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211,绝刀!【2/3】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211,绝刀!【2/3】

作者:李古丁字数:3241更新时间:2020-08-09 19:26

呜——

一阵寒风呼啸而来,片片雪花,在风中乱舞。

墨镜男忽然展开双臂,上身往前一倾,扑出崖悬之外,宛若掠食的鹰隼一般,头下脚上,向着崖脚的楚天行俯冲而下。

呜咽的风声,掩住了他疾速飞坠时的破空声,昏沉的夜幕,亦遮住了他黑色的身影。

转眼之间,他已高速俯冲下降近百米,距离楚天行已然不远。

“楚天行,你的人头,我收下了!”

墨镜男心中自语,袖管之中,滑出一口三尺长的雁翎刀,就要借俯冲之势,一刀抹下楚天行的人头。

然而。

就在他握住刀把,行将挥刀之际。

崖脚那穿着古装戏服,坐在一只小马扎上,膝头搁着笔记本电脑,正飞速敲击键盘,两眼紧盯着屏幕的楚天行,忽然抬头,冲着他微微一笑。

“!”

墨镜男镜片后的瞳孔微微一缩,但面上还是漠无表情,沉默无声地挥出了雁翎刀。

嗤!

刀刃破空,发出一记撕裂般的破空声,斩出一片雪亮的刀罡,在垂直俯冲一百多米的强大势能加持下,以不可思议的高速,挟无坚不摧的锋锐,斩向楚天行头颅。

雪亮刀罡所过之处,飞舞的雪花纷纷裂成均匀的两片,呼啸的寒风亦被一分为二,蓦然停息。

这一刀,就算是垫底乃至下游大宗师的护身真气,亦要被轻易斩开。

就算是精钢铸就的人靶,亦要被劈成两半。

楚天行,就算你发现我也已无用。

我这一刀,已锁定你的气机,你手无寸铁,必死无疑。

然而,就在墨镜男一刀挥出,心中对楚天行发出他的死亡宣告时。

他眼中忽然映入一道即使是墨镜,亦无遮掩的雪亮寒芒。

楚天行膝头的笔记本电脑,不知何时消失不见,换成了一口刀身雪亮,散发着凛凛寒意,刀把系着红巾,刀头镶着铁环的大环刀。

楚天行手握刀把,微笑着反转刀刃,锋刃朝天反手一撩。

逆斩,惊寒一瞥!

铮!

清越的刀鸣响彻四方,白茫茫的刀气宛若雪浪喷泉冲天直上。

那刀气太大。

以至于足有一半的刀气,斩在了崖壁之上,由下至上将崖壁斩开一道笔直的裂口。

泥石碎屑伴着冰雪粉末四面迸飞,巨大的裂口自崖脚向上飞快蔓延,坚韧的山崖石壁,亦没能令这反冲而上的雪白刀气放缓分毫,瞬息之间,便斩到了俯冲而下的墨镜男眼前,与他挥出的雪亮刀罡,毫无花俏地狠狠碰撞。

铛——

悠扬清越又震耳欲聋的金铁交击声骤然响起,声传数里。

现场正自忙碌准备着的剧组人员,终于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齐齐停下各自手上的工作,循声看来,顿时看到一道手持雁翎刀的黑色人影,被一道雪白刀气冲得逆飞而起,狠狠撞击在崖壁之上。

嘭!

沉重的撞击声中,黑色人影后背抵在崖壁上,直将那坚固的石壁,撞出一大片蛛网状的辐射裂纹。

眼力够好的剧组人员,甚至能看到黑色人影手臂、头面、墨镜、上衣上,都覆着了一层厚厚的白霜。

更有一股奇寒的气流,隐隐包裹着他,在他身周盘旋不去,疯狂渗透、侵蚀,要渗入他皮肤肌肉,封冻他经脉穴窍。

哈!

墨镜男低喝一声,身上气浪一爆,浑身的白霜瞬间震飞脱落,身周盘旋缭绕的寒气亦被震开,与那散落的白霜一合,化作一片鹅毛大雪,扬扬洒落。

大雪飘纷之际,墨镜男再次俯冲而下,足底涌泉穴爆发狂猛气浪,推动他的身体宛若俯冲的战斗机一般,闪电般飞掠向楚天行。

同时手中雁翎刀疾斩而出,挥斩出数百上千道雪亮刀罡,汇成一张仿佛锋刃织就的巨大罗网,铺天盖地般当头罩向楚天行。

这一招的威力,直看得一干剧组人员头皮发麻,只觉换作自已面对这招,怕是瞬息之间,就要被那密如罗网的漫天刀罡绞成碎片。

饰演欧阳锋的老戏骨,是一位资深准大宗师。

年轻时也曾凝炼出数十枚真气种子,可惜在冲击真气境时,未能成功踏破关隘,功亏一篑,失去了晋级大宗师的机会,终生只能做个准大宗师。

但这位老戏骨即使未能晋位大宗师,数十年积累的功力亦是极其深厚精纯,打磨了几十年的真气种子,品阶亦是极高。

真气种子加持之下,他数十年精纯雄厚的内力威能,亦并不比一些垫底乃至下游的大宗师逊色,足以与那样的大宗师正面争锋。

比大宗师有所欠缺的,仅仅是远程乏力,以及续航能力、精神修为全面落后而已。

可百招之内,即使与下游的大宗师正面争锋,他亦能不落下风。

然而此刻。

这位“欧阳锋”看到墨镜男斩出的漫天刀罡,竟有种遍体生寒、头皮发麻的震怖之感,竟感觉若是自己面对那一招,即使使尽浑身解数,最好的下场,也就是勉强保一个全尸而已。

“那是什么刀法?怎如此恐怖?那个墨镜男,明明还不是大宗师啊!”

没错,那个墨镜男,还只是一位准大宗师。

可他这一招挥出,其威能,俨然不比一些中等偏下的大宗师逊色了。

秦玲、舒灵歌、钟玉卓亦被这边的打斗惊动,赶过来时,就看到那墨镜男挥出了那漫天刀罡。

她们的修为,还不足以估算墨镜男这一刀的具体威力,只是本能感到,若自己面对这一招,必将被千刀万剐,死得惨不忍睹。

不过。

即使这一招让她们心惊胆战,惊骇不已,可出奇的,她们心里,对被这一招笼罩的楚天行,竟并没有多少担忧。

在她们心目中,一路走来,无论是比赛还是杀怪乃至杀人,从来都是所向无敌、大杀四方的楚天行,今天,也绝不会败。

“天行最近的武功进境,快得不可思议呢。”

最后赶来的薛子薇,心中暗道:

“这一招我是接不下啦,可对天行来说……也就那样吧!”

事实证明,薛子薇的判断,秦玲、舒灵歌、钟玉卓对楚天行的信心,都是正确的。

面对那令所有剧组人员惊惧不已,那令资深准大宗师头皮发麻、脊背发凉的漫天刀罡。

楚天行只是轻轻一笑,手腕疾转间,雪饮刀挥斩出密密麻麻的雪白刀芒。

刀芒交织之下,一副晶莹剔透的冰罩,宛若一只倒扣的海碗,自楚天行头顶反扣下来,将他全身笼罩在内,将他遮掩得密不透风。

傲寒六诀,冰封三尺。

既能困敌,亦能防御。

铛铛铛铛铛……

密密麻麻的斩击声响起。

那漫天削铁如泥的刀罡斩落下来,斩在那晶莹剔透的冰罩之上,将冰罩斩出道道裂痕,飞溅出片片晶莹冰屑,可竟未能将之彻底斩裂。

不仅如此,更有道道奇寒气流,沿着刀罡反向侵袭过去,转眼之间,墨镜男身上便又覆上了厚厚白霜,身周又被奇寒气流盘旋缭绕,疯狂渗透侵蚀。

喝!

墨镜男低吼一声,震落满身白霜,震破身周寒气,又化作一阵鹅毛大雪,翩然洒落。

可就在他运劲震脱白霜、寒气之时,那笼罩着楚天行的冰罩轰然破碎。

一道刀光裂冰而出,宛若一枝冰雪凝成的桃枝,颤颤巍巍,似极柔弱,向着墨镜男轻飘飘斩来。

直到刀光近身,那仿佛柔弱至极的刀光,才突兀地一变,划出一道玄妙飘渺的细弧,刀势亦转为刚猛无匹,挟必杀决意,笼罩墨镜男上半身。

傲寒六诀,桃枝夭夭。

“好!”

一直默不作声的墨镜男,这时忍不住叫了一声好。

他此时借着斩击冰罩时的反震力,仍然悬停空中,即使能从风中借力,即使能爆发气浪,与空气对冲制造反震之力移动身形,也必然不可能像脚踏实地时一样灵活。

因此楚天行这一刀,他避不开。

不过他也无需闪避。

手中雁翎刀随手一斩,似是纯粹的巧合,又似循着某种玄之又玄的气机,刀刃竟恰好截住楚天行那玄妙飘渺的刀势,碰撞之下,火星飞溅,脆响悠扬。

楚天行后着发动,刀势连绵,疾风骤雨般斩向墨镜男。

墨镜男纯靠刀锋碰撞时的反震力悬停半空,手中雁翎刀亦时轻时重,时刚时柔地连连挥斩。刀锋震颤之间,发出嗡嗡颤鸣,飞射出道道无坚不摧的匹练寒芒,与雪饮狂刀连绵碰撞。

铛铛铛铛铛……

密密麻麻的金铁交击声不绝于耳,四面飞溅的灿烂火星,伴着寒流催生的鹅毛大雪,纷纷扬扬,仿佛节日里的火树银花。

突然,楚天行刀势又是一变,一记刚猛无匹的刀芒裂空而出,惊艳四方。

傲寒六诀,踏雪寻梅。

饶是以墨镜男的修为,当那惊艳的刀光裂空而出时,精神亦不禁微微一恍,似看到了冰天雪地中一枝怒放的寒梅,用它那浓烈又孤傲的红,渲染那一片苍白的天地。

当墨镜男清醒过来时,刀光已然临头,眉心已遥感刀意,平空裂开一道凄厉的血痕,像是一片艳红的梅瓣。

再过一个刹那,刀光便将斩破他的额头。

千钧一发之际,墨镜男厉啸一声,浑身散发出一股刚烈绝决、灭杀一切的无匹刀意。

随后便见白光一闪,雁翎刀挥出一道仿佛能将夜穹一分为二的猛烈寒芒,竟是后发先至,撕裂楚天行那一记行将临头的刀光,反卷向楚天行额头。

看到这一刀,那位饰演欧阳锋的资深准大宗师,骇然惊呼: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