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133,降妖【2/3】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133,降妖【2/3】

作者:李古丁字数:4240更新时间:2020-07-14 17:04

一个多小时后。

楚天行步履悠然,漫步在一条阴暗的廊道中。

这是四合院的地下室,是女妖和她的宠物藏身的地方。

女妖跟在他身侧,神情依旧淡漠,可两眼无神,一片木然。

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似已崩坏掉的颓气。

楚天行则是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还不时回头给她灌两口鸡汤:

“你不要这么颓。生活就是如此,有起有落才叫正常。

“谁能一直站在高处呢?

“你看看我,别看我现在一路上扬,可我曾经也是低谷过的。

“可我有没有因人生低谷而颓丧呢?并没有。

“凡事都要往好的方面想,要充满正能量,积极向上地面对生活。

“那你不是寿命超长的邪魔吗?

“你不如将现在的处境,当作你漫长魔生中的一次磨砺、一种新奇而刺激的魔生体验。

“等到将来我挂了,你恢复了自由之身,再回首这段生活,说不定,你还会将之当成你生命中,最为宝贵、最难忘怀的珍贵回忆呢。

“以后呀,你说不定还就指着这段经历活着呢。”

女妖机械人般缓缓侧首,眼神木然地看了楚天行一眼,嘴唇翕动两下,艰难地吐出三个字:

“是,主人。”

楚天行呵呵一笑:

“乖。来,笑一个,开心点嘛!

“做人也好,做邪魔也罢,最重要就是开心嘛!”

女妖勉强牵动唇角,浮出一个更近似于哭的微笑。

嗯,经过楚天行一番措施,有生以来,从未经历过此等“磨砺”的女妖,终于确认,楚天行是比她更恐怖的魔鬼,身体、意志皆难以承受,精神近乎崩溃,被魔方趁虚而入,通过检定,彻底收容。

成为了楚天行邪物魔方中的新住户。

其生死,自然也彻底落入楚天行掌控。

一旦被魔方成功收容,女妖那就算被挫骨扬灰,也能重生复活的“不死之身”,在魔方的力量面前,也将失去作用。

楚天行只消一个念头,就能粉碎她的身躯,将她血肉化作魔方的养料。

不灭的灵魂,亦将被拘禁在魔方中,承受永无休止的折磨。

所以再怎么不甘心,在楚天行面前,她也只能乖乖听话。

至于等到楚天行老死之后,恢复自由之身……

这个画饼,她压根儿就不指望。

在她看来,楚天行未来就算真的老死,那在他咽气之前,也一定会摧毁魔方之中所有的收容物,绝不会放他们自由。

这个有着恶魔手段,魔鬼心肠的主人……

自我认知似乎有所偏差,居然一直自诩是替天行道的天刑者,斩妖除魔的大侠客。

他绝不会放任魔方里的邪魔们,在他死后兴风作浪,为祸世间的。

出于这个认知,女妖的心情一时非常矛盾。

她都不知道,究竟是该盼着楚天行长命万年,永生不死,而是该盼他早死早超生了。

“对了,相处了这么久,我都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有名字吗?”

“丽芙。这是我的人类名字。”

“还算不错。你自己取的?”

“嗯。”

说话间,二人已行至一道半敞的门户前。

名为丽芙的女妖推门进去,带着楚天行走进房间,来到梳妆台前,将镶着梳妆台上的一面镜子取下:

“我就是通过这面魔镜来到的地球。”

楚天行接过镜子,只见镜框似是黄金铸成,雕刻着繁复华美的花枝状纹饰。

镜面则像是打磨得极光滑的水晶,只是上面遍布裂纹,看上去已经严重破损。

“这面镜子还能用吗?我是说,它带你穿越到地球的功能还能用么?”

“已经无法使用了。”

“也是,如果能用,你早用这面镜子逃回去了。那么,它能修复么?”

“我不知道。至少以我的能力,无法修复它。”

楚天行遗憾地摇了摇头,随手将镜子收进魔方:

“可惜了……还有别的宝物么?”

“没有了。”女妖丽芙说道:

“我的世界,与地球之间,并没有稳定存在的异界之门——地球叫做天启之门。我是借助魔镜的力量,通过一条极不稳定的位面裂隙穿越过来。

“穿越那条位面裂隙时,我遭遇了时空风暴,魔镜因此重创,我身上其它的魔法奇物也统统损毁,只剩下一枚魔蜥蛋,小黑就是从那枚魔蜥蛋里孵化出来的。”

“魔蜥?”

“一种几乎什么都吃的四足巨蜥,成年体可以长到一百多米长,有喷吐火焰的能力,可与拽根角力。我的小黑孵出来才三年,现在还只是一个不到五米长的幼体……”

“幼体?它强么?”

丽芙抿了抿嘴,幽怨道:

“它强的话,我就会召唤它出来,跟主人您战斗了。现在的它,只能勉强跟一个普通的内力境武者战斗。”

楚天行道:

“那就是没什么用,还要花钱养着它喽?那玩意儿怎么吃?是蒸了吃好还是煮了吃好?又或是烤了更好吃?吃了对修炼又有什么益处?”

丽芙一惊,恳求道:

“主人能别吃小黑么?它现在虽然还很弱小,可等它长大后,一定能成为主人的好帮手的。”

楚天行沉吟一阵,问道:

“它还要长多久,才能派上用场?”

丽芙道:

“魔蜥出壳后的头三年是幼生期,成长很慢。可到了第四年,就会进入急速成长期。只要让它吃饱,它一天就可以长一米……现在它已经快要满三岁了,很快就能进入急速成长期,所以……”

“好了好了,我明白了。”

楚天行抬手打断她的话头,心说现在吃掉的话也确实不划算,不如等到它长成一百多米的庞然大物了再吃掉。

这样子还能多出点肉。

当下对丽芙说道:

“把你的小黑叫出来,我一起带走。”

丽芙点点头,嘴唇翕动着,发出诡异的咝咝声。

很快,一阵相似的咝咝声,自廊道尽头传来,一头四足爬行,身披黑色鳞甲,头上长着两根犄角,看上去好像没有翅膀的拽根的大蜥蜴,自阴暗中缓缓爬出。

它看了看丽芙,一对火炭似的眼珠,满是警惕地看着楚天行,分叉的舌信不断吐出,发出充满威慑意味的咝咝声。

“小黑乖,这是我们的主人。”

丽芙声线轻柔地说道:

“以后要乖乖听主人的话哦。”

嘴里又发出一阵咝咝声,那大蜥蜴看着楚天行的眼神,便不再充满警惕,慢慢爬过来,用硕大的脑袋蹭了蹭他的裤腿。

“听话就不吃你。”

楚天行笑了笑,取出魔方,将大蜥蜴收了进去。

之后又放出瑟琳娜,自己则带着丽芙回到了魔方空间。

瑟琳娜携带魔方,进入隐身状态,开始返回京师市区。

魔方空间。

一间幽暗房间之中。

大蜥蜴小黑乖乖趴在地上,楚天行则大马金刀,坐在它那平坦宽阔的脊部上。

这只魔蜥,体温很高,坐在它身上,就跟坐暖炕似的,感觉还有点舒服。

女妖丽芙背靠着魔蜥,坐在楚天行脚边的地面上,柔软的双手轻轻揉捏着楚天行大腿。

她那条尖端呈箭头状的尾巴,则被楚天行拿在手里,撸猫一般把玩着。

对于女妖来说,尾巴是相当隐私的肢体,她平时都将之缠在腰间或是腿上,掩在衣裙中。

此时被楚天行拿在手里把玩,对她也是一个不小的刺激,身子时不时轻颤一下,脸颊也有点发红。

楚天行却不管那么多,自顾自撸着妖尾,口中问道:

“你为什么不好好呆在自己的世界,非得到地球来?”

女妖丽芙眼中闪过一抹回忆之色,沉默一阵,含糊道:

“我被无法抵抗的力量追杀,走投无路之下,只能冒险借助魔镜的力量,闯进位面裂隙,就这样来到了地球……”

见她似乎不愿细说,楚天行也没有追问。

对他来说,女妖丽芙就是一个很有用的工具人。

反正只要她的生死,处于自己的绝对掌控之中,只要她能取悦自己,那即使她隐瞒一些关于她来历的秘密,他也并不是很在意。

“今天晚上,虽然开始时被你扫了兴,但之后玩得还算开心。”

楚天行缓缓说道:

“以后有空,要更加努力地侍奉我,取悦我,明白吗?”

丽芙浑身一僵,仰起脸,用一种几近崩坏的眼神看着楚天行:

“之前……之前的那种刑罚,以后还要继续么?”

楚天行微微一笑,一手搅着她的尾巴,一手轻轻抚过她光滑的脸颊:

“放心吧,我毕竟不是什么魔鬼。每天早晨给我来一发狂笑术,让我早上有个好心情就好。至于那种刑罚……以你犯下的罪孽,每周一次受刑赎罪,也就够了。”

“每周一次……”

丽芙颤声说着,有生以来,头一次感觉自己的不死之身,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

“别这样,忘了我跟你说过的话啦?就当作是对你精神的磨砺吧。

“你的力量,源于灵魂的强大。这种磨砺,对你灵魂的成长也是有好处的。毕竟,宝剑锋中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嘛。”

“主人,我可以把每天六次的狂笑术都用在你身上……”

楚天行两眼微眯:

“嗯?你在跟我讨价还价?

“那些堕入囚魂地狱的罪人们,每时每刻都在饱受煎熬,为他们曾经犯下的罪孽赎罪。

“看在你还算有用的份上,我才给了你这种相对优越的待遇,让你住单间,平时也不用受刑,你居然还不满足?

“那么,你是想去囚魂地狱,与那些罪人们的灵魂作伴么?”

想起楚天行带她参观过的那间“囚魂地狱”,想起那些被束缚在各自面皮之中,又被糊在墙上的灵魂们,那永不停歇的令人心悸的绝望哀嚎,女妖丽芙不禁头皮一麻,浑身一个激灵,紧紧抱着他的腿哀求道:

“对不起主人……我,我再也不敢了!”

楚天行低头俯视着她,淡淡道:

“记住你的身份,不要再犯下同样的错误。下一次,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好说话了。”

“谢谢,谢谢主人!”

丽芙感激涕零地说着,手法笨拙地去解他的腰带。

“你干什么?”

楚天行一把打开她的手,皱眉质问。

丽芙一怔,讷讷道:

“我,我服侍主人啊!虽然我暂时还没有实际经验,但,但我也看电影学过的,而且身为女妖,我天生就有这方面的才能,保证可以服侍好主人。”

楚天行嗤笑一声:

“瑟琳娜都还没到这一步呢,你就想先她一步,得到我的恩典了?

“先老实做一个给我逗乐解闷的工具人就好。以后要是表现够好,自会予你恩典。”

丽芙一脸羞愧地低下头,低声道:

“是,主人。”

……

瑟琳娜赶在天亮前,隐身回到了酒店。

楚天行将她收回魔方,自拿房卡刷卡开门。

刚刚关上房门,身后便传来秦玲激动的声音:

“天行,你都出去整晚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楚天行回过头,就见秦玲站在门厅处,一脸惊喜地瞧着他,眉宇之间,还存着一丝担忧。

“你整晚没睡,一直在等我?”

秦玲嘟了嘟嘴:“你去解救肖虎,可能会跟人动手,不看到你平安回来,我哪睡得着?”

楚天行微微一笑,上前,握住秦玲双手,第一次地主动俯身,在她额头轻轻一吻:

“辛苦你了。”

秦玲被他这一吻弄得有点愣神,脸颊唰地腾起两抹绯红,结结巴巴地说道:

“真是的,突然,突然亲人家干嘛?”

又忙不迭地转移话题:

“事情解决了么?我一直想打你电话,可又怕干扰到你,忍了整晚都没打呢。”

楚天行笑道:

“解决了。肖虎已经解救出来了,绑架他的人,也被我吓跑了。”

秦玲诧异道:“只是吓跑?你没抓住他们?对方武功很高么?”

楚天行若无其事地说道:

“对方武功倒也一般,只是身为京师土著,非常熟悉地形。我毕竟人生地不熟,被他们给跑掉了。不过无所谓了,事情已经解决,肖虎也没事了。”

“那就好。你一晚没睡,赶紧去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吧。”

“你也一晚没睡,要不,一起洗?”

“去你的,赶紧去洗吧!”

将楚天行一路推进浴室,又去到楚天行卧室,给他拿来浴袍挂在门上,秦玲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颊,听着里面传来的水声,心里不觉有些埋怨自己:

“真是的,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天行好不容易开窍了,我怎么就老是放不开呢?”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