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294,统统都是垃圾!【1/3】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294,统统都是垃圾!【1/3】

作者:李古丁字数:3536更新时间:2020-09-06 13:54

酒菜很快上齐,每个人面前的小方桌上,都摆上了八菜一汤。

菜色虽然不多,但都是精心烹制的珍馐佳肴,色香味俱全,其中甚至还有来自异世界的稀有食材,闻起来异香扑鼻,令人食指大动。

皇帝举起酒杯,说了几句新春祝词,众人受了皇帝这一杯敬酒,酒宴便正式开始。

一时间,厅中觥筹交错,甚是热闹。

这时,忽有人朗声说道:

“陛下,今天咱们这场新春宴,似乎来了两位生面孔?陛下不给大家介绍一下吗?”

此言一出,厅中顿时一静,所有人都齐刷刷看向楚天行、秦玲。

皇帝微微一怔,心里有点莫明其妙:

“这是闹哪一出?楚天行你们都不认识,还敢说是京师的场面人?”

连他这个不怎么关注现实的深度游戏宅,都认识楚天行,不仅看过他在武道大会决赛时的直播,还看过几集射雕电视剧呢。

心里虽然奇怪,皇帝面上还是笑呵呵地说道:

“正要给众卿介绍。今天朕请的这两位客人,一位是在去年武道大会全国大赛上,夺取青年组冠军的楚天行,有天下第一青年高手之称。另一位,正是全国大赛少年组冠军秦玲。”

“天下第一青年高手?”

方才问话那人呵呵一笑,语气颇有些不屑:

“他什么修为,敢称天下第一青年高手?

“当然,我并不是质疑陛下,我只是觉得,不过是拿下了一个武道大会全国大赛青年组的冠军而已,怎么就能称天下第一青年高手了?”

又一个勋贵子弟附和道:

“就是。这武道大会全国大赛的青年组比赛,说是十八岁以上,三十岁以下的武者都可以参赛,可锦衣卫、东西厂、内厂的公职人员,以及军方适龄高手,都不会参赛。三十岁以前就晋至大宗师的武者,一样不会参赛。

“而众所周知,锦衣卫、东西厂、内厂、军方的中坚骨干,恰恰就是十八到三十岁的青年人。这其中藏龙卧虎,不知有多少天才武者。

“那么多适龄的天才武者都不参赛,楚天行不过打败了民间的那些闲散武者,就有资格称天下第一青年高手了?

“那我是不是随便挑几家京师武馆道场,就可以自称打遍京师无敌手了?”

不少勋贵子弟出声赞同:

“就是,武道大会热度再高,也不过就是面向平民的民间赛事而已。之所以显得影响巨大、热度极高,只因我大明人口众多,平民追捧。武道大会的全国冠军,本质上其实也就只是个平民冠军罢了。”

“没错。高手众多的锦衣卫、东西内厂、军方都被排除在外,武道大会冠军含金量严重不足。”

“我等京师勋贵,也是高手如云,卧虎藏龙。只是我等不愿与平民百姓,争那些虚名而已。要是我等勋贵子弟也参赛,这武道大会全国大赛前三甲,怕是年年都要被我等勋贵子弟包揽吧?”

“楚天行武功还是有的。不过自称天下第一青年高手,未免太狂妄自大了。”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皇帝越听越不是滋味,脸色不禁沉了下来——楚天行是朕请的客人,你们这么质疑他,是不是不给朕面子?

好吧,我这个皇帝,是没有什么面子。

毕竟现在这个世界,有说话比首辅更好使的人间之神罡气境,有一人成军傲公卿蔑王侯的顶尖大宗师,而皇帝除了四时祭祀的祭天之权,那就是“圣天子垂拱而治”,啥实权都没有。

但我家可不是没有大佬的!

哼!

皇帝冷哼一声,将厅中嘈杂压下——当然不是凭皇帝威严,而是以相对不错的功力。

皇帝的功力,在楚天行看来相当一般,但其实也有了内力境巅峰的修为。

这一声冷哼,虽不至于让厅中众人,有闷雷在耳边炸响的震撼感,但也足以将自己的声音,清晰地传到每一个人耳中,表达出他的不快了。

当厅中安静下来后。

皇帝环视四周,沉声道:

“楚天行荣获冠军之后,受到了剑尊大人亲自接见。他是剑尊大人亲自认证的天下第一青年高手,你们有什么意见?”

听他把星殒剑尊搬了出来,众勋贵子弟一时沉默下来。

但很快,就有一人站起身来,昂然道:

“陛下,楚天行受到了剑尊大人亲自接见不假,但剑尊大人的用意,究竟是认证还是勉励,都还要两说。

“再者,俗话有云,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哪一个武者,没有舍我其谁、我为第一的心气?没有跟楚天行打过,他这个天下第一,我王武扬不认!”

“好!”有勋贵子弟大声叫好:“王兄好气魄!”

“王兄说得没错,武无第二,楚天行还没有打赢过我,我就不认他是天下第一!”

“呵呵,天下第一青年高手,本来就水份大得很。咱们这儿还有二十九岁的大宗师呢……”

皇帝沉着脸,喝道:

“你们什么意思?难道还想挑战楚天行不成?”

“正有此意。”那王武扬冲皇帝一拱手:

“陛下,崇祯大帝以武力中兴大明,再造帝国,我等先辈,亦追随大帝南征北战,靠武力立军功,搏世勋。

“我等身为军功勋贵子弟,自当继承先辈勇烈,哪有让一个平民百姓,专美于前的道理?

“我王武扬,愿在此挑战楚天行,验证一下他所谓天下第一的成色,还望陛下成全!”

不等皇帝开口,这王武扬又转身面向楚天行,喝道:

“楚天行,敢接受我的挑战么?”

众勋贵子弟纷纷起哄:

“陛下,准了吧!”

“大过年的,比武助兴也挺有意思的,陛下,准了吧!”

“陛下,真金不怕火来炼,楚天行究竟什么成色,今儿就让他当众接受一下检验!”

“楚天行,你不是天下第一么?你敢接受挑战么?”

楚天行的女粉们也看热闹不嫌事大,跟着起哄:

“你们这些家伙太不自量力了!楚天行用颜就可以碾死你们!”

“居然敢挑战楚天行?哈,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就是,我们家天行,岂是你们这些混吃等死的废物有资格挑战的?”

“呵呵,以为功力深就能打了呀?你们有实战经验吗?我们楚天行可是打死过好些高手的。”

“楚天行,狠狠教训王武扬!打到半身不遂都可以呀,不用给我面子!”

“我去,王武扬不是你男朋友吗?”

“今天突然发现他是个无可救药的白痴,我已经决定踹掉他了……”

皇帝环视下方,见不仅勋贵子弟纷纷起哄,连一些皇族子弟都跟着起哄,心中愈发不满。

不过想想皇权时代,一群大臣在朝堂上,当着皇帝的面打群架,把人围殴致死的事例都有,而此时还只是在吵闹起哄,还没有动手,皇帝心里就稍微平和了一点。

还好,他们还算尊重我,并没有自说自话马上动手,还在征求我的同意,我这个皇帝,总算还是有点面子的。

心中如此想着,皇帝再一看楚天行,却见他手拈酒杯,嘴角含笑,一副云淡风轻、不以为然的模样,心中不禁又是一阵气闷:哥们儿帮你扎场子呢,你丫怎么就跟没事儿似的?

不过看在星殒剑尊的份上,皇帝还是耐着性子,询问楚天行:“楚天行,你看……”

“陛下。”楚天行放下酒杯,微微一笑:

“既然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垃圾,想要自取其辱,您就成全了他们吧。”

“什么?”王武扬怒瞪双眼:“你说我是垃圾?”

楚天行环视四方,笑得跟断水流大师兄一样温文尔雅:

“不好意思,我真不是针对王兄你。我是说,所有质疑我成色的白痴,统统都是垃圾。”

“……”

一阵寂静后,怒吼声、叫骂声、拍桌声哄然响起。

当然也不乏楚天行女粉的尖叫:“哇,太帅了!”

“不愧是楚天行,好霸气啊!”

“湿了湿了……”

一片喧闹之中。

皇帝憋着笑,把手一摆:

“你们要打,那就打吧!”

王武扬早就按捺不住,当即一个箭步,掠至大厅中央的空场,怒目瞪视楚天行:

“楚天行,你过来!”

楚天行手拈酒杯,微微一笑:

“你还不配我动手。”

王武扬一怔,旋即冷笑:“你怕了?”

楚天行悠然道:

“不,我的意思是,你只管对我出手,我但凡用手脚出个一招半式,就算我输。”

“狂妄!”王武扬气得脸红脖子粗:

“我好歹也是凝炼了四十多枚真气种子的准大宗师,你就算已经凝炼了六七十枚真气种子,想要赢我,起码也要到千招开外!想不动手脚就击败我?你……”

“你只会嘴炮么?”楚天行抬起,冷冷瞥了他一眼:“要就动手,要就滚蛋,没心情听你这垃圾废话。”

“这是你自找的!”

王武扬怒吼一声,浑身爆出一层土黄色的气焰,凝成一副半虚半实、厚重威严的甲胄,令他身形变得更加魁梧高大,宛若一尊披甲巨人,散发出无坚不摧、千军辟易的狂暴气场。

看到他这威武的卖相,感受着他这强大的气场,众勋贵子弟不禁齐声喝彩,高呼叫好。

皇帝和一些对楚天行信心十足的女粉,则情不自禁地替楚天行捏了一把冷汗。

王武扬人虽讨厌,功夫却不是假的,着实是有真材实料的。

唯有楚天行邻座的秦玲,面不改色,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王武扬一眼,撇了撇嘴角:就这点功夫,也想胜过天行?还真是异想天开呢。

而王武扬爆出气劲,凝出这身威武甲胄后,又大吼一声,撞破空气,挟雷霆般的破空之声,飞掠向楚天行。

同时披覆着一层光焰手甲的巨拳,轰出一道重炮出膛般的狂暴拳劲,挟雷霆一般的滚滚音爆,向着楚天行狂轰而去。

这一拳,便是一辆主战坦克,都要被硬生生轰爆。

楚天行稳坐座椅,手拈酒杯,眼睑低垂,浅饮美酒,看都不看王武扬一眼,只脑后忽然飞出一只金光灼灼的大手,五指岔开,掌心朝天,然后手腕一翻,巨大的手掌轰然拍下。

混元一气大擒拿.碎天绝手!

此掌一出,势如天穹倾塌,挟无以伦比的恐怖威严,向着王武扬当头盖落。

嘭!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