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149,相逢一笑泯恩仇?【3/3】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149,相逢一笑泯恩仇?【3/3】

作者:李古丁字数:4418更新时间:2020-07-19 21:35

随着全国大赛进入第四轮淘汰赛,赛事热度又上了一个台阶。

距离观众进场还有一个小时,明都大体育馆外,已经是人山人海。

各种粉丝团、应援团,打着横幅,举着各自选手的大幅照片,在场外彼此对峙、互别苗头,大喊口号:

“楚天行第一,楚天行无敌!楚天行我们爱你!”

“薛子薇——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信仰!”

“霸拳唐战,一拳两断!号令群雄,谁敢不服!”

“张凯,雄起!张凯,雄起!”

“包子仁——成败在此一役,仁哥定要争气!”

……

“我爱肖虎,我爱肖虎!”

……

不仅各位选手的粉丝热烈如火,媒体记者们也早已各自就位,对着陆续抵达赛场的明星选手们围追堵截。

众所周知,这是一个有着超凡武道的世界。

所以能吃上记者这碗饭的,就没有庸手。

尤其是招人恨的八卦记者,以及各种深入险境,走访调查揭露社会阴暗面的记者,个个都是身怀绝技。

即使强如楚天行,被八卦记者们包围时也无法强行突围,更何况一般的选手?

这不,楚天行今晚的对手“张凯”,一位看着文质彬彬,戴着平光眼镜的青年选手,就因为进场时稍微慢了一点,瞬间就被记者包围,几乎令他寸步难行。

“张先生您好,您今晚的比赛将面对风头正劲的罡气种子楚天行,请问您现在心里有什么想法?是不是压力山大?”

“张先生张先生,请问您今晚有信心在楚天行选手手下走过十招么?”

“张先生,请问您听说过钢骨药酒么?如果今晚您不幸战败受伤,您会买一瓶钢骨药酒疗伤吗……”

都特么笃定我会败!

我也是凝炼了真气种子的准大宗师好吧?

虽然只凝炼了十枚真气种子,虽然我已经二十七岁了,可好歹也是有望真气境好吧?

这群狗仔,凭什么都不看好我啊?

张凯心里怒骂着,面上却一点都不敢发火,只能强行保持着文质彬彬微笑,礼貌地回答着记者们的问题。

没办法,楚天行如今正当红。

如果他对记者们提问不满,放话说自己有信心击败楚天行,可比赛又打败了,那他这张脸可就要被打肿了,以后怕是会被人当作笑话反复提起。

所以只能是现在谦虚一点,等到比赛赢了再来打脸。

就算输了,那至少也能得一个“谦虚低调”的好评。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今晚我是抱着请教的态度,面对这场与楚天行选手的比赛的。”

“我会尽展所学,全力以赴,希望能在他手下多撑几招吧。”

“呵呵,楚天行选手比赛时很有分寸,应该不会打伤我的……”

正按捺着火气,挂着强挤出来的微笑,拿捏着分寸艰难应对着记者们时,不知谁突然发一声喊:

“楚天行来了!”

轰!

像是有一颗炸弹在人群里引爆。

刚才还把张凯围得水泄不通的记者们,转眼之间,就散了个无影无踪,变得空无一人。

看看空荡荡的周围,再看看不远处,那被不知多少人团团簇拥着,正在记者群中从容前行,谈笑风生的楚天行,张凯心中,油然生出一股强烈的失落感。

直到现在,他才领会到,被记者包围的感觉,原来,也挺享受的……

正一脸羡慕嫉妒地望着楚天行那边时,一只大手,拍在了他肩膀上,一条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夕阳的余光:

“哥们儿,看开点。没什么好失落的,慢慢地,你就习惯了。”

张凯微微仰头,眯起双眼,看着那逆光的身影。

那是一条身高两米的彪形大汉,沧桑成熟的脸庞上,满是看破一切的睿智。

张凯叹了口气:“叔,看来你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呐!”

彪形大汉眼角微微一抽:

“叔你妹啊!老子特么才十七岁,还要管你叫叔叔。看你可怜,本着同病相怜的心态,过来安慰你几句,你特么就这么咒我?没点眼力劲,活该被人看扁!”

啐了一口,彪形大汉一甩袖子,愤然离去,留下张凯风中凌乱……

另一边,楚天行身边跟着舒灵歌、钟玉卓、秦玲,一边大步前行,一边随口回答着记者们的问题。

“怎么评价我今晚的对手张凯?嗯,他是一个努力的天才。”

“几招能打败他?这得看具体情况,我尊敬每一个堂堂正正的对手,个人还是希望能跟他多过几招的。暗示霸拳馆?不不不,我并没有暗示谁。”

“舒灵歌钟玉卓都是我高中母校的师姐,跟我走得近有什么问题么?秦玲是我同班同学,从参加武道大会开始,就互相扶植着走到今天,我们走一起有问题么?你们脑子里究竟装的是什么?是不是除了桃色新闻,就找不出正经问题了?”

“谁能帮帮忙,把这位记者拖出去?居然敢蹭我广告……”

“我不会开个人演唱会。当然也不会开钢琴演奏会。不过舒师姐需要我做嘉宾出席她的演唱会,那我当然不会拒绝。”

“花心?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没心的。”

“抱歉,长得帅就是可以为所欲为。这位女记者,你是不是想打我拳?下战书吧,我接着。”

楚天行面带微笑,龙行虎步,霸气侧漏,尽情挥洒着毒舌。

可别说,记者们还真就吃他这一套——当然,这也是因为他文武双全又正当红。

倘若他此次没能登顶夺冠,那他今天的毒舌,将来就会化作无数的诽谤毁誉,被百倍、千倍地奉还回来。

但如果他成功登顶,拿下冠军,那再怎么毒舌,也就只是天才少年、罡气种子的个性乃至个人魅力了。

就在楚天行一行在记者们“护送”下,抵达体育馆正门前时,侧面恰好也过来了一群记者。被记者簇拥的,乃是一位比楚天行还要高大魁梧,身高接近两米一的雄壮青年。

正是霸拳馆赵无极门下大弟子,罗超等人的大师兄,唐战。

双方在体育馆正门前撞上。

正回答着记者提问的唐战,瞬间安静下来,双眼微微眯起,看向楚天行。

楚天行也突然闭口不言,嘴角勾起,笑看向唐战。

气场突然变得很是微妙。

两边的记者都安静了下来,屏息凝视,瞪大双眼,期待着双方会有怎样的碰撞。

然后,就在所有记者期待的目光下,唐战大步走到楚天行面前,展颜一笑,伸出大手:

“你好,我是霸拳馆,唐战。”

楚天行也温文一笑,伸手与之相握:

“你好,我是楚天行。”

唐战略低头,凝视着楚天行的眼睛:

“宋忠的事,与你无关,你无需自责。”

楚天行轻叹一声:

“宋忠是一位很好的对手,他就那么去了,实在是可惜。”

唐战沉声道:

“宋忠虽然去了,但我霸拳馆还有我。

“我会打进冠军决赛,希望能在冠军擂台上等到你。

“到时候,我会堂堂正正,打败你。”

楚天行微微一笑:

“我们会在冠军擂台上碰面的。我也希望,能堂堂正正地打败你。”

“那就一起努力吧。”唐战用力握了握楚天行的手:“我在冠军擂台等你!”

说完松开手掌,大步走进体育馆大门。

楚天行看着他的背影,两眼微眯,不知作何想法。

“天行?”秦玲轻声说道,语气有点小担忧。

“没事,唐战……或许会是个好对手。”楚天行轻声说道。

又冲媒体记者们笑着摆了摆手,与舒灵歌、钟玉卓、秦玲步入场馆大门。

而他与唐战握手的一幕,以及二人的对话,在第二天,出现在京师各大报纸上。

几乎所有的报纸,都用了同样的标题——相逢一笑泯恩仇?

标题的标点符号,是个问号。

显然没有人认为,楚天行与霸拳馆,当真能相逢一笑泯恩仇。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晚上八点。

现在场上进行的,正是钟玉卓与那位凝炼了一到两枚真气种子的准大宗师的对决。

楚天行坐在休息室沙发上,看着屏幕上的比赛直播,神情从容,并不为钟玉卓担忧。

因为他知道,这一场,钟玉卓只要能躲开对方的大招,就至少能有七成胜算。

最后结果并没有出乎他的预料。

双方交手过千招之后,那位选手见始终拿不下功力不如他的钟玉卓,按捺不住开了大招,一掌斩出一道匹练般的雪亮刀气,以无坚不摧之势劈向钟玉卓。

刀气斩出之时,现场裁判都极度紧张起来,随时准备救下钟玉卓。

然而钟玉卓早防着对方这一手,又有与楚天行这个更强的准大宗师对战的经验,更有着一双透过现象看本质的灵目,早在对手凝聚气机之时,就已经通过气机变化,察觉出异常,作好了应对准备。

因此对方这一发大招,并没有如愿击败钟玉卓。

被她凭丰富的生死战经验,险之又险地避过刀气,并趁对方大招落空,气机跌落的刹那时机,展开凌厉反击,一鼓作气拿下了胜利。

钟玉卓成功打进了青年组十六强,但接下来的对手无论是谁,她几乎都没有胜算了。

这一场胜利,将是她在全国大赛上最后一场胜利。

以后,她也不会再参加武道大会。

因此她也就在场上稍微多呆了一会儿。

多享受了一阵粉丝和现场观众的欢呼声,方才昂首挺胸地大步退场。

休息室里的楚天行,也为她轻轻鼓了鼓掌,然后起身准备。

接下来,就是他与张凯的比赛了。

这一场压力不大,楚天行打算趁机打打广告。

于是当选手登场,比赛开始后。

楚天行气沉丹田,发出一声振聋发聩的爆喝:

“飞龙在天!”

轰!

脚下气流喷射,身形冲天而起,高亢龙吟声中,一条金龙虚影,浮现在楚天行身周,围绕着他盘旋飞舞。

他便在这金龙簇拥下,扶摇直上十数米的空中,再于空中一弯一折,头下脚上,身裹龙影俯冲而下,对地上那一脸凝重的张凯遥遥按出一掌。

掌未至,山一般沉重的压力已轰然压下,令张凯生出一种周围空间皆被封锁,浑身气机亦被锁定,无处可避,无处可躲,只能硬撼此招的感觉。

在此压力下,张凯亦紧咬牙关,右脚猛跺地面,将地面跺得轰然一震之际,借这反震之力,对空轰出一拳。

嘭!

拳出之时,青色气劲包裹他拳峰之上,震荡出肉眼可见的空气涟漪。

拳掌碰撞,声如闷雷,张凯身形微微一晃,眼中浮出一抹讶然。

感觉楚天行这一掌……

似乎有点雷声大,雨点小,虚有其表啊!

之前楚天行隔空一掌按下时,气机压力那么大,可拳掌碰撞之下,真实劲力感觉也就那么回事,拳头都没有被打痛。

莫非楚天行是个绣花枕头?

名声都是吹出来的?

可……霸拳馆的罗超是真被他一掌打飞了。

宋忠也真是因为拿不下楚天行,出力过猛,把自己心脏大血管给憋爆了。

那为什么,楚天行今天就这么地……

正错愕时,楚天行借他那一拳反震之力,再度腾空而起,头下脚上再次扑下,口中又是一声大喝:

“飞龙在天!”

待张凯接下这一掌,楚天行降落在地,掌出亢龙有悔,打出龙形气劲。跟着又是龙战于野、双龙取水、神龙摆尾等一系列降龙十八掌。

张凯只觉今天状态格外神勇,竟能与楚天行打得有来有回,一时不觉豪情大发,出手越发无拘无束,打得酣畅淋漓。

楚天行亦是大开大阖,举手投足便有龙影浮现,或随身盘旋,或飞出轰击,与张凯联手为观众们献上了一场视觉盛宴。

然后等到感觉差不多了,楚天行又爆喝一声“飞龙在天”,腾空而起,一掌按下。

张凯信心满满,豪情挥拳,迎击楚天行那从天而降的掌法。

嘭!

惊天动地的巨响声中,滚滚气浪四面八方横扫开去,撞在场边保护观众的透明幕墙上,将那特殊材料制成,能承受真气境强者一击的幕墙,都震得嗡嗡颤鸣声来。

原以为能轻松接下这一掌的张凯,则在气浪横扫之际,一屁股坐倒在地。

虽然并未受什么伤,可也是浑身酸软,内力凝滞,短时间内已无力起身。

裁判上前检查了一下张凯的状态,大声宣布:“楚天行胜!”

全场欢呼声中,张凯一脸懵逼:

“什么情况?刚才还打得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就败了?”

直到退场,张凯都处于懵圈状态。

“楚天行放水了。”

选手休息室里,霸拳馆唐战冷声道:

“以他实力,第一招就能令张凯落入下风,十招之内,就能轻取张凯,却跟张凯拆了上百招,让张凯尽展所学……这楚天行,实力比想象中更强。

“只是,他在全国大赛都不忘打广告卖小说,如此财迷心窍,他未来,成就有限!”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