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180,扶桑第一天才,霸拳馆第一天才【1/3】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180,扶桑第一天才,霸拳馆第一天才【1/3】

作者:李古丁字数:6022更新时间:2020-07-30 11:37

【本章六千字】

“华夏第一青年高手楚天行,少年天才,十八岁的准大宗师,被世人期许为‘罡气种子’……

“报纸上众口一词说他是什么‘天下第一青年高手’。

“大明的报纸这么说也就罢了,毕竟大明自古以来的国家气质,就是目中无人,高傲自大,可我扶桑的报纸,居然也用‘天下第一青年高手’来吹捧他!

“天下……大明就是整个天下了吗?

“我扶桑报纸引用这种哗众取宠的标题,不但没有在国内引起反对,反而还得到许多国民的赞许甚至追捧。

“一些初中、高中乃至大学里,居然还成立了‘楚天行后援团’,视他为第一偶像,疯狂收集他的一切资料。

“一些不知廉耻的女校,甚至还公然宣称,要挑选最优秀的女孩子,组团前往大明,向楚天行求种,改善血脉……

“那些无耻混蛋,难道真以为我扶桑,就没有与楚天行一样出众,甚至比他更出众的少年天才了吗?”

一架飞往大明京师的国际航班上,一个穿着高中制服的少年,握着拳头,涨红着脸孔,愤愤不平地说着:

“扶桑当代青少年的心气,已经沉沦自卑到这种程度了吗?”

邻座一个同样穿着高中制服的少年,郁郁寡欢地说道:

“大明有九大罡气境,罡气境数量全球第一。有千万以上的内力境,数量也是全球第一。真气境大宗师数量不明,但必然也是全球第一。

“不仅武道实力碾压全球,华夏近年的科技水平,也呈现出异乎寻常的增长趋势。很多人怀疑,华夏可能是找到了一个科技水平远远高出地球的新世界……

“以大明的实力,说大明就是‘天下’……固然有些狂妄,但谁又能反对?

“我扶桑历来要仰华夏鼻息,何止年轻人心气沉沦?老一辈还不是一样?

“甚至比年轻人更加卑躬屈膝。

“我亲眼见过,一个温泉山庄的老板,在招待一个来自华夏的旅游团时,把自己家还在念初中的女儿送出去侍寝。

“仅仅因为那旅游团里一位少年,是华夏某个小地方的武道天才。

“他希望能把女儿嫁给那个华夏少年,哪怕只是当个侍妾甚至外室。

“就算不能嫁给华夏天才少年,他也希望女儿能怀上对方的孩子,这样他就能够对外吹嘘,自己的孙子有华夏天才的血统……

“可笑,明明并没有明确数据可以证明,武道天才就一定能把天赋遗传给孩子。明明普通人也能生出武道天才。

“可我们扶桑的老一辈们,偏偏就迷信所谓的华夏天才血统……”

后排一个小个子少年嘀咕道:

“我们扶桑的传统,本来就格外重视血统,这倒也无可厚非。我要是有女儿,也想送她去找楚天行求种,就怕楚天行看不上……

“只是,我扶桑本来有崛起的机会,可惜,倒幕运动被大明打断了。借口居然还是倒幕派喊出的‘大政奉还’口号,是要搞封建集权,是在开历史倒车……这简直就是搞笑。”

这时,之前第一个说话的少年,看向前排,眼神热切:

“兵藤君,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作为我扶桑的第一天才,说些什么,给我们打打气吧!”

“是啊兵藤君,你说几句吧。”

“兵藤君……”

众人热切而期盼的恳求声中。

前排,一个穿着传统扶桑武士服,留着一头披肩长发,五官立体,皮肤略显苍白,正自环抱双手,闭目养神的美少年,缓缓睁开双眼,淡淡道:

“这次前往明都交流,我会向楚天行发起挑战,证明谁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

此言一出,群情振奋:

“太好了!”

“太棒了兵藤君,不愧是扶桑第一天才,年仅十八岁的罡气种子!”

“兵藤君出手挑战,要是能击败楚天行,天下第一青年高手的王冠,就要归属我扶桑了!”

“可万一败了……”

“闭嘴!兵藤君可是有过险胜真气境大宗师的战绩!虽然那位大宗师,只是凝炼了三十六枚真气种子就草草突破的垫底大宗师,但对于一般的准大宗师,也是有着绝对碾压级的实力。兵藤君能战胜他,证明他的实力,已经可以相当于最低水准的大宗师了!怎么可能会败给楚天行?”

“不错,兵藤君的天赋,恐怕只在华夏第一天才星殒剑尊之下。年仅十八岁,就已经凝炼出四十四枚真气种子。他如果想,随时可以突破境界,成为大宗师。只是他不想这么草率,做一个下游垫底的大宗师而已。”

“四十四枚?呵,你太小看兵藤君了。他可是以每六天凝炼一枚真气种子的速度,在不断提升当中。每过六天,他的实力就会提升几分。并且至今还没有看到上限……”

“是啊,兵藤君未来说不定能像星殒剑尊一样,凝炼三百六十五枚真气种子!”

众人争相吹捧当中,突然有一个刺耳的声音插了进来:

“呵,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看到你们,我才算是真正理解了夜郎自大这个成语。”

听到这刺耳的声音,众人齐齐噤声,满脸愤怒地看向说话之人。

那也是一个身着高中制服,身姿笔挺高大的英俊少年。

正双手环抱胸口,满脸傲色地看着众人。

身边站着一个穿着水手服,百褶裙,白色泡泡袜,双腿修长健美,有着一头银色长发的美少女。

那美少女与英俊少年眉眼之间,有几分相似。但神情不见傲色,反显得有些郁郁寡欢。

看向那名为兵藤君的美少年时,她的眼神十分复杂,痛苦、歉意、无奈……一言难尽。

在那英俊少年嘲讽之下。

众人沉默一阵后,一个少年霍地起身,怒视英俊少年,喝道:

“坂上明,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英俊少年“坂上明”呵呵一笑,冷冷道:

“我笑你们愚昧无知,不知天高地厚。

“笑你们夜郎自大,居然敢对大明的第一天才不服气。

“兵藤新兵卫算什么东西?

“就凭他,也想挑战楚天行?这是自取其辱你们知道么?”

“你!”有人咬牙切齿地瞪着坂上明:

“就是因为有你这种人,我大扶桑才会一代不如一代。

“堂堂一亿多人口的人口大国,至今还要仰明国鼻息。国民醉生梦死,少年沉迷享乐,不求进取!

“再这样下去,我大扶桑将永远无法自强自主,永远……”

坂上明冷冷道:

“几千年来,不是一直都这样过来的吗?

“华夏领袖东亚,不是千古以来的既定秩序么?

“想要挑战这个秩序的人,远有丰臣秀吉,近有倒幕叛逆,不都是统统失败了吗?

“哼,在东亚,大明就是天,小小扶桑,也敢逆天?”

一个身材魁梧、肌肉发达的少年两眼喷火,怒喝道:

“坂上明!你居然说出种话来……你还是不是扶桑人?”

怒喝之时,他紧握拳头,就要冲出座位,被身边几人死死拉住,方才拦了下来。

“怎么,想打我?就凭你,我让你一只手都可以啊!”

坂上明冷笑着:

“还有,你这种笨蛋,练武把肌肉都练进了脑子里,已经变得愚笨如猪——教你一个乖,我坂上氏的先祖,是献帝玄孙,‘阿知使主’刘阿知,我家的族谱,能一直追溯到大汉高祖。

“我血管里流淌着的,是大汉高祖的血脉,两千年纯血之华族。我这趟回华夏,还要带雪乃去祭奠大汉高祖、光武大帝、献帝。

“你们这些蛮夷,就不要把我,跟你们相提并论了。”

呸!

有人啐了一口,愤然道:

“现在是大明,不是大汉!”

坂上明冷冽一笑:

“但作主的,都是‘汉人’。”

说完这句话,他又冷眼斜睨着一眼那一直未曾开口,只与他身边那郁郁寡欢的银发美少女,他的妹妹“坂上雪乃”默默对视的美少年兵藤新兵卫,淡淡道:

“新兵卫,再次警告你,以后不要再跟我妹妹来往了。她是你高攀不起的。

“雪乃,我们走,跟这些白痴在一起,迟早要被他们传染。”

说完,拉起妹妹的手,带她往头等舱走去。

坂上雪乃回头看了兵藤新兵卫一眼,咬了咬嘴唇,眼中闪过一抹痛苦无奈之色,跟着哥哥离开了。

“兵藤君,你就看着坂上明这小子如此嚣张么?虽然他是雪乃的哥哥,可是他实在太过份了!”

“是啊兵藤君,你跟雪乃明明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坂上明偏要横加阻挠。凭你的本事,凭什么要对坂上明如此退让?”

“就是。坂上明那个狂妄的家伙,又凭什么看不起兵藤君?兵藤君你可是扶桑第一天才,战胜过真气境大宗师的罡气种子啊!就算出身不如坂上家,可以你的本事和前程,跟雪乃在一起,怎么能算是高攀?照我看,反而是低就!”

“就是,什么两千年纯血之华族?刘阿知流亡扶桑,都已经有一千七百多年了,哪来那么多纯血汉人给他的子孙后代通婚?坂上家的汉皇血脉,早就不纯了!”

“何止不纯?都稀薄到跟汉皇家族扯不上什么关系了!偏偏坂上明还成天自夸是汉皇后裔……抱着一条祖传染色体吹嘘到今天,还恬不知耻跪舔大明……”

“听说他阻挠雪乃酱和兵藤君交往,是想把雪乃嫁给华夏的大人物,然后在继承家族后,借大人物的势,把家族搬回华夏,认祖归宗……”

“笨蛋,别说这个,你想在兵藤君伤口上撒盐吗?”

众人愤愤不平的议论声中。

兵藤新兵卫缓缓合上双眼,面无表情地淡淡说道:

“大家不要再说了。我现在没有任何其它想法,只想战胜楚天行。在此之前,我不想将精力,浪费到其它任何地方。”

话虽如此平淡,可当他说话之时,紧紧攥住的右拳,指甲已几乎刺破掌心。

……

“大师兄,这次全国大赛,你可真是狼狈得很。居然在赛场之上,当着全国观众甚至海外观众的面,被一个比你小八岁的少年人打跪了。”

霸拳馆,露天练武场。

赵无极门下大师兄唐战,正在场中缓缓打着拳,出拳动作,已然不见从前那种直来直往,所向无前的刚烈果决。

他的拳势、身法像是身陷泥潭,又似有无形束缚,缠绕他全身,令他如担万钧之重,一举一动,都压抑迟缓。

一个看着不过十八九岁的英挺少年,双手插在裤兜里,站在场边看着唐战打拳,眼神之中,满是不加掩饰的轻蔑:

“瞧瞧你,自从败在楚天行手下后,连信心都丧失了,再也没有了从前那种一往无前、有我无敌的气魄,对自己的拳都充满了怀疑。

“我看,这大师兄的位置,你还是让出来,让我来坐吧。”

旁边的四弟子王寇皱眉道:

“六师弟,你……”

“闭嘴!”英挺少年冷眼斜视王寇一眼,毫不客气地冷哼道:

“失败者没有资格跟我说话!

“你们这些大的,也就是仗着入门比我早,才配我叫一声师兄。不然就凭你们的天份、实力,有什么资格叫我师弟?

“我一直觉得,霸拳馆这排序有些问题——霸拳之道,就是唯我独霸,有我无人。

“搞兄友弟恭那一套,简直就是可笑!

“谁大谁小,就应该凭拳头说了算!

“你们这些失败者,一个个都是干吃饭的废物,连区区一个楚天行都拿不下来,以后都特么别在我面前充大头!”

王寇眼角抽搐,咬关紧咬,双拳紧握,胸膛剧烈起伏着怒视英挺少年。

但那英挺少年毫不在意,只以眼角余光斜睨他,冷笑道:

“老四,你不服气呀?

“来,全力打我一拳,我不招架,任你打,看你能不能破我的防。”

王寇拳头握得咔咔作响,身上气息也隐隐串动。

但最终还是没有挥拳,冷哼一声,道:

“老六你不要这么自大,你是很天才,但天才不止你一人。薛子薇、楚天行,便都是不逊于你的天才!”

英挺少年冷笑:

“哈,薛子薇楚天行算什么东西?

“我这次要不是被困在妖虫界三个月,师公为了考验我,也没有出手救我,以至于我没能及时赶回来参加武道大会,天下第一哪轮得到楚天行?

“霸拳馆的脸,更不会被你们丢个干净!”

王寇冷笑道:

“你倒是大言不惭。可站着说风凉话谁都会。有本事,你去挑战楚天行啊!你若能胜他,我管你叫大师兄都可以!”

“呵呵,妖虫界三个月历练,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英挺少年缓缓抬手,五指缓缓握拢成拳,气势一下由嚣张飞扬、略显轻浮,变得渊亭岳峙、杀气腾腾:

“武道本为争杀之道。真正的武道强者,是杀出来的,不是练出来的!”

随着他这番话出口。

随着他五指握拢成拳。

身边的王寇,只觉似有一只无形的大手,缓缓地攥紧了他的心脏。

令他心脏剧痛,几欲停止跳动,呼吸亦随之窒息。

王寇手按心口,满脸痛苦之色,额头冒出滚滚冷汗,身形颤抖着,噗嗵一声,单膝跪地。

就连正在场上打拳,距离英挺少年尚有一段距离,任英挺少年如何嘲讽,都没有任何反应,只自顾自迟缓压抑打着拳的唐战,都似受到了影响。

拳势虽未停下,可额头亦冒出滚滚冷汗,眼角不住抽搐。

身上大块肌肉亦跳动不已,更仿佛有实质的重压压到他身上,令他一举手一投足,都似要使出全力,浑身关节,都发出磨盘转动一般的轰隆声。

“连我的拳意都承受不了,你们果然都是废物。”

英挺少年缓缓说着,刚刚握拢成拳的五指猛地松开。

王寇如蒙大赦,跌坐在地,捂着胸口呼嗤喘息。

唐战身上亦是汗出如浆,瞬间浸透了全身衣服。

“我会向楚天行下战书,正式挑战他。

“听说他要当演员,拍电视剧?听说新闻发布会最近就要召开?

“这倒是省了我许多功夫,用不着特意去请记者了。直接在发布会上,当着众多媒体的面向他下战书。他要是不敢接战,天下第一就与他无关了!”

英挺少年淡淡说着,双手插进裤兜里,转身离去:

“霸拳馆的名声,还得我来维护。你们这些废物,等着管我叫大师兄吧!”

看着英挺少年的背影。

王寇心有余悸:

“小六这混蛋怎么这么强了?他虽然天才,可三个月前,他明明只凝炼了十几枚真气种子,实力跟我差不多,更是远远不如大师兄你。怎么这才短短三个月……”

唐战面无表情,继续打着那套如陷泥潭,如受重缚的迟缓压抑的拳法,缓缓说道:

“高中毕业之前,楚天行还只是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只过了不到三个月,在全国大赛决赛时,他已经是能打败我的天下第一青年高手。

“但凡能被期许为‘罡气种子’的超级天才们,本就是能创造奇迹,屡屡打破世人认知的怪物。

“而小六,本来就是师父门下,最具天赋的弟子,十八岁就凝炼出真气种子,亦是与薛子薇、楚天行一档的‘罡气种子’。

“他此次前去妖虫界,受师公亲自指导修行,更被困妖虫巢穴,于生死之间血战磨砺三个月……

“虽然因此全程错过了武道大会,但以小六的天赋,就算正常修行,三个月也足够他凝炼出十枚以上的真气种子。

“更何况在生死之间的血战磨砺?

“再加上师公可能奖励给他的天材地宝、灵丹妙药,以及他自己在妖虫界的斩获……

“他如今真气种子的数量,怕是已经突破了四十枚……

“他的实力,我已经看不透了。”

王寇站起身来,愤然道:

“可就算他再强,也是咱们的师弟,怎能如此狂妄?”

“小六不是一直都这么狂妄么?再说,他说得其实并没有错。”唐战悠然道:“霸拳拳意,本就是唯我独霸,有我无人。独霸的霸者,岂能恭恭敬敬,管别人叫哥?飞扬跋扈,目中无人,本是正理。”

王寇愕然:

“小六连你都不放在眼里,大师兄你还替他说话?”

唐战低笑一声:

“我不是替他说话,我只是赞同他说的霸拳拳意。”

王寇道:

“楚天行虽然在决赛之时,战胜了大师兄你,可他对你并没有压倒性的优势。而小六的武功,已经可以用拳意干涉我们的感知甚至身体。

“以小六的武功,恐怕还真能打赢楚天行。

“那如果他打赢了楚天行,我们难道还真要管他叫大师兄不成?”

唐战木然道:

“那又有何不可?唯我独霸,胜者为王。他若胜出,他就是我霸拳一脉,最强的三代弟子,叫他一声大师兄,有什么不行的?”

顿了顿,他又低声道:

“楚天行与我决战之时,凝炼的真气种子数量,当比我多出一两枚,即二十九到三十枚。现今距离决赛结束,只过了一个多星期……照常理,楚天行再是天才,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最多也只够他再凝炼出一到两枚真气种子……”

王寇道:

“就是啊!楚天行现在最多只有三十一二枚真气种子,真气种子数量不如小六,功力更不可能比得到师公奖励的小六更加精纯深厚……

“就算小六要过几天,才会在新闻发布会上当众挑战楚天行,可这么几天时间,楚天行也最多只能凝炼出一枚真气种子,若接下小六挑战,楚天行岂不是必败?”

得,他居然替楚天行担心起来了。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