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083,用爱感化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083,用爱感化

作者:李古丁字数:2514更新时间:2020-06-26 20:19

盥洗室里。

舒灵歌如同特工接头一般,小声询问李医生:

“清姐,怎么样,看出什么了吗?”

“嗯……”

李清皱了皱眉,神情有些困惑:

“你那个小师弟,给我的感觉,很奇怪。”

“奇怪?”

舒灵歌一下紧张起来:

“怎么奇怪了?是不是他的精神状态?”

李清眉头一挑,斜睨舒灵歌:

“哟,这么紧张他?灵歌你该不是喜欢上那个小师弟了吧?”

“清姐你胡说什么呢?”

舒灵歌紧急调整了一下微表情,避开李清极具洞察力犀利目光,作若无其事状:

“他不仅是我的后辈学弟,还是对我很重要的词曲创作人,并且还跟我有着过命的交情。

“这几样加起来,我关心一下他,并不为过吧?

“好了清姐,别说这些无关紧要的,赶紧说正事吧。

“你究竟看出什么了?楚天行他究竟又怎么奇怪了?”

李清点到为止,没再继续调笑,端正脸色说起了正事:

“事先说明,这并不是一次正式的诊断。

“我没有公布心理医生的身份,他也不是以病人的身份,向我请求治疗,所以有很多关键性的问题,我没法儿去问。

“只能通过聊一些日常话题,通过他的语气、微表情、小动作,推断他的心理状况。

“限于条件,即使我修炼有精神秘术,能一定程度上,感知他的精神状态,可也并不能保证,我对他的诊断,就百分百准确。”

舒灵歌催促道: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清姐你就赶紧说结论吧。”

李清眉头又不自觉地皱起,语气古怪地缓缓说道:

“你这位小师弟,给我的感觉,是一个……

“阳光开朗、积极向上、热爱生活、爱好和平、关爱他人、珍惜生命、爱护动物、保护环境、心慈手软、拒绝暴力……

“的完美男人。”

“哈?”

舒灵歌目瞪口呆:

“清姐你在说什么?小楚他……居然有这么完美?”

想想吸血鬼城堡里,那些死不瞑目、满脸惊恐、死相猎奇的吸血鬼,就知道小楚绝不会是一个心慈手软、拒绝暴力的男人啊!

李清摊手,作无奈状:

“所以我才说不敢保证百分百准确嘛!

“世上哪有这种没有半点阴暗面的完人?

“但无论是我观察的结果,还是精神秘术感知的结论,你那个小师弟传达给我的感觉,就是这个样子的。”

“呃……”

舒灵歌无语。

李清神情又变得有些严肃:

“这个结论无疑是十分荒谬的。

“我可以肯定,你那位小师弟,不仅对自己身体的掌控精细入微,且很可能也精通精神秘术。

“所以他可以随心所欲地用语气、微表情、小动作等,主动传达他想要传达的信息。”

舒灵歌吃吃道:

“也就是说……那一串完美的形容,都是他主动传达给你的?”

嗯。

李清点头,似笑非笑:

“小楚很懂得自我表扬。以他的狡猾,以我的修为,想要诊断他的精神状况……”

她无奈地摇了摇头:

“抱歉啊小舒,这个姐姐实在办不到啊!

“照我看,恐怕只有电音如来的‘他心通’,才能给他做一个精确的心理诊断了。”

舒灵歌也是一脸无奈:

“然而我可请不动电音如来……”

完了又一脸担忧地问:

“清姐我记得你说过,你曾经研究过一个连环杀人狂?”

“是病人。”李清纠正一句,双手环抱胸口,往盥洗台上一靠,作回忆状:

“那是五年前,我去亚米力加交流学习时,研究的一个病人。

“那个病人……出身巨富,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无论想要什么,都是唾手可得。

“所以在十五六岁时,他就对一切寻常意义上的享乐失去了兴趣,转而追求一些难度更高、更有挑战性、更加刺激的玩法。

“但他本身实力也很强,对普通人来说非常危险刺激的跑酷、徒手攀岩、赛车,乃至跳伞、翼装飞行……对他来说并没有太高的挑战度,太过容易,毫无成就感。

“于是很快地,对这些玩法,他也失去了兴趣。

“直到十八岁那年,他甩开司机、保镖,独自一人在街头游荡时,偶尔遇到一个抢劫杀人犯,徒手摘下了那个抢劫杀人犯的脑袋,他才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刺激。”

“鲜血、杀戮?”

舒灵歌嘴里有点发干,声音也有些发涩。

吸血鬼城堡中,那些在楚天行独自追猎时,死在他手下的吸血鬼们的遗容,又在她眼前一一浮现。

“不错。”

李清点点头。

“那个病人,变成了一个连环杀手,每天午夜,都会外出游荡,猎杀那些……罪犯。”

“只针对罪犯?”

舒灵歌眼睛一亮。

“是的。所以我才只是叫他病人,最多只用连环杀手来形容他,而没有称他为连环杀人狂。虽然他事实上,就是一个连环杀人狂。

“只是因为从小受到的良好教育,他养成了还算正常的三观,以及还算不错的修养、尚算稳固的情绪掌控能力,将自己猎杀的目标,牢牢限定在犯有抢劫杀人、强暴妇女、虐待儿童、贩卖药物等重罪的罪犯们身上。

“但无论如何,这种人都非常危险。因为能够控制他们的,只有他们自己。

“谁也预料不到,他们会不会在哪一天突然放开自我限制,不分良莠地大开杀戒。

“也许永远不会失控,也许明天就突然失控?”

她耸耸肩,摊手:“谁知道呢?”

完了又奇怪地看着舒灵歌:

“小舒你问这个干嘛?你不会是觉得,楚天行跟我那个病人有什么相似之处吧?

“这怎么可能?两个人的出身天差地别,经历完全不一样嘛!”

舒灵歌想想也是,暗自松了口气,但还是忍不住问道:

“那……该如何保证,这样的人,永不失控?”

“并没有万无一失的办法。”

李清摇了摇头,又笑道:

“去电音如来寺里出家,终生呆在电音如来驾前听经,或许能永不失控?但这样的生活,谁乐意去过呢?”

顿了顿,她又补充说明:

“虽然并没有万无一失的办法,但相对靠谱的办法,还是有的。”

舒灵歌追问:

“什么办法?”

“给他们更多的牵挂喽。”

李清笑道:

“他们内心深处,虽然都有一种对什么都漫不在乎的傲慢,但既然懂得自我控制、规定界限,就表明,他们并不是彻底的冷血无情。

“这样的人很难去在乎别人。不过一旦能得到他们的认同,走进他们内心,那他们便会异常重视……这份牵挂。

“这样的牵挂越多,他们便越能用理智、道德、修养,限制自己的情绪,驾驭自己的欲望。

“简单地说。”

李清说笑一般说道:

“用爱感化。对付这种人,除了在电音如来寺里出家,用爱感化,是唯一靠谱的办法。”

完了又哈哈一笑,拍着舒灵歌的肩膀笑道:

“小舒你别想太多。小楚虽然是个狡猾的家伙,居然连我都束手无策,还摆了我一道,可他既然把自己夸得天上少有,地上全无,就说明他是个脸皮奇厚的家伙。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