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103,阴煞灵果【2/3,求月票!】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103,阴煞灵果【2/3,求月票!】

作者:李古丁字数:4336更新时间:2020-07-04 16:17

楚天行见钟玉卓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三枚果子,不由说道:

“师姐别馋了。那三颗果子,看就知道不能吃。”

钟玉卓瞥他一眼:

“你觉着我像是随便乱吃东西的人么?”

楚天行不解:

“那你怎么盯着果子瞧个不停?还咽口水了。”

钟玉卓轻哼一声:

“咽口水归咽口水,馋归馋,两者不是一码事好吗?我口干,咽口水润一下喉咙不行么?”

楚天行耸肩:

“你是师姐你最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不过师姐,那三颗果子,你看出来它们是什么东西了么?”

钟玉卓拥有“透过表象看本质”的神奇天赋。

虽然对天启之门不好使,看不到隐藏的天启之门,但在别的方面,她的观察力堪称异常精准。

所以即使她并不认得这三枚异世界的果子,恐怕也能看出些端倪。

钟玉卓眯眼瞧了果子一阵,又环顾四周,缓缓说道:

“这片坟地,是一片天然的‘聚灵’之地。

“不过因其格局,汇聚的灵气,乃是对生命有害的‘阴煞’属性灵气。

“所以这里才会养出殭尸。”

她抬脚轻跺地面:

“这片坟地不知埋了多少尸体,地下还不知躺着多少只殭尸,只是暂时没有出现罢了。”

她又抬手一指那长着矮树的坟包:

“那坟包虽然看着普通,但其所在的位置,正是这片聚灵之地的核心,汇聚了这片区域当中,最为精纯浓郁的阴煞灵气。

“那三枚果子,正是凝聚此地阴煞精华而生的阴煞灵果。

“阴煞属性的邪物,如殭尸这等怪物吃了,立刻就能升级进化,变成更高级的强大殭尸。

“活物如果吃了,立刻就死,变成强大殭尸。”

“所以这果子对我们没用喽?”

楚天行嘴上如此说着,心里却在寻思,自己的魔方,应该能够吸收这里的阴煞之气吧?

瑟琳娜虽然不是殭尸,但吸血鬼也是黑暗邪恶类生物,属性上与殭尸有着类似之处,这果子对她是不是也有作用?

正寻思时,便听钟玉卓说道:

“果子对我们当然没用。

“不过这种凝聚阴煞精华而生的天材地宝,在雷神余江那等手段通神的炼丹大师手上,却可以变害为宝。

“一些修炼阴煞武道的顶尖武者,也能从中获得好处。

“所以果子虽对我们无用,却可以采下来,带回去交换对我们有用的珍稀资源。”

楚天行呵呵一笑:

“原来如此。看来这趟开局很不错呀!”

他虽然开了挂,可内功修行无法一蹴而就。

要么杀时间点滴积攒内力,也么就用增加功力的灵丹妙药辅助修行。

所以楚天行修炼,也是需要资源的。

虽然他偶尔也能开礼包开出“小洗髓丹”、“易筋锻骨丹”这样的灵丹妙药,可相比他的巨大需求,开出来的灵丹数量属实稀少,根本不够他用。

要不是顾冬藏友情赠送了他七枚培元壮体丹,又在毕业旅行时,一口气得到了一百枚培元壮体丹,又因他体质特异,不存在耐药性,可以天天磕丹修炼,他的内功修为,也不可能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便臻至贯通十条正经的境界。

正常情况下,单靠自己杀时间点滴积攒内力,偶尔开一枚礼包灵丹的话,楚天行起码也得两三年功夫,才能修行至现在这种境界。

所以对于能够增加功力的修炼资源,楚天行自然也是多多益善、来者不拒。

“像这种灵果,一旦采摘下来,要么立刻服食,要么用特殊的容量盛放保存,否则灵性便会快速流失,时间一长,品质跌落,价值就大打折扣了。”

钟玉卓有点苦恼:

“我所有的身家,都用来换了五色石。也没有想过,一进来就能撞见这种灵果。偏偏这三枚灵果又不是咱们能吃的……

“采下来吧,没有合适的容器,果子会流失灵性,损伤品质。不采吧,又担心被哪个殭尸或者其他路人捷足先登。”

她无奈地看着楚天行:

“小楚,你说这该怎么办?”

楚天行思索一阵,说道:

“我倒有合适的存放容器……只是……”

他凝视着钟玉卓,缓缓说道:

“只是我操作时,需要师姐暂避一下。就是不知道师姐是否愿意相信我了。”

这是有秘密喽?

钟玉卓秒懂,干脆利落地说道:

“如果不信你,我也不会找你帮忙了。我先回避一下。”

说着,看了看不远处一座山崖,转身就往那山崖走去。

楚天行沉吟道:

“这我就不懂了。师姐不是说,我内在是一个像冰块一样,冷酷淡漠,对什么都漫不在乎的人么?为什么会这么信任我?难道就不怕我独吞灵果么?”

钟玉卓停下脚步,回首一笑:

“我所说的冷酷淡漠、漫不在乎,是指外界的刺激,很难令你产生情绪上的真实波动。即使生死关头,你恐怕都能心无波澜、理智冷静。

“你这种淡漠天性,并非自私自利。恰相反,像你这种对外界刺激,很难有情绪反应的人,对于利益,可能反而比常人看得更轻。

“因为对你来说,通常意义上的利益,完全无法刺激到你,令你产生愉悦感。一个亿和一百块,对你来说,并没有任何区别。

“当然,修炼资源,并非一般的利益。不过你是有底线的人,不是么?”

说到这里,她语气里带上了一丝调笑之意:

“说起来,我甚至感觉,就算一个美女什么都不穿站在你面前,你可能都会没有任何反应……”

“打住!”

楚天行连忙做了个暂停的手势:

“师姐你这感觉错了,我是一个身心健全的正常男人,美女的话,我绝对会有反应的……”

钟玉卓也不争执,果断承认自己失误:

“好吧,关于美女,我承认是我猜错了。不然舒师姐也不会被你吃掉了。”

“……”

“好了,你做事吧,我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你不会坑师姐的。另外,小心一点,地下随时可能会有殭尸爬出来。”

钟玉卓摆了摆手,大步向着山崖走去,很快就来到山崖下,一动不动,面壁而立。

楚天行看了她一眼,取出魔方,大步走到那坟包前,将那三枚阴煞灵果连果带树,统统收进了一间魔方房间里。

然后又催动魔方,试着吸收阴煞之气。

结果不出他所料,魔方对坟地里的阴煞之气来者不绝,好一阵鲸吞虹吸。

那疯狂吞吸的饕餮之势,甚至令四周刮起了阵阵阴风,地面更是涌出灰黑雾气。

然而连阴风、黑雾,都被魔方吞吸了进去……

钟玉卓听着后方传来的凄厉风啸,心中虽然好奇楚天行的手段,却恪守承诺,始终面壁而立,不曾回头。

直到听楚天行叫了一声:“搞定收工,师姐可以过来了。”

钟玉卓方才转身回头,返回坟丘。

同时抬眼一看,心中大是惊奇。

因为她一眼就发现,这坟地汇聚的阴煞之气,严然已被一扫而空,点滴不存。

虽这种自然形成的聚灵之地,之后还可以继续汇聚来阴煞之气,但想要达到之前那种规模,恐怕就得再攒上不少年头了。

阴煞之气被一扫而空,那些躺在地下受阴煞之气滋养,即使察觉到活人气息,也懒得动弹的殭尸,顿时像是被捅掉了巢穴的马蜂一样,群起躁动起来。

只见坟地地面不断开裂,一只只乌黑枯瘦的爪子争相探出地面,一头头殭尸裂地而出,咆哮着向着罪魁祸首扑去。

楚天行毫不在意地一挥手,一口长刀自袖口滑出,落到掌上。

他一把握住刀柄,随手一刀斩出,炫丽的刀光一扫之下,瞬间斩下三头殭尸首级。

钟玉卓也挺起丈八钢矛加入战局。

两人协力之下,很快便将所有出土的殭尸斩杀一空,坟地里满是乱滚的殭尸头颅,以及扑地不起的殭尸身体。

打杀掉最后一头殭尸,钟玉卓一抖矛锋,震落沾染的腥臭尸液,说道:

“这块聚灵之地,形成应该还没超过三十年,否则殭尸不会这么弱。

“另外,也幸亏这些殭尸都是没有灵智、浑浑噩噩的低阶殭尸,不知道去摘果子吃。

“不然一旦有一头殭尸吃掉了那阴煞灵果,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好对付了。”

楚天行道:

“这里气味太难闻,我们还是换个地方说话吧。”

两人离开坟地,但并没有走远。

因为此地是天启之门所在的初始地点,返回地球时,还得从这里开门,因此两人离开坟地后,攀上不远处那座山崖,就着天色彻底黑下前,最后的一抹余光,仔细记忆着周围的地形特征。

天黑之后,两人也没有离开,继续待在山崖顶上,观察天空星相,进一步进行定位。

两人就在这里观察了一整晚,直到通过地形、星相,彻底定位并记忆下了方位,方才沿着小道,往山外行去。

这里既然有这么多坟包,当然是有路的。

只是通往坟地的道路,看上去已经荒废许久。

或许是因为坟地变成了聚灵之地,自然聚拢阴煞灵气,养出了殭尸,伤到了活人,又或者是什么别的原因,导致再也没人来到这里,总之这块坟地早已荒废。

道路也因此年久失修,处处塌方,生满杂草,只能勉强辨出一些痕迹。

沿着这条小路走了好几里,拐过两个山头,前方便出现了一座依山而建的小村庄。

但那村庄也已废弃,屋舍倾颓,篱墙倒塌,荒草萋萋,鸡犬绝迹。

两人进村检查一番,找到了十几具散落的人类骸骨。

那些骸骨上,多有野兽啃咬痕迹,但同样有着利器斩斫的痕迹。

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又走进一座勉强保存完好的屋子里查探一阵,钟玉卓沉吟一阵,说道:

“这村子要么遭了贼,要么遭了兵。村子里的人畜、铁器都被掳掠一空,反抗的都被杀了,尸体就地抛置,以至于被野兽啃咬拖曳。”

楚天行点点头,赞同钟玉卓的判断,又道:

“师姐,咱们来的时候没带行李,这村子又什么都没有……吃饭问题该怎么解决?”

其实吃饭问题,对他来说并不为难。

两次遭遇天启之门,对他也是一个警示。

因此他未雨筹谋,早就在魔方空间里储备了不少桶装水和袋装食品,足够两人吃用半个月。

不过魔方空间不能见人,虽然他收取阴煞灵果的操作,会让钟玉卓心里有所猜测,可毕竟只是猜测,还没有揭破不是?

这会儿他要是平空变出食水来,那岂不是不打自招,教钟玉卓想要装聋作哑都没办法了?

所以他就想看看,钟玉卓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她进入天启之门前,可是只带了一刀一矛,连个背包都没带的。

“放心,吃饭的事交给我了。我荒野生存满级,这双眼睛寻找食材也轻而易举。曾经在一个异世界历练时,随身只带一把刀,就在一座原始丛林里生存了一个月。出来时非但没有降体重,反而还胖了两斤。”

钟玉卓镇定自若地说道:

“之前一座破屋里,灶底下有两个完好的瓦罐,你把它们拿去村子外边的小溪里清洗干净。哦,那溪里还有鱼,你可以抓上几条。我去那边找些别的食材。”

她指了指村后的小山,又拎起一只破竹篓,就往村外小山行去。

“师姐注意安全。”

“我会的,你也小心,这里恐怕不太平。”

目送钟玉卓走出村外,楚天行也去取了那两只完好的瓦罐,带到村外的小溪前,清洗起来。

就在两人分工协作时。

一队人马,向着小村这边行来。

为首的是个背着大砍刀,胸前披挂着皮甲的彪形大汉,坐在一匹高头大马上。

十几个或扛着标枪,或拎着铁刀,或背着猎弓,服饰五花八门,相貌恶形恶状,年龄大小的不一的喽罗,乱糟糟地跟在他后边,边走边大肆说笑,尽显乌合之众特色。

但这群乌合之众当中,又有一个形象、气质皆与众不同的存在。

这是一个身着绣金黑袍,神情阴郁,皮肤白皙,身上干干净净,与其他人格格不入的青年男子。

他双手拢在袖中,悠悠然走在队伍里。

周围其他人皆远远地避着他,偶尔看向他时,眼神之中,满是敬畏。

连那首领回头呵斥众人,催众人加快速度时,当视线落到黑袍青年身上,首领也总会情不自禁地躬一躬腰,予人一种点头哈腰的感觉。

而黑袍青年,却是看都不看首领一眼,似乎拿他当空气一般。

这个没有骑马,和众人一起步行的年轻人,地位俨然还要高过那骑着大马的首领。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