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142,对等报复?不,我要加码!【2/3】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142,对等报复?不,我要加码!【2/3】

作者:李古丁字数:4365更新时间:2020-07-17 18:07

第三轮淘汰赛如期举行。

一场场比赛过后,仍是晚上八点多钟的黄金时间,坐在休息室里等待上场的楚天行,终于听到了上场通知。

他去到盥洗室,例行检查了一番发型、着装,这才离开休息室,走向选手通道。

从选手通道里走出来,早已习惯的呐喊欢呼声,顿时响彻耳畔。

楚天行一脸冷峻地抬起右手,又做出了那个“第一”的手势。

呐喊欢呼声变得更加响亮了。

赛场对面,楚天行第三轮淘汰赛的对手,来自霸拳馆的宋忠,一位身形瘦削,相貌平凡的男子,正神情凝重、如临大敌地看着他,一副对他颇为忌惮的样子。

从现场大屏幕上看到宋忠表情特写的观众,并不觉得宋忠这如临大敌的模样有什么不对。

楚天行在上一轮,一掌拍飞了宋忠的同门罗超,展示出了十八岁罡气种子的强大实力。

宋忠作为罗超的同门师兄,有罗超提供的第一手对战资料,理应对楚天行如此忌惮。

要是一副胜券在握、胸有成竹的模样才不合理。

……

“三师兄的演技还真是不错啊,这就已经在为他全力以赴,无力留手作铺垫了。”

一间选手休息中,霸拳馆的另一名选手,那一米八的彪悍青年笑着对大师兄说道。

大师兄双手环抱胸口,语气平淡地说道:

“楚天行凝炼了九到十枚真气种子,实力与老三半斤八两。老三面对楚天行,本就没有十成胜算,郑重其事乃是应有之意。”

“罗超现在正在观众席第一排坐着,应该是迫不及待想要看到三师兄替他报仇了吧?呵,三师兄不会让他失望的。”

……

罗超确实就在观众席第一排坐着。

他右手缠着绷带,神情狰狞地瞪着赛场上的楚天行,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他被宋忠打爆丹田的下场了。

就在他牙齿咬得咯嘣作响时。

楚天行与宋忠已经举步进入赛场,相距十米彼此对视。

中间的裁判看看二人,见两人似乎并不想说点什么,便高举右手,向下一挥:

“比赛开始!”

话音一落,宋忠臂上蓦地爆出一团赤焰般的气流,整条手臂都包裹在那半虚半实的赤焰气流之中,向着楚天行一拳轰出。

轰隆!

空气震爆声中,赤焰气流化为一颗磨盘大小的赤色虎头,张开大口,咆哮着轰向楚天行。

宋忠已凝炼十枚真气种子,拳劲已然能化作虎首之形。

看到这一幕,场中观众无不惊呼出声,为楚天行担忧起来。

而罗超则哈哈一笑,跳起来挥舞着手臂大吼:

“就是这样,打死他!”

心中则在狞笑:

楚天行,你要是敢硬接这一招,我种在你手上的暗劲立刻就会爆发出来,你一条手臂就暂时无法出力,必会被三师兄趁虚而入,一拳轰爆丹田!

就在全场观众的惊呼声中。

在罗超满是期待的狞笑中。

楚天行右手一圈,拍出一道淡金龙影,与那虎首拳劲空中对撞。

轰隆!

爆雷般的炸响声中,两道外放的内力同归于尽,化作滚滚飓风,四面呼啸席卷。

见楚天行随手接下了这一道拳劲,场中观众齐齐松了口气,又纵声欢呼起来。

罗超则是略显失望地摇了摇头,坐了下来,旋又低声自语:

“也是。彼此功力相差不大的话,内力外放型攻击,便几乎难以起效,最终还是得埋身近战,方能分出胜负。

“不过埋身近战的话……

“拳掌碰撞,就难以避免了!”

除非到了罡气境,否则即使是真气境大宗师,外放型的远程攻击,也属于性价比并不高的攻击方式。

真气境大宗师真气外放,纵然全力一击,隔空真气的威力,亦只相当于用拳脚直接攻击对手时的八成。

真子种子级别的准大宗师,内力外放隔空攻击的威力,更只相当于拳脚直接攻击时的五成到七成。

同样的消耗,威力却截然不同。

因此即使是真气境大宗师,在面对同境界的高手时,除非对手属于“不能接触”的类型,否则便很少会选择隔空攻击,大多都是埋身近战。

当然,真气或是内力外放,用来虐菜就很方便了。

就像楚天行一掌拍飞罗超一样,视觉效果那是相当的华丽。

此刻。

宋忠试探性的一拳打出,见拳劲被楚天行用“亢龙有悔”接下,双方隔空劲力拼了个同归于尽,心里顿时有了底:

“楚天行不过是凝炼九到十颗真气种子的修为,真气种子数量与我只在伯仲之间。

“就算他的内力异常精纯凝炼,对我也没有绝对优势。

“再加上他手上被罗超种下的暗劲……

“此战胜算在我!

“只要与他埋身硬碰一拳,他就必死无疑!”

心念之际,宋忠爆喝一声,脚下火劲一炸,气浪翻腾间,整个人如出膛炮弹般弹射而出,同时右手如引强弓,猛往后拉,蓄力至极限后再一拳轰出。

拳出之际,赤焰翻腾,整颗拳头都被赤焰包裹,宛若一颗赤红流星,拖着一条长长的赤色焰尾,挟轰轰雷鸣之声,向着楚天行狠狠轰出。

这一拳,宋忠出了十成力。

全力以赴的气势,令现场裁判都微微吃了一惊。

不过裁判很快就释然了:

罗超昨天被楚天行一掌拍飞,宋忠作为楚天行的同门,为了挽回霸拳馆的颜面,开场就全力以赴才是正常。

若是掉以轻心,反而说不过去。

而对于楚天行能否接下这一拳,裁判感觉也问题不大。

宋忠无疑比罗超强出许多。

但楚天行打罗超跟虐菜似的,一发隔空掌力就把罗超打得抛飞二十多米,直接跌落场外。

这等实力,岂会连宋忠一拳都接不下来?

两者实力,恐怕在伯仲之间。

这一场战斗,恐怕会是一场双方都要全力争胜,异常精彩的龙争虎斗。

就在现场裁判认为此战至少得对拼个上千招,方有可能分出胜负时。

看到楚天行抬手握拳,迎着自己的拳头硬撼而来,宋忠心中不禁冷冷一笑:

胜负已分!楚天行……已是废人!

面对宋忠那十成功力的全力一拳。

面对那扑面而来,恍如实质的浓浓恶意——不,已不仅仅是恶意,而是极凛冽的杀机。

倘若裁判救援不及,宋忠真打算一拳打死楚天行的。

比武较技,怎可能没有意外?

双方“实力相当”,宋忠全力争胜之下,别说“失手”废掉楚天行,就算是“失手”打死楚天行,也不能算他有错。

反而要怪现场裁判监控不力,救援不及时,以及楚天行自己运气不好。

宋忠的杀意非常隐蔽。

以霸拳那狂猛霸道、一往无前的狂暴气势作掩护,就连现场裁判,都没能察觉他那凛冽杀机。

但宋忠并不能瞒过所有人。

贵宾包间里的星殒剑尊蓦地站起,狭长凤眼微微一眯,脸色冰冷,冷声道:

“很好!霸拳一脉,真是越来越有本事了!

“当街杀人不算,居然还敢在全国大赛赛场之上起杀心了!”

说话之时,一口星光熠熠,仿佛星辉凝成的长剑,已然平空浮现在她身后,只待念头一动,便能瞬间穿梭空间,救下楚天行。

但星殒剑尊并没有立刻出手。

她还想看看,楚天行这个颇受她期许的罡气种子,在宋忠的杀机之下,究竟能做到哪一步。

在星殒剑尊凝视下。

楚天行挥出并无任何光影特效的拳头,与宋忠那烈焰流星般的霸拳对撞。

噗!

一声轻响,浑无铁拳对撞的声势,令许多已经堵上了耳朵的现场观众莫明其妙,令一些紧张期待着一场惊天大碰撞的观众们满头雾水。

连现场裁判都微微一惊:

虚招?

面对宋忠这十成功力的一拳,楚天行居然敢出虚招应对?

他卸得掉宋忠的拳劲么?

答案在下一秒出现。

楚天行战靴轰然粉碎,脚下爆出一圈半虚半实的火浪,形成一道圆形火环,四面八方喷射出去。

而在火浪爆发之际,那以特种防弹材料加固,能禁受真气境大宗师随手一击的场馆地面,亦微微沉陷,迸出密密麻麻的蛛网状裂痕,飞快地向着四周蔓延,一直延伸出将近十米开外。

楚天行将宋忠拳劲,尽数卸入脚下地面,令地面代他承受了宋忠这全力一击,付出的代价,仅仅是战靴粉碎而已。

“怎么可能!”

罗超猛地站起,几乎脱口喊出:我种下的暗劲怎么没有发作?暗劲发作之下,楚天行怎么可能卸力?

休息室里的大师兄眼中也闪过一抹震惊:

居然卸掉了老三的拳劲?怎么可能?罗超种的暗劲哪儿去了?

星殒剑尊则是轻舒一口气:

“楚天行果然不会令我失望……只是,你有没有察觉,对方的杀意呢?

“若察觉,你又会怎样回击呢?”

楚天行当然察觉了宋忠的杀意。

他以降龙掌法唯一守势“见龙在田”,配合九阴真经“飞絮劲”,凭借二十七枚真气种子的强悍力量,以及升格至真气境功法的先天功精纯内力,无伤卸尽宋忠拳劲,并在宋忠旧劲尽去,新劲未发之际,左手平平一掌,拍中宋忠胸口。

宋忠虽手上不及发力,但还是鼓荡内力,爆发护体气劲,挡在楚天行掌前。

楚天行手掌拍在那无形薄膜般的护体气劲上,看上去并未能将之击穿。

宋忠也并没有受伤的感觉,只是感觉胸口中掌处微微一痛,像是被细针扎了一下,然后就没有任何异常了。

这点微痛,根本奈何不了宋忠,他当即猛一跺脚,气浪翻腾之际,再度爆发巨力,双拳裹着赤红焰流,疾风骤雨般连环轰向楚天行。

虽然有些奇怪罗超种下的暗劲为何没有发作,但宋忠此时已经觉得楚天行不足为虑,单凭自己的真本事,应该就可以打爆他。

“到底是年轻,功力不够深厚。方才那一掌,时机抓得巧妙,恰抓住了我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刹那时机。我那时爆出的护体气劲,也不过寸许厚,根本没多少防御力。

“可楚天行时机抓得如此巧妙的一掌,居然没能击破我的护体气墙,足见他真气种子数量虽与我不相伯仲,可到底限于年龄,功力积累不够,没能跟上境界!

“既如此,即使罗超布置的暗劲失效,我也可以凭自己,将他活活打废!”

宋忠意气风发,豪拳如雨,要一鼓作气将楚天行架势震散,再趁机轰爆他的丹田。

而楚天行面对宋忠这狂暴攻击,居然半步不退,以掌对拳,出“密云不雨”,双掌覆上一层淡金光芒,于声声龙吟之中,幻化出万千掌影,与宋忠豪雨快拳招招硬撼。

嘭嘭嘭嘭嘭……

绵密如雨、震耳欲聋的拳掌碰撞声,终于在场馆内响起。

那连环闷雷一般的闷响,令现场不少功力不够的观众耳膜震荡,胸闷欲呕,不得不用力捂紧耳朵,张开嘴巴抵御。

赛场边缘,甚至升起了一道特殊材料构造的透明幕墙,以抵御二人拳掌碰撞的余波,免得隔空劲力飞出场外,误伤观众。

就在那连绵碰撞声越来越疾,越来越响,令所有观众以为这一场碰撞至少要持续到几千招开外时,拳势正猛的宋忠,脸上突然泛起一抹潮红。

然后他鼻孔淌下两管鼻血,接着又哇地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拳势蓦地一收,踉跄后退两步,噗嗵跪倒下去,手按心口,难以置信地看了楚天行一眼,便往前一栽,扑倒在地。

场馆一片寂静。

楚天行神情茫然,一脸犹豫,抬脚欲行,又停了下来,似乎不知道该不该过去检查宋忠的情况。

而裁判则早已一个箭步,掠至宋忠身侧,伸指去探他颈部脉博。

又有数道身影飞掠上场,来到宋忠身边检查。

过了好一阵,一个老者摇了摇头:

“心血管破裂,没救了。”

“为何会如此?”

“以前练功就留下了隐患吧,之前比赛时出力太猛,超过了心脏负荷……”

“不会是楚天行下的手吗?他之前可是在宋忠心口拍了一掌。”

“不可能。他之前那一掌,连宋忠的护身气劲都没击破。而现在宋忠心脏内,也完全没有异种气劲残留。楚天行虽然是个超级天才,可毕竟还不是真气境大宗师。想要在我们这么多老家伙眼皮子底下,对与他同一境界的宋忠下黑手,他还办不到。”

“那么,结论就是宋忠自己不慎,触发旧伤,意外身亡?”

“先这么宣布吧。之后再进行更详细的尸检。”

几个人正议论时,一道清冷女声传入他们耳中:

“我是星殒剑尊,我亲眼所见,宋忠就是旧伤复发而亡,与楚天行无关。”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