风,倒也适合。歌词嘛……也勉强说得过去。

“然而,如果没有《天地都在我心中》这首歌珠玉在前,你把这首《青鸟》单独拿出来,师姐我也就认可你的诚意了。

“可是既然你能写出天地都在我心中……

“那这首青鸟,是不是就有糊弄师姐的嫌疑了?”

楚天行笑道:

“舒师姐说的是。与天地都在我心中相比,这首青鸟的档次确实低了不少。我这儿呢,也确实有不逊于天地都在我心中的歌曲。

“只是……符合武道大会氛围的歌曲,都只适合男声演绎,师姐未必能唱出味道哦。”

“师弟你这是小看我呢?”

舒灵歌笑看着楚天行,明媚眼眸中,隐有一股傲气:

“你把歌写出来,瞧我能不能唱好。若真唱不好,我今后一整年,都无条件帮你打广告。”

楚天行一拍巴掌:

“既然师姐这么爽快,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有古筝么?”

舒灵歌讶然:

“你还会弹古筝?”

就连一直慢条斯理喝着茶,含笑看着二人谈论的钟玉卓,眼中也有了些许好奇。

秦玲则完全是一副懵逼的样子——天行啥时候会弹古筝了?

雷神余江的造化丹,难道还真有那么神奇?

天行吃一枚捡到的造化丹,就真的得天地造化,逆转乾坤,一法通,万法明了?

真这样的话,那余江哪里还是雷神?

天神都不过如此了吧?

很快,舒灵歌的助理便抱了一架古筝过来。

楚天行架好古筝,在秦玲、舒灵歌、钟玉卓好奇的目光注视下,像模像样地试了试音,就开始弹奏起来。

刚弹了几下,舒灵歌就以其专业目光判断出,楚天行确实是有着不俗的古筝技艺。

即使还称不上当世大师,但也绝对是一流水准了。

“他不过十八岁,就有这种技艺,一般的古典乐器班绝对教不出来……他师从的是哪一位古筝大师?”

舒灵歌心中暗自猜测,却不知道,楚天行的古筝技艺,乃是具现的西毒欧阳锋筝艺。

欧阳锋是能弹奏铁筝,与黄药师这位大才子箫声应和的高手,他的筝艺,自然不简单。

而虽然只有一架古筝弹奏,但筝乐响起,舒灵歌、钟玉卓、秦玲都从中听出了某种金戈铁马、大气磅礴的韵味。

那种感觉,还真的不逊于天地都在我心中的前奏配乐。

一段前奏过后,楚天行亮嗓开唱:

“大河如龙,群山如虎。长啸仰天,长歌当哭。龙盘虎踞,有钟有鼓。龙腾虎跃,有文有武……”

这一开唱,舒灵歌就是眼睛一亮。

歌词大气磅礴,气象宏大,着实不逊天地都在我心中。

而楚天行那发自丹田,气冲霄汉的豪迈唱腔,也极具感染力,令人不知不觉,就被他的歌声感染,开始血流加速,浑身发热。

钟玉卓亦是睁大了微微眯着的丹凤眼,坐正了身子,手指在沙发扶手上轻轻敲着,跟着打起了节拍。

秦玲的反应就更不必说了,好容易才按捺住了热烈鼓掌,为他喝彩的冲动。

歌声还在继续:

“一把剑划开万丈天幕,一腔血注解千秋史书。降大任,苦心志,劳筋骨。担道义,著文章,展抱负。”

筝声伴奏变得舒缓柔和,仿佛暴风雨前的宁静,于宁静之中,暗酝惊雷。

之后,楚天行再次开腔,似惊雷乍起,唱出了整首歌的精华:

“立身堂堂男子汉,壮怀凛凛大丈夫!日月沉浮风云吐,好个中华民族藏龙卧虎……

“举目江山山无数,放眼流光光飞渡!日月沉浮风云吐,好个中华民族藏龙卧虎,藏龙卧虎!”

这一段,直接就把在场的几个人听得燃了起来,一股热血,在她们胸腔中涌动,令她们几乎忍不住要跟着呐喊一声,“长啸仰天,长歌当哭”。

筝声再度变得舒缓柔和,再次积蓄着力量。

当筝声再度急促高昂,楚天行再次开唱之时,舒灵歌蓦地站起,以“银瓶乍裂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一般爆裂高燃的唱腔,随楚天行一起唱了起来:

“立身堂堂男子汉,壮怀凛凛大丈夫!日月浮沉风云吐,好个中华民族藏龙卧虎……”

楚天行接下她的活儿之后,专门上网找过她的歌听。

知道她的音域宽广,气息强大,歌声能刚能柔,可攻可受,非常全能。

即使一些大气磅礴的男声歌曲,她也能唱出不逊男儿的韵味来。

此刻现场听她在只有一架古筝伴奏的简单条件下开唱,楚天行才知道,网上找到的那些歌曲,还真不是只有在录音棚里才能演绎出来的。

她是真的全能。

连这首《藏龙卧虎》,她都能凭借金石穿云般炸裂的嗓音、无敌强悍的唱功完美演绎。

比起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全凭一副天生的嗓子、精纯的内功,唱功却只得洪七公那种叫花子唱莲花落讨饭水准的楚天行,舒灵歌确实是更胜一筹,唱得更好。

于是到后来,楚天行干脆不唱了,只专注弹筝伴奏,让舒灵歌尽情表演。

待到在他开唱时,就已记下歌词的舒灵歌,把整首歌从头唱了一遍,楚天行方才停下伴奏,含笑说道:

“看来确实是我小看师姐了,师姐唱这首歌,比我更合适。”

舒灵歌脸颊微红,眼睛亮得像是在发光,笑着说道:

“也是师弟你这首歌写得好,我才能唱得这般尽兴。

“另外,师弟你的嗓音、气息都非常强大,只是唱功稍有欠缺。

“不过我相信以师弟你的能力,只要稍微训练一下,就一定能把这块短板弥补起来。

“以后师姐开演唱会时,说不定能邀你一起对唱哦!”

“师姐过奖了。”楚天行笑道:“那么,就要这首歌了?”

“武道大会上,我就唱这首。”

舒灵歌点点头,又道:

“不过那首青鸟我也要了。我的粉丝,还是以年轻人居多。青春风的青鸟,可以收进新专辑里,演唱会现场演唱也很不错。”

楚天行肃然道:

“那得加钱……不是,得加广告。”

舒灵歌笑道:

“没问题!一个月后,我在明都有一场演唱会,到时候你留个最好的广告位。”

这件事就这么敲定了。

楚天行现场把《藏龙卧虎》的曲谱、歌词写下,舒灵歌也打印了一份正式合同,以广告换歌的形式,买下了这两首歌。

双方宾主尽欢,合作愉快。正好天色也黑透了,舒灵歌便提议请楚天行、秦玲吃晚饭。

楚天行也不推脱,应了下来。

于是接下来,便由钟玉卓客串司机,开着她那辆漂亮的银色小汽车,载着楚天行、秦玲、舒灵歌前往城郊,去一家素有口碑的农家乐山庄吃烤全羊。

车刚刚出城,后面跟上来一辆肌肉越野车,在后面跟了一段,又跑到左车道,与钟玉卓的车子并排而行,还按了两下喇叭。

楚天行侧首一看,那不正是肖虎的车吗?

肖虎见过钟玉卓的车,肯定是认了出来,所以才专门跑到旁边按喇叭。

再凝聚目力一瞧,肖虎那车上,居然没有载着他那群小伙伴,而是带了两个小孩。

【求勒个票~!】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