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086,十年磨一剑(修)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086,十年磨一剑(修)

作者:李古丁字数:3361更新时间:2020-06-28 19:17

听舒灵歌挽留他,楚天行也没多想,以为是日常客套——

到饭点了,留下来吃饭吧!

这么晚了,就留下来歇一晚吧!

今天何必急着走?留下来多玩几天吧!

反正就是这一类的客套话。

即使楚天行宅了十年,社交经验已经严重过期,他也知道主人说这种话时,除非关系极亲密,或者还有余兴节目,否则还是不要当真的好。

当下他也就笑着推辞:

“谢谢师姐,不过我还是回酒店吧。

“十二点不算太晚,这里离酒店也不算太远,跑起来的话,也就一二十分钟的路程而已。

“再说,今晚和师姐这场对练,我可是收益匪浅,正想回去复盘一下,好好消化收获呢。”

说完拎起外套,就要出去。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舒灵歌居然挡住了他的去路,态度坚决地继续挽留:

“只是复盘对练,消化所得的话,在我这里也一样的。

“好了别婆妈了,总之你就留下来歇一晚。明天你要走,我都懒得留你。”

楚天行这就有点诧异了:

虽然大家交情是很好,可这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师姐你难道就不怕我……

呃,以舒灵歌的武功,她好像还真就不怕?

真要说怕的话,似乎也该是楚天行怕?

可男人又有什么好怕的?

楚天行想了想,说道:

“可我没带换洗衣服。”

“你衣服又不脏,明天还可以继续穿。”

“我是说内衣。”

“男孩子睡觉穿什么内衣?明天起床要穿的话,夏天天气这么热,你洗澡时搓一把,挂一晚上也就干了。”

“……”

楚天行无话可说。

几分钟后。

楚天行拿着舒灵歌给他找的全套崭新洗浴用品,走进了浴室里。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哗哗水响,舒灵歌吁出一口长气,摸了摸有些发燥的脸蛋,又按着怦怦直跳的心口,脑子里有点儿晕乎乎的:

“我这样是不是有点儿太主动,太不矜持了?”

旋又自答:

“不,对楚师弟这种情感认知有严重偏差的病人,就得主动出击。

“不然,以他那看个悲剧爱情电影,都能联想到孟母三迁,继而想到要投资学区房的奇葩思维模式……永远别想等到他主动。”

用力点点头,肯定了自己作为的正确性,舒灵歌也去了另一间浴室洗漱。

楚天行冲完澡,把衣服也都搓了挂好,便去到休息室准备打坐修炼。

刚在休息室的大沙发上坐下,穿着睡衣的舒灵歌,便拿着一瓶药酒,带着一身清香走了过来。

之前几个小时的对练,楚天行表面上若无其事,一副犹有余力的模样,其实身上早已遍布淤伤。

尤其是频繁格挡舒灵歌攻击的四肢,一块块青紫淤痕,简直让人触目心惊。

不知情的外人看了,怕还会以为他是遭了家暴。

舒灵歌很清楚自己的拳脚有多重,不必看就知道楚天行此时的状态,所以一洗完澡,就拿着药酒过来了。

“楚师弟,我来帮你擦药酒了。”

楚天行身上就只一条浴巾裹在腰间,见她进来,连忙跳下沙发说道:

“这怎么好意思劳烦师姐?我自己来吧!”

舒灵歌却一把按住他的肩膀,推着他坐回沙发上:

“背后那些淤伤,你自己够得着吗?还是我来吧。”

说着便在他面前蹲下,倒出药酒涂在他双腿淤伤上,搓热双手,给他推拿起来。

她一边手法娴熟地推拿,一边笑着说道:

“这可是我家传的秘制药酒,配上我的疗伤手法,别说小小淤伤,就连伤筋动骨,乃至经脉内伤,都有神效。保证药到伤愈。”

楚天行的先天功加一阳指,其实疗伤能力更强。

经脉内伤、伤筋动骨,他都可以自行治愈。

至于体表淤伤这样的小伤,他都无需用到伤药,自己运功推拿一番,也能手到伤愈。

只是如舒灵歌所说,身体背面的伤势,他自己就没法儿够着了。

既然舒师姐这么热情,楚天行也并不是那种不习惯被人服侍的人,他便也心安理得地受用起来。

很快,舒灵歌便给他推拿完了双腿上的淤伤,果真如她所说,楚天行腿上那大块大块的青紫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肿褪色,恢复原貌。

接着便是双臂、上身。

完了舒灵歌又叫他趴在沙发上,给他治疗背部瘀伤。

楚天行依言往沙发上一趴,跟着就感觉到舒灵歌也上了沙发,在他身侧跪坐下来,把药酒倒在他背上,开始推拿。

这药酒刺激性极强,抹在伤处,火辣辣的很有些痛楚。

不过舒灵歌柔软细腻的手掌、轻重适宜的手法,冲淡了痛楚,令楚天行很是惬意,不知不觉就闭上双眼,沉沉睡去。

“楚师弟,楚师弟……”

听到他均匀的鼻息声,舒灵歌轻唤了他两声,见他毫无反应,知他已经睡着,不禁轻轻叹息一声,略显沮丧地嘟哝一句:

“还没进入正题呢,居然就睡着了……亏我下了那么大的决心,你居然一点都不配合。”

想到气闷处,她不禁抬起手来,就想往楚天行背上重重拍打一下,把他叫醒。

不过当手掌落到他脊背上时,动作已变得十分轻柔,压根儿就跟拍打没有任何关系。

“算了,就让他好好休息吧……”

跳下沙发,调好空调,又给他拿来一床薄毯搭上,刚想离开时,看着他安静的睡相,舒灵歌又鬼使神差地上了沙发,在他身边躺下。

睁眼躺了一会儿,感受着旁边楚天行的鼻息和体温,她只觉自己心脏越跳越快,耳朵里面渐渐只能听到自己越发沉重的怦怦心跳声。

她咬了咬牙,轻轻拉起楚天行一条胳膊,跟着身子往后一靠,缩进他怀中。

然后她便奇迹般的安宁下来,心跳也渐渐变得平稳。

她心满意足地叹息一声,合上眼帘,很快也沉沉睡去。

楚天行自练武以来,已经养成了每天最多只睡两小时的习惯。

无论什么时候入睡,两小时一到,必会准时醒来。

今晚也不例外。

凌晨两点多。

已睡足两小时的楚天行,准时睁开双眼。

不过刚一睁眼,他就感觉今天的状态,似乎有点不对?

楚天行屏住呼吸,撤回手掌,缓缓坐起,看一眼身侧的舒灵歌,又轻轻掀开盖在两人身上的薄毯一看,emmm……

他挠了挠头,把不知何时散落的浴巾重新裹回腰上,又将舒灵歌那倒卷至腰间的睡衣衣摆拉下,再把薄毯给她盖好,便轻手轻脚地下了沙发。

去到外边的封闭式阳台上,收下之前搓洗的衣服。衣服还没干透,不过楚天行也无所谓了,将半干不干的衣服穿上,运起内力,令体温飙升,很快就用体温把衣服蒸干。

接着洗漱一番,就去到舞蹈室中打坐修炼。

他从魔方中取出一只瓷瓶,倒出两枚培元壮体丹,一口气全磕了下去。

随着第七条正经的打通,他现在已经能同时消化两枚培元壮体丹。

而一般的武者,即使是天才武者,每周也只能消化掉一枚培元壮体丹的药力。

再多吃就是纯属浪费。

上次星殒剑尊奖励的一百枚培元壮体丹,正常来说,本该是两年的用量。

可现在一个月都还不到,楚天行就已经吃掉了一半。

他内力能进步这么快,短短一个多月,就从外炼都不入门的弱渣,成为贯通了七条正经的内力境武者,就因为他完全不存在耐药性。

可以以超乎常人认知的效率,消化增加修为的灵丹。

今晚修行时,依旧清晰地感应到了灵气。

夜里的灵气安宁静谧,予人一种包容的感觉。

但即使是如此安宁的灵气,楚天行仍然要以莫大的毅力,克制住接引灵气入体的冲动,专注锤炼内力。

寻常武者,基本要修炼到内力境巅峰,体魄和经脉都经历过千锤百炼,才能尝试着接引一缕灵气入体,凝炼真气种子。

楚天行就算开了挂,体魄强度、经脉强度,都远超普通武者,可以他连十二正经都未完全贯通,连内力境小成都没达到修为,也还远远不足以承受灵气入体的负担。

不过他有种直觉。

只需贯通十二正经,达到内力境小成的境界,他的体魄、经脉强度,就能强壮到足以承受灵气的程度。

今晚与舒灵歌对练了几个小时,不仅招式打法获益匪浅,此时修炼内功,在两枚培元壮体丹辅助下,内力进境亦是比之前又快了几分。

照现在的内力进境推算,楚天行估摸着,在省级决赛之前,他应当可以将第八条正经贯通,内力修为再上层楼。

而省赛之后,将有一个月的准备时间。

一个月后,全国大赛才会打响。

楚天行当有足够的时间,在那一个月内,臻至十二正经悉数贯通的内力境小成之境。

而他的内力境小成,与普通武者的内力境小成,并不是同一个概念。

能够接引灵气入体,提前尝试凝炼真气种子的楚天行,到时候究竟该算是什么境界,怕是都难以界定了。

修炼很顺利。

但楚天行的心,却稍微有些静不下来。

眼前总会莫明其妙,闪过方才揭开薄毯时,看到的画面。

手上亦似残留着之前轻轻抓握时的感觉。

不过这反倒让他有些庆幸、欣慰:还好,我果然还是个正常人。

修炼一阵,勉强消化了两枚灵丹的药力,楚天行停下修炼,念了两句诗: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正待起身打一趟易筋锻骨篇,便听舞蹈室门口,传来极其轻微的,宛若小猫潜行一般的脚步声。

随后风声响起,幽香袭来,迷人的声音响起在耳畔:

“楚师弟,记得吸血鬼宝库里那朵花么?你不是说要我把它收起来,等回来后,找个好时机和我好好研究一下它的吗?

“我可没当你是说笑哦,而是按照你的提议,设法将它夹带回来了。现在……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