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077,不再是曾经那个少年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077,不再是曾经那个少年

作者:李古丁字数:3359更新时间:2020-06-23 20:21

为防陷阱埋伏,两人索降的速度并不快,比普通的电梯速度还要稍慢一点。

楚天行闲着无事,随意抬头往上看了一眼。

那舒灵歌之前为了方便行动,不仅踢掉了高跟鞋,还撕开了一步裙。

因为皮肤超好,她又没穿丝袜。

所以楚天行这一抬头,emmm……

舒灵歌低头看着下方的楚天行,唇角微翘:

“好看吗?”

楚天行淡定自若地收回视线:

“时机不对,还是先不要分心讨论这种问题了。”

“……”

舒灵歌无语,正想着是不是怼一脚到他脸上时,楚天行忽然出声提醒:

“注意,快到地面了!”

说完松开绳索,直接落到地上。

刚一落地,就听四面响起一阵轻微的机括咔嚓声,接着便是密集如雨的咻咻破空声。

楚天行不假思索,抖手亮出两条铁链,舞得密不透风,护住周身。

一时间,只听叮铛脆响连绵不绝,楚天行四面八方都飞溅起耀眼的火星。

待得所有声响消失,地面已经落满了弩矢,皆是一尺来长,锋刃漆黑,散发着刺鼻的腥臭味,显然涂抹了剧毒。

再环顾四面,就见四面墙壁上,满是密密麻麻的弩孔,显然正是这遍地弩矢的来处。

“暂时安全,师姐可以下来了。”

舒灵歌轻盈跃下,落到楚天行身边,看一眼周围,说道:

“门在哪儿?”

二人此时所在,乃是一间狭小的房间,面积不过十平米,周围就只四面遍布弩孔的墙壁,看不到门户所在。

楚天行走到一面墙壁前,抬手摸索着冰凉的石壁,口中说道:

“整座主堡高二十五米左右,咱们从五层垂直索降了三十多米,现在已经是深入地下了。之前那吸血鬼女首领既然也是从这通道索降下来的,那这里必然会有密道机关……”

一边说话,一边仔细观察,四下摸索,从左至右探查到第三面墙壁时,也不知他做了些什么,地面忽然咔嚓一声,敞开一个洞口。

洞口下方,就是一条四十五度斜行向下的石阶。

舒灵歌讶然说道:

“你还懂机关?”

楚天行微微一笑:

“略懂。”

说完继续一马当先,走在前面。

舒灵歌紧随他身后,感觉这家伙虽然年纪比自己小,功力也远不及自己,可却莫明地让她有种安全感。

似乎只要有他在前,那么一切未知的危险,都算不得什么。

顺着那斜行向下的石阶走了一阵,石阶到底,前方出现一条狭窄的甬道。

甬道两侧,每隔十步,便插着一枝火把,将漆黑的甬道照亮。

楚天行站在甬道入口前打量一阵,指着甬道地面上的新鲜血迹说道:

“吸血鬼首领伤势严重,逃亡匆忙,都顾不得熄灭火把,给我们制造麻烦了。”

舒灵歌赞同地点点头,又问:

“这甬道里会不会有机关?”

“有机关。”

楚天行道:“吸血鬼首领虽然逃得匆忙,来不及一一熄灭火把,但走过甬道后,应该还是有余力开启甬道机关的。就像之前那前密室一样。

“不过这可难不倒我,师姐看我脚步,跟着我走。记住,只能踩我走过的位置,一步都不能错。”

说完,他一步跨过两米,进到甬道之中。

落地后略作停顿,观察一阵,又斜向前踏出一步。

这一步也是跨越了整整一米。

跟着他或斜向左,或斜向右,曲折前行。

每次前行的步伐间距都不相等,有时一步跨出一两米,有时一步只走一两尺。

舒灵歌一步不错地紧跟着他,每次踏步,都落足在楚天行曾经落脚的位置。

就这样,这条有着五处拐角,总长两百余米的甬道,被两人轻松通过,没有触动一处机关。

来到甬道尽头,楚天行四下观察一阵,抬手握住左侧石壁上一只火把,左三圈右半圈旋转了几下,整座甬道忽然微微一震,响起一阵轻微的机括咔嚓声。

楚天行拍拍手掌:

“好了,机关已经关闭,回去时就不必那么小心翼翼了。”

舒灵歌惊叹:

“你究竟还有什么不会的?”

楚天行想了想:

“生孩子?这我一个人确实做不来,得有人配合。”

他也就是谦虚一下,舒灵歌却是莫明红了脸颊,俏生生白了他一眼。

甬道尽头,又是一间密室。

密室三面墙壁上,各嵌着一道铜门。

楚天行稍微看了看,就大步走到左侧铜前,找到机关将之开启。

铜门一开,满室的金光,顿时晃花了两人的眼睛。

就见这道铜门后,赫然是一间堆满了各种黄金制品的宝库。

各种金币、灯饰、首饰、杯碗餐具,就那么随意堆放在地上,铺满了小半房间。

“哦豁,这下真发财了。”

楚天行嘴上是这么说的,可语气却并没有多少波澜,表情也相当平淡。

黄金固然迷人眼,可就算是成吨的黄金,换算成明元,又能值多少钱?

也就一个多亿而已。

以楚天行那种从小养成的财富观——我对钱没有兴趣,我从来就没有碰过钱——这点小钱,还真不被他放在眼里……

好吧,楚天行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适应身份的转变。

内心深处还并没有真正意识到,他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少年了。

这里黄金的总价值,他如果单靠卖小说的话,起码得卖出一两亿册,才能赚到这么多。

并且还只是税前。

“这里的黄金看着不少,但我估计,总重量也就一两吨吧。”

舒灵歌才是真的不在乎。

她随便一支广告代言,一年就能挣一千多万。

而她能拿下的广告代言,可不只一支。

加上参加各种演出、综艺节目的收入,偶尔参演一部电影的片酬,一年下来的税后收入,早就超过一个亿了。

不过她自己不在乎,却很佩服楚天行的淡然。

因为对于楚天行的家世,她也是有些了解的。

这位师弟,家世可是相当普通。

虽然他如今自己也能挣钱了,可想要挣到价值一两吨黄金的财富,也还得奋斗不少年。

可就算如此,在面对这足以令一般人疯狂的黄金宝库时,他居然能那么地淡定从容。

甚至隐有几分居高临下的不屑。

似乎是在说:这点小钱不算什么,我楚天行迟早能靠自己的双手,挣到比这多十倍、百倍的财富。

这种心态,才是真正的强者心态啊!

“师姐,像这种财宝类的战利品,一般是怎么分配的?”

“发现者得百分之四十。救援人员得百分之四十。剩下百分之二十作为所得税上缴。”

“也就是说,这一库黄金,有四成归咱俩喽?”

“哦,那四成全是你的。我破不了路上那些机关,根本不可能自己找到这里,可没有脸分你的战利品。”

其实如果舒灵歌没有跟过来,楚天行完全可以将所有的黄金,都收到魔方空间里去。

虽然他并不在意这点“小钱”,但实体黄金可不仅仅能拿来换钱。

当作礼品送人,往往能收到奇效。

比如,秦玲过生日时,给她打造一只与她体重相等的小金猪?

那礼物拿出去,俗是俗了点,但效果绝对奢华。

当然,楚天行也没有怪罪舒灵歌的意思。

毕竟他是真看不上这点“小钱”。

再说,舒师姐也是出于关心,才一路跟过来找他的。

这份心意,楚天行是要领情的。

随意检查了一番宝库,楚天行和舒灵歌退出宝库,来到右侧那道铜门前。

又是楚天行上前捣鼓一阵,打开机关开启铜门。

这道铜门后,也是一间小密室,摆放的东西就有些杂乱。

既有各种乱七八糟分辨不出来历的药草、骨骼、皮毛,也有装在试管里,五颜六色成分不明的药剂,还有几副精致华美的镀银全身甲及配套的镀银兵器,以及两个装着各色宝石的小箱子。

见到那几副镀银盔甲、兵器,楚天行还以为是什么魔法武器,兴致勃勃地上前查探一番,结果大失所望。

就是普通的铠甲武器,只是打造得更加精致,镀银用料较足而已。

其余物品,药草、骨骼、皮毛、药剂、宝石之类的,也都是普通物品,并没有想象中的魔法药剂、道具。

“所以,这个世界的吸血鬼和狼人,都不会魔法?仅仅只是极少数个体,稍微有一些超能力而已?”

楚天行失望地摇了摇头,正要招呼舒灵歌去探查第三道铜门,就见她正拿着一团干枯花瓣轻嗅着。

“师姐别碰那玩意儿!”

舒灵歌眨眨眼:

“有问题么?这花挺香的,也没有毒。”

她有一定的辨毒能力,内力也有很强的毒抗,一般植物毒素,真奈何不了她。

不过楚天行却是一脸古怪:

“这花确实无毒,但它俗啊!”

“俗?”舒灵歌不解:“这花怎么就俗了?”

“它有一种很俗套的功能……”

楚天行想了想,说道:

“不知道师姐有没有在小说或者影视剧中,看到过这种俗套情节:少侠身中某种药剂,必须女侠舍身相救,否则就会那火焚身,爆体而亡……”

舒灵歌顿时像是被蝎子蛰了一下,飞快地扔下那团干枯花瓣,啐道:

“吸血鬼真恶心,居然收藏这种又俗套又下流的东西!”

楚天行关切地问道:“师姐没中招吧?”

舒灵歌似笑非笑:“那你是希望我中招呢,还是没中招呢?”

楚天行正色道:

“时机不对,咱们现在还是不要分心讨论这种问题了。去探最后那道铜门吧,吸血鬼首领应该就躲在那道门后面。”

瞧着他那一本正经的模样,舒灵歌又生出一股强烈的冲动,很想一脚怼他脸上。

正气闷时,楚天行若无其事地说道:

“师姐不如把这团花瓣收起来,等时机合适了,咱俩找个安全的地方,仔细研究一番?”

“……”舒灵歌无语。

咔嚓。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