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316,秒人如麻【2/3】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316,秒人如麻【2/3】

作者:李古丁字数:2047更新时间:2020-09-13 20:33

“前辈,怎么一大早就要走,不多留两天么?”

蒙山城外,林胜男牵着马缰,依依不舍地说道。

“自然是有事。”

楚天行摸出一块金锭,丢给林胜男:“你做向导的报酬。”

“这怎么好意思呢?”

林胜男接过金锭,习惯性地咬了一口,看着金锭上的牙印,笑得合不拢嘴:

“其实昨天那口匕首,晚辈就已经受之有愧了,又怎么好意思收前辈的钱呢?”

楚天行想了想,把手一摊:

“那把金子还回来。”

林胜男眨眨眼:

“呃,我刚刚咬过,上面有口水,好脏的……”

楚天行哈地一笑,双腿一夹马腹,策马离去:

“以后好好做人,别再沉迷男色,纵欲过度。

“你虽然是个女子,可若纵情享乐,身子一样会垮掉……”

林胜男肃容一揖:“晚辈谨遵前辈教诲。”

望着楚天行二人远去,她抛了抛手上那块起码有十两重的金锭,寻思着:

“突然之间发了笔横财,今儿个该去哪儿快活呢?”

……

午时。

往“镜湖”方向打马飞驰了整个上午的楚天行与星殒剑尊,在一条山溪旁驻马暂歇。

吃过干粮,楚天行正拿精饲料喂马时,剑尊忽然看向溪对岸的山林,淡淡开口:

“不必藏了,出来吧。”

没有动静。

楚天行也侧首望向山林,笑呵呵说道:

“二位真不必再藏了,我们这可不是诈你们,是真发现你们了。”

一声冷哼,自溪对岸山林中传来。

接着便见两个中年人穿林而出,出现在楚天行二人视野之中,与二人隔着小溪对望。

这两个中年,一穿黑衣,面容肃穆,看着不怒而威。一着白袍,蓄长须,气度悠然。

楚天行一边拿着麦饼继续喂马,一边笑眯眯说道:

“不知二位如何称呼?

“自我师姐弟二人离开蒙山起,二位便一路尾随数百里,不知有何贵干哪?”

那黑衣中年冷哼一声,说道:

“老夫姓年,乃一气宗外事长老。瞧你们装扮,当是我一气宗附庸宗门,神剑宗弟子。年某身为外事长老,地位等同尔等宗主,还不上前拜见?”

楚天行笑道:“原来是年长老。”

也不说拜见,又问那位气度悠然的白袍中年:

“不知阁下又如何称呼?”

白袍中年微微一笑:

“我姓何,乃真龙宗外事长老。”

楚天行笑道:

“原来是何长老,失敬失敬。

“两位长老都是当世一流大宗门的大人物,不意居然纡尊降贵,学不入流的小蟊贼一般,鬼鬼祟祟追着我师姐弟二人尾行数百里……”

听到这里,那年长老勃然变色,怒斥:

“区区神剑宗的小辈,也敢对老夫出言不逊?

“你们宗主在老夫面前,都不敢如此猖狂!”

楚天行笑道:

“年长老真威风。可惜您这威风,在我们面前,真不好使。”

说着把脸一沉,冷声道:

“说说吧,你们跟着我们,究竟所为何事?”

年长老眼角微微抽搐两下,居然忍住了脾气,冷声道:

“老夫想知道,昨晚那笔交易,究竟是怎么回事。”

何长老则微笑道:

“何某想知道,那条巨蛟,究竟落到了谁人手中。

“还有,你们是从哪里得到的那条巨蛟,蛟珠又去了哪里。”

楚天行淡淡道:

“这不关二位的事吧?”

年长老两眼微眯,眼神凌厉:

“小子,以你昨晚展示出来的修为,确实有资格在老夫面前嚣狂。

“不过老夫或许奈何不了你,但你有没有想过老夫的身份?

“你有没有想过,得罪了老夫,你们师姐弟二人,甚至整个神剑宗,会有怎样的下场?

“为你二人计,为神剑宗计,你们两个最好老老实实,将老夫与何兄所询之事,一五一十如实道来!”

何长老微笑道:

“神剑宗乃是一气宗的附庸。按理,处置神剑宗的事情,轮不到何某插嘴。

“不过你们两个小辈,居然敢在年长老面前狂妄自大,不知尊卑,这等以下犯上的行径,何某着实看不过眼……须得惩戒一番,教教你们做人的道理。”

楚天行面无表情,语气淡漠:

“哦?怎么惩戒?”

何长老轻飘飘说道:

“自然是按照晚辈向长辈认错的规矩,磕头赔罪了。

“何某虽与年兄平辈论交,但与你们倒也没什么关系,你们对何某无礼,何某其实是无所谓的。

“但在年兄面前的放肆之罪,无论如何都不可轻恕了。

“须得结结实实向年兄磕上至少一百个响头,方显诚意。

“如此,何某也可替你们向年兄求情,请他不要计较你二人犯上之罪,不要牵连你神剑宗门。

“何某这说法,你们以为公正否?”

楚天行摇了摇头,看向星殒剑尊:

“师姐,他们两个要我们磕头赔罪。”

星殒剑尊面沉如水,语气清冷:

“本来这种事情,该由楚师弟你来处置的。

“不过这两个家伙,都有一流大宗师的修为,你要拿下他们,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

“大事要紧,无谓耽搁时间,闹出太大动静……算了,我来吧。”

说话间,她指甲一弹,铮地一声,一道飞星般的流光,自她指尖迸射而出。

那飞星流光甫一出现,便如同闪烁、瞬移一般,径直出现在一气宗年长老面前,噗地一声,洞穿年长老眉心,又自他脑后透出,带出一蓬飞溅的血沫。

年长老一脸茫然,抬首摸了摸眉心的血洞,身子略一摇晃,像是被抽去了浑身的骨头一般,猛地瘫倒在地,瞬间没了气息。

直到死,他的护身真气,都没有任何动静,居然连“应激而发”的机会都没有。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