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323,赌命之桥【3/3】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323,赌命之桥【3/3】

作者:李古丁字数:3162更新时间:2020-09-15 21:08

一气仙一掌轰杀一位一流大宗师,展示出不容违逆的实力。

不过楚天行见了,却是摇了摇头:

“就算被压制了实力,对付一个一流大宗师而已,也没必要出大招吧?

“难道一气仙的实力,被压制得特别厉害?”

一气仙打杀那女子的姿态虽然看着潇洒,手都没抬,只是背着双手,嘴角含笑,脑后飞出混元一气擒拿手,就把那女子拍成了肉饼,但以楚天行的眼力自是可以看出,一气仙这一手可不是普通的擒拿手,而是一式杀招,差不多算是开大了。

剑尊轻笑一声:

“这个一气仙身上怕是有什么隐患。之前我还没看出来,这时看他出手就知道了。

“他现在的实力,比你那口冰魄剑还要稍弱一点,只能算是勉强沾着半步罡气的边吧。”

楚天行这才恍然: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搞这么夸张呢。”

星殒剑尊能看出一气仙的不对,其他人可是看不出来,都被他震慑得噤若寒蝉。

而一气仙则若无其事地一拂袖,微笑着对众人说道:

“若无我与黑龙兄,尔等连那扭曲树林都无法通过。

“我们不但救了你们的性命,带你们通过扭曲树林,还允许你们随我们前来仙宫探索,对你们已是仁至义尽。

“那小辈不思回报,居然临阵脱逃,真是让人心寒。我将她打杀,尔等以我这般处置,是否公道啊?”

众人早被他狠辣手段吓得噤若寒蝉,这时哪敢说半个不字?

当下纷纷点头,连连说道:

“公道!前辈处置,甚是公道!”

“王梅姑不思回报,临阵脱逃,辜负前辈一片苦心,当真丧心病狂,死有余辜!”

“又想要好处,又不想冒风险,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富贵险中求,想在仙宫得好处,自是该冒些风险的……”

一气仙哈哈一笑:

“看来大家都是明理的。既如此,那便来个人,顶上方才那小辈的位置吧。嗯,就是你了!”

一气仙抬手一指,点中了一个相貌平凡的劲装青年。

那青年嘴角微微抽搐一下,走出人群,与先前那头发花白的老者对视一眼,双双举步,小心翼翼踏上了石桥。

黑龙尊者、一气仙,以及其他杂牌军,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二人。

隐身在侧的楚天行与星殒剑尊,亦是屏息凝神,看着二人一举一动。

踏、踏、踏……

轻微的脚步声中,头发花白的老者,与相貌平凡的青年,保持着高度戒备,闭住呼吸,小心翼翼绕开桥上的石像,小步小步地缓缓前行。

很快,两人便行程过半,桥上却无任何异状发生,那上百尊石像,亦是保持着各自凝固的姿势,并未出现任何异常变化。

又过一阵,两人已经接近对岸桥头。

黑龙尊者看看那两人,又看看距离对岸最近的“灵剑仙子”的石像,叹息自语:

“桥上的禁制,怕是已经被前人全部趟完了……可惜了灵剑仙子,折在了最后几步……”

一气仙微笑颔首:

“不错,石桥上面的禁制,当是在前四次开启之时,被这些变成石像的人,给触发消耗一空。现在石桥应该已经安全了。”

后面那些杂牌军见状,个个面露喜色——石桥既已安全,那他们自然不必再被迫去趟禁制了。

庆幸之余,亦有人心下惋叹,心说王梅姑不该跑的,真是平白枉送了性命。

就在众人皆以为石桥已经安全时。

那头发花白的老者,突然面露惊恐之色,身形猛地往前一倾,作出疾奔飞掠之势。

可姿势是作出来了,他人却并没有随之飞掠出去。

只见一抹白色,悄然自他足下而起,飞快染遍他全身,几乎只在眨眼之间,那花白头发的老者,就变成了一尊呈疾奔飞掠之势的白色石像,脸上亦如其它石像一般,凝固着惊恐绝望之色。

而他距离对岸,亦只剩数步之遥。

见此情形,众人一片大哗,所有人都心中一悸,面露惊惧。

黑龙尊者、一气仙亦是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一抹惊疑——以他们的修为,竟都没有看明白,那花白头发的老者,究竟是遭遇了什么,亦没能感应到任何异常气息。

那花白头发的老者,好像就是无缘无故变成了石像。

“师姐?”楚天行亦是眉头紧皱,传音询问剑尊。

“我什么都没有感知到。没有异常气息,也没有能量波动。”剑尊缓缓摇头,低语:“那老者究竟看到了什么?”

正说时,楚天行忽然诧异道:

“另一个人居然走过去了!”

没错,那老者是变成石像了,可那相貌平凡的青年,居然是一路无事地走到了桥下,此时正站在对岸桥头,一脸后怕地看着老者变化的石像。

“什么情况?”

黑龙尊者眼神错愕:

“那小辈怎安然无恙地走过去了?”

一气仙微一沉吟,旋即笑道:

“桥上应该还剩最后一道禁制,被那白头小辈踩了。那小子运气更好,便安然过去了。”

说罢,他又抬手一指人群,点出四个人:

“你们四个上桥吧,放心,禁制应该已经被踩完了。小心一点,不会有事的。”

那四人面面相觑一阵,不敢违逆,只能一边祈祷着一气仙猜测属实,最后一道禁制已被那老者触发,一边战战兢兢地踏上石桥。

然而这一次情况更加诡异,刚上桥没走几步,最左边一人就面露惊恐之色,猛地拔剑出鞘,作出守御姿势。

但姿势刚刚摆出来,一抹白色,便悄然染白他脚掌,旋即闪电般蔓延他全身,将他变成了一尊凝固的白色石像。

“这……”

剩下的那些乌合之众,齐齐倒抽一口凉气,眼中尽是惊惶失措:

“禁制怎还存在?不是说已经全部触发了吗?”

“这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有人就能一路平安渡过石桥,有人却是一上桥就变成了石像?”

“完了,禁制还在……我们恐怕会不停地被派上去探路……”

一片惊惶低语声中,黑龙尊者惊疑不定地看向一气仙,却见一气仙背负双手,嘴角噙笑,丝毫不因自己判断失误而惭愧,只是目不转睛盯着桥上其余三人,默默观察着。

桥上那三人,见一个同伴上来就变成了石像,顿时骇得面无人色。

其中一人作势欲退,可一转头,就瞧见面带微笑,眼神淡漠的一气仙,顿时浑身一个激灵,哭丧着脸回头过,继续前行。

另两人则是咬紧牙关,把心一横,迈开大步,不管不顾往前直冲。

很快,那两人便行程过半。

这时,其中一人忽然张大嘴巴,面孔扭曲,流露出极度惊恐之色,接着浑身一抖,就要甩腿狂奔。

可一条腿刚刚迈出去,一抹白色便从足下而起,将他全身浸染,瞬间将变成了一尊石像。

旁边另一人见状,面孔也变得扭曲起来,鼻翼大张,额暴青筋,呼哧呼哧疾喘几声,跟着便仰天一吼,施展身法,嗖地一声,竟直接飞掠过桥。

过桥之后,那人弯着腰,双手撑着膝盖,汗流浃背地喘了好一阵,方才坐倒在地,哈哈狂笑起来。

四人上桥,两人石化,一人飞速过桥,最后一人蜗牛般磨蹭着,在众人紧张兮兮的注视下,居然也平安过了桥。

“为何会如此?”黑龙尊者一脸惊疑地看向一气仙。

却见一气仙呵呵一笑:

“明白了。石桥禁制没有任何规律,完全莫明其妙,不讲道理。

“但有一定可以肯定:运气好,就过得去,运气不好,就必死无疑。

“另外,如果有多人上桥,那就必然有一半的人会被石化。

“如果单人上桥,那此人恐怕也有一半机率石化。”

说到这里,一气仙叹息一声:“玄天罡等人享了前人遗泽,掌握了某种绝对不会触发禁制的方法。可惜我们并不知道,只能赌一赌运气了。”

黑龙尊者迟疑道:“我们上去赌运气?”

一气仙传音:“我等罡气境陆地神仙,哪个不是天大气运加身?这些小辈,哪一个运气能好过我们?只要有多人陪跑,那一半的机率,就落不到我们头上来。”

黑龙尊者微微一怔,明白过来,冷眼一扫这边剩下的十多人:

“接下来,所有人一起上桥!我与一气仙也会上桥,陪你们这些小辈,赌一把运气。”

多人一起上桥,将有一半人必然石化。

高达五成的死亡率,稍有理智的人,只要不是迫不得已,恐怕都不会选择去赌。

但黑龙尊者、一气仙面前,由不得这十几个武者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只能是在两位罡气境大佬虎视之下,战战兢兢踏上了石桥。

黑龙尊者、一气仙也跟着众人上桥。

“这个石桥的禁制,怕也被虚空邪神污染了,所以才会如此莫明其妙,不讲道理,只赌概率。”

剑尊传音道:“我们还没到非得把命押上去赌大小的地步。再说我们是地球人,在玄真界,可没有世界眷顾、气运所钟,只能靠自己的运气……”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