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092,我们是同一类人!【求订阅,求月票!】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092,我们是同一类人!【求订阅,求月票!】

作者:李古丁字数:3432更新时间:2020-07-01 00:39

充盈着圣洁白光的房间中。

凄厉的哀嚎声、皮肉撕裂声、骨骼碎裂声,持续了整整一刻钟。

一刻钟后。

那声嘶力竭、撕心裂肺的哀嚎,方才慢慢低落下去,变成了断断续续的痛苦呻吟。

楚天行低头看着地上那堆血肉模糊的物体,慢条斯理地说道:

“陈子荣,是时候说你最后的遗言了。”

说话时,他平伸出已被染成赤红的双手。

瑟琳娜平空出现在他身旁,拧开一瓶矿泉水,先冲去他手上的血迹,接着又取出一方雪白的毛巾,仔细地帮他擦拭着双手。

因为自身实力够强,楚天行对魔方空间的掌控力,比起魔方前主人,那个战五渣扶桑少年强了不知多少倍。

扶桑少年在魔方空间中移动,想从一个房间去到另一个房间,还得老老实实走门。

最多能凭着对魔方的掌控,令想去的房间,转移到其所在房间的附近。

而楚天行则是念头一动,就能瞬间移动到任何一个他想去的房间。

不仅如此,他还可以召唤定居在魔方空间的“战宠”,直接降临到他身边。

此刻。

瘫在地上,动弹不得的陈子荣,一边痛苦地低吟着,一边颤抖着声线,语气怨毒又满是不甘的说道:

“为什么……要对付我?是谁……谁派你来的?”

虽然在楚天行手下显得不堪一击,但陈子荣好歹也是贯通了四条奇经八脉的内力境武者。

只是生死战经验太少,几近于无,临阵反应连秦玲、肖虎都远远不如。

不过其顽强的生命力,还是配得上他的内力修为。

都被楚天行处刑到近乎变成一堆烂肉了,他居然还能口齿清晰地说出话来。

“你一个将死之人,问这种问题有意义么?”

楚天行语气轻飘飘地说道:

“我说过,我是替天行道、代天行刑之人。身为天刑者,怎可能是接受了别人的委派,才来对付你?”

“少,少装正义使者了!”

陈子荣声音微弱,语气却很激烈:

“这种手段……你对付我的这种手段……根本就不是正道侠士做得出来的!

“所谓的天刑者……所谓的替天行道、代天行刑,只是……为了满足你自己!

“别装了……

“你这个混蛋,跟我……根本就是同一类人!”

楚天行轻笑一声,蹲下来轻声说道:

“我跟你,怎么可能是同一类人呢?

“我们不一样的。

“我心有底线,懂得自我控制,所作所为,不会超出底线。

“而你,不懂自控,没有底线。

“这,就是我们之间,最大的区别。哦对了,我们还有一个很大的区别……”

他嘴角浮出一抹诡异的笑意:

“我,是舒灵歌第一个,也将是她最后一个男人。而你对她的企图,则永远没有实现的机会了。”

陈子荣双眼大瞪,总算明白了楚天行为何来找他,激动地嘶吼:

“你……”

楚天行却一指点在他喉头,封住了他那败犬一般的吠鸣。

跟着站起身来,对瑟琳娜说道:

“读取他的记忆,我要知道那只甲虫藏在哪里,及其使用方法。”

瑟琳娜点点头,发动念动力,平平抬起陈子荣身体,亮出吸血獠牙,刺进了他颈动脉中。

陈子荣本就奄奄一息,只靠一口内力吊着命。

这下被瑟琳娜咬破动脉,猛吸鲜血,顿时两眼一瞪,浑身一抽,喉中咯咯作响着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然而。

在这邪异的魔方空间中,死亡都不是痛苦的终点。

楚天行伸手一指,方才被他一爪撕下,扔到地上的陈子荣面皮,顿时融入地板之中,接着又在一面墙壁上浮凸出来。

很快,这张裱糊在墙壁上的面皮,其眼窝部位,便冒出了鬼火一般的磷光。

跟着面皮上,便浮现出栩栩如生的惊恐、绝望之色。

面皮甚至张开嘴,发出了空洞又充满惊恐的哀嚎:

“不!这不可能!我,我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楚天行微笑:

“死?不不不,死亡对你来说,太过轻松,太便宜你了。

“我说过,要把你的灵魂,禁锢在你脸皮之中,糊在墙上哀嚎一百年。

“现在,只不过是实践前言罢了。”

地球上没有鬼魂。

人若死在地球上,本不会有灵魂存在。

或者说,灵魂这种东西,一旦身体死亡,便会立刻随之消散,绝不会存留下来。

连真气境甚至罡气境武者,若死在地球,都不会有灵魂留下。

然而这来自异世界,功能邪异的魔方,却能将死在魔方空间中的灵魂捕捉,禁锢于空间之中。

之后或是直接吞噬灵魂,作为魔方空间成长的养料,或是施以持久的折磨,令灵魂长期处于极度痛苦之中,源源不绝地产生怨气,作为细水长流的可持续收益。

所以,这空间折磨灵魂的能力,纯粹是为了满足魔方自己。

并非是如传说中的十八层地狱一般,对罪人处刑,让罪人赎罪。

不过楚天行就觉得这个邪恶的能力,用来对付坏人的话,倒是真可以起到地狱一般的作用。

既能处刑,又有收益,堪称一举两得。

陈子荣的灵魂,已被禁锢在他自己的面皮之中,糊到了墙上,正于莫大的恐惧、绝望、痛苦之中放声哀嚎。

而瑟琳娜,已经通过吸食陈子荣大量鲜血,获得了楚天行想要的信息。

她收回念动力,令陈子荣失去生命的尸体坠落在地,继而对楚天行说道:

“主人,找到甲虫所在了。使用的方法也读取出来了。”

楚天行满意点头:

“很好。带我去取甲虫。”

说罢,念头一动,陈子荣的尸体,便沉入房间地板,血肉作为养料,被魔方空间吞噬一空,渣都不剩。

跟着又将瑟琳娜送出了魔方空间,他自己则继续留在魔方空间当中,在空间里掌控一切。

瑟琳娜手握魔方,隐身潜行,来到别墅一层,一间杂物间中。

她戴上一副皮手套,在杂物间一番摸索,找到机关按钮,轻轻一按,杂物间地板上,便敞开一扇密门,显出一条密道。

瑟琳娜走进密道,很快就来到一间宽敞的地下室中。

这地下室里,摆放着八个铁笼。

其中三个铁笼空荡荡的,另五个铁笼之中,则各自关着一个女子。

那五个女子,都颈戴项圈,身无寸缕,小狗一般趴伏在地上,身上都遍布着各种触目惊心的伤痕。

其中两个女子,甚至已经奄奄一息,看上去随时可能断气。

这情形,普通人看了,绝对会非常难受。

然而瑟琳娜看到这一幕,却并没有任何动容。

与她曾经在吸血鬼城堡里看到的惨景相比,这里的场景,实在有些小儿科。

而她原本虽是个善良的女孩,可在变成吸血鬼之后,固然还执着于家人的仇恨,还痛恨着领主及其麾下的吸血鬼爪牙,可本质上,她其实也已经变成了跟其他吸血鬼并没有太大差别的冷血生物。

不仅是体温比常人低上十度,情感也早已变得冰冷,同情心所剩无几。

住进魔方空间,通过魔方检定,成为楚天行的私人战宠之后,她更是只为主人的意志而活。

无论主人要她做什么,她都会不问是非,放手去做。

所以,见到那五个可怜的女子,她只是眼神平静地随意瞥了一眼,便收回视线,直奔目的地。

她来到密室深处,一只镶嵌在墙上的保险柜前。

熟练地输入密码,打开柜门,从中取出了一只巴掌大小,头生三只犄角,通体湛蓝,外壳如水晶般透明,可以通过外壳看到黑色内脏的奇形甲虫。

魔甲虫。

这是她读取的记忆中,陈子荣对这只甲虫的称呼。

来源不可考,真名不可考,只能确定是出自某个异世界,乃是陈子荣几年前在黑市中意外淘来。

当时售卖这只魔甲虫的黑市摊主,并没有发掘出魔甲虫的能力。

陈子荣得手之后,也是纯属意外地激活了它,得到了催动魔甲虫能力的咒语。

这只魔甲虫,能扭曲智慧生命的意志,将智慧生命驯化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这种扭曲驯化,分为温和、激进两种方式。

温和式的扭曲驯化,需要每天进行三次,持续至少一周,才能初见成效。

虽然花费时间稍久,但好处是不会对驯化目标造成身体伤害。

而激进式的扭曲驯化,则是只需一次,就能彻底扭曲目标的意志,使之变成对自己惟命是从的忠犬,令其去死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弊端则是会对目标的大脑造成严重损伤,扭曲驯化之后,最多三天,目标就会脑死亡。

那个袭击舒灵歌的死士,便是被激进式方法扭曲了意志。

即使他当时不自杀,也活不过三天。

而密室铁笼里的五个女子,则是用温和式的方式扭曲驯化,如今早已失去了自我。

“可有办法解开,令受害者恢复自我么?”

楚天行忽然在魔方空间里发问。

瑟琳娜摇头:

“魔甲虫的扭曲驯化,是永久性的,一旦成功,则永不可逆。”

楚天行沉默。

看一眼仍在墙上哀嚎不休的陈子荣面皮,他眼神平静无波,淡淡道:

“那就算了。反正我们也算是为她们报了仇。

“等下用陈子荣的电话报锦吧,把这里的情况拍下来,发到锦衣卫手机上去。多发几个,免得有人与陈家勾结。”

瑟琳娜点点头,保持着隐身状态,离开密室,回到陈子荣卧室,拿来他的手机,将密室中的情形拍摄下来,接着又将拍下来的视频,发送到了好几个锦衣卫的手机上去。

这次行动之前,楚天行特意在网上查询并记录下了好几个公开了手机号的省城锦衣卫号码。

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发完视频,瑟琳娜方才用陈子荣的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

“你好,我要报警。我发现了一起令人发指的罪行……”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