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344,不好,真龙血晶有问题!【3/3】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344,不好,真龙血晶有问题!【3/3】

作者:李古丁字数:4102更新时间:2020-09-22 22:08

“已经知道如何修炼了?”

楚天行哈地一笑:

“那师姐你能在仙宫之中突破吗?若突破,岂不是可以横扫玄真界?”

星殒剑尊失笑道:

“怎么可能?我只是对如何修炼,心中有了概念而已。想要突破,谈何容易?

“毕竟我晋升罡气境,也才十一年而已。功力固然进境极快,已不逊于许多晋升多年的老牌罡气境,但积累还是稍浅了些。

“即使托你的福,得了几样能大增修为的天材地宝,短时间内,也是不可能突破的。

“最重要的是,玄真界已经不支持突破罡气境之上的境界了。

“在这玄真界,怕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突破,会被一层无形的天花板挡住,甚至可能遭到莫明反噬,走火入魔。”

楚天行闻言倒也不失望,笑着说道:

“我倒忘了世界局限这一茬。好吧,暂时不能突破也没什么,有了明确的道路,咱们回到地球,就能大展拳脚了。”

又稍微聊了几句修行相关,两人又各自修炼起来。

楚天行继续凝炼真气种子,剑尊也一边琢磨不朽之道,一边等待经脉、丹田恢复。

就这样过了三天,楚天行没消耗身上仅剩的两枚血菩提,只借蛟珠、神珍玄铁凝炼真气种子,将真气种子数量一口气推到四百七十多枚,实力又有提升。

星殒剑尊也炼化了太岁肉芝,又把那地灵草用随身携带的餐具熬汤喝了,不仅功力大增,体质也变强了许多。

即使在这仙宫秘境,体质大损的情况下,她的体质,比起“炼体蛮子”楚天行也不显逊色了。再被他紧紧抓着手,也不至于被捏出淤痕了。

就在两人呆在书楼三层专注修行时,那八个愿向剑尊投诚的玄真界闲散大宗师,也被派了出去,在书楼附近探索,并小心打探崔子瑜等人的行踪。

区区闲散大宗师,自然是不敢跟踪崔子瑜一行的。

不过趁崔子瑜等人破解禁制,无暇分神时,远远地窥探些动静,还是可以办到的。

就这样,楚天行与星殒剑尊虽足不出户,但对于崔子瑜一行的动静,还是略微有些了解。

“果然没有放弃,还在继续前行吗?只是似乎并没有多少减员,看来并未碰到藏书楼骷髅那样的诡异啊!就是不知道他们收获如何了……”

因为不敢太过靠近,那八个闲散大宗师,也无从得知崔子瑜等人有什么收获。

能勉强窥到他们人数并未减损几个,就已经很不错了。

既然崔子瑜一行暂时未遇大挫折,那楚天行与星殒剑尊自不会轻易出击,继续在藏书楼中修行。

星殒剑尊炼化天材地宝后,等待身体状态恢复的间隙,除了研究“不朽之道”的修行理论,也把崔子瑜、李博、玄天罡这三大罡气境修炼的庚金裂天刀、寸劫指、天河玄功的功法典藉,从那些灵玉典藉中寻了出来,大略揣摩了一番。

短短数天时间,即使以她的天赋,也不可能吃透这三门都能直指罡气境的玄功,但略作了解,对崔子瑜等三大罡气境的功法勉强心中有数,还是可以办到的。

第四天.

星殒剑尊取出楚天行坑来的最后一件天材地宝“真龙血晶”,惯例用舌尖轻舔一下,确定其并没有暗藏能伤到罡气境的隐患,便将真龙血晶送入口中,咽了下去。

真龙血晶甫一入腹,便轰地一声,化作狂暴而灼热的乱流,在她体内四处冲击。

内视之下,剑尊只见一条条细微而具体,有鳞有爪,栩栩如生的“血色真龙”,从腹中扩散开来,似要在她体内“大闹天宫”。

比起千年灵木心、太岁肉芝、地灵草那三样植物类天材地宝,这源自真龙血液的真龙血晶,明显要狂暴凶悍了许多,消化起来并不轻松。

不过星殒剑尊不慌不忙,默运心法,降伏那一条条“血色真龙”,将之导入经脉之中,逐一炼化。

这一番炼化,足足持续了将近十个小时,乃是四样天材地宝中,炼化起来耗时最久的一件。

炼化完毕之后,不仅功力大增,足足省下了她将近一年的苦功,体魄也又有了显著提升。

就是不知怎地,总觉有一股燥热之感,自下腹丹田源源散发出去,仿佛小肚子里揣了个小火炉似的,令她不知不觉,额头出汗,脸颊微红。

“不好,这真龙血晶虽然无毒,但恐怕有别的问题!有个说法叫龙性至淫……我这一枚真龙血晶磕下去,别是出现了某些小说中,那些俗套的症状吧?”

星殒剑尊暗自嘀咕着,默运心法,压制一阵,却不见好转。

起身抹去额头细汗,又打了一套拳法,试图用拳法渲泄那燥热之意。

可一趟拳法打下来,非但没有任何好转,反而火上浇油一般,令她小腹更是燥热难当,浑身香汗淋漓,晶莹雪白的肌肤,更是泛起阵阵霞红。

“我犯傻了!身体发热的情况下,怎么能运动呢?该静坐宁神才对。”

剑尊心里有点慌,忍住不去看楚天行,生怕看他一眼,就触动了某个禁忌,令自己当场失控,只赶紧取出一枚雷神余江炼制的,专治走入火魔的灵丹咽下,盘腿打坐起来。

灵丹入腹,脑海顿时一片清明——话说回来,她身上虽然燥热难当,汗透重衫,肌肤粉红,可脑子还真没糊涂,并没有小说中描写的那种……什么都不顾,只想羞羞的念头。

不过她此前心里有点慌,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直到一枚灵丹咽下去,脑子变得更加清明,她方才明白过来:

“所以,虽然身上热了点,但其实并不是那种俗套反应?就是纯粹的发热发汗么?”

一念至此,她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正自打坐修炼,并没有发现她此时症状的楚天行。

楚天行仍穿着那身大红云锦飞鱼服,扎玉带披披风,看上去还是那么帅。

但剑尊并没有因为看到他,当场就失控暴走。

“还好还好,要是在这种情况下,跟小楚发生点什么,怕是要被他笑死。以后在他面前,就真抬不起头来了。”

剑尊心里舒了口气,虽然身上还是燥热难当、汗流浃背,但心里放松下来,没那么慌了。

“衣裳汗湿了好不舒服……”

她环顾三楼一眼,见三楼就只闭目打坐的楚天行,那八个闲散大宗师,都出去打探消息去了,便挥袖抬起一张白玉书案,送到楼梯口处,封堵住楼梯口,免得有人误闯进来。

想了想,还是不怎么放心,她又取出一张大木板,以指代笔,在上面龙飞凤舞地刻下四个大字:

擅闯者,杀!

一笔一画,都是剑气凛然,单这四个大字中蕴含的剑气,在其消散之前,就足以挡住一两位顶尖大宗师了。

把那木板掷出,令其竖立在那堵在楼梯口的白玉书案上,四个大字正对着下方楼梯,剑尊这才算是放下心来,又看了楚天行一眼,无声站起身来,走到他背后,悄悄褪下衣衫。

很快,她身上就只剩内衣,玲珑有致的完美娇躯,基本暴露在外。

这时她才觉稍微舒服了一点。

想了想,又来到藏书厅角落,取出一张八面屏风,将那角落围住,跟着便取出一只浴缸摆在角落里,从储物手镯中放出大量清水,注入浴缸之中。

放了大半缸水,她又将手掌没入水中,略一运功,缸中清水便结出一层薄冰。

剑尊抬起精致纤美的雪嫩玉足,轻轻踩裂薄冰,修长笔直的小腿,缓缓没入冰水之中。跟着在浴缸中坐下,顺势一滑,整个身子都沉进了冰水里,直没至下颔。

躺在冰水里,聆听一阵动静,见楚天行仍在打坐,她便将身上最后的两件衣物也除了下来,彻底回归最初状态。

“这下舒服多了……”

每一寸肌肤都与冰水直接接触,令剑尊舒服地叹了一口气,伸直修长双腿,狭长凤眸微微眯起,享受着这惬意的冰凉。

浑身燥热得以纾解,星殒剑尊惬意之下,一双玲珑玉足,都忍不住轻轻弹动着,像是戏水的小孩一样,踢出一团团小小的水花。

正自得其乐地享受时,忽然,楚天行的声音传来:

“师姐,你在泡澡么?”

听到他的声音,星殒剑尊心里莫明一慌,本就泛红的俏脸,变得更加红润,那丝丝红霞,甚至渲染上了她的双耳,令她一双晶莹耳垂,都变得仿佛粉钻似的。

“别过来啊!”她声音有些羞涩地警告着,手忙脚乱地取出一张浴巾,覆到水面上,遮掩住自己身躯,“不许偷看!”

“师姐放心好了。”楚天行爽朗一笑:“我不会偷看的。”

剑尊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不过看到师姐你泡澡,我也想洗澡了。”

楚天行笑道:“说起来,自从在镜湖外围,地下潜伏时,我就一直没洗过澡,这都快一个星期没有洗澡,我感觉身上都快发臭了。”

星殒剑尊红着脸,轻哼一声:

“以你修为,体魄早已纯净无比,这些天又只吃辟谷丹,肠胃之中都没有杂质,身上怎会发臭?反正我是没有闻到你身上有什么异味的。”

楚天行笑道:“那可能是我心理作用吧,反正我就觉得我快变臭男人了。”

星殒剑尊道:“你本来就是臭男人。”

楚天行道:“可师姐你刚才说我身上没有异味的。”

星殒剑尊道:“也许是我久处鲍鱼之肆,而不闻其臭?”

楚天行笑道:“那师姐你这么说,我更得洗个澡了。”

星殒剑尊道:“你要洗,就去对角那边洗,用屏风挡着。”

楚天行为难道:“我浴缸、清水都有,连沐浴露、洗发水都带了,可还就真没带屏风……”

星殒剑尊轻哼道:“那算了,你直接洗就是,反正我不会偷看你。”

楚天行呵呵一笑,起身走到藏书厅对角,取出浴缸摆好,放入清水,也不加热,三下五除二解除武装,回归自然,泡进浴缸之中。

听着楚天行那边传来阵阵水响,星殒剑尊不知怎地,脑中竟莫明浮出楚天行那雄健完美的体型。这念头刚一冒出来,便如雨后杂草一般疯长,初时脑子里的画面,还是他衣着齐整的形象,渐渐的,脑海之中的楚天行,竟开始解除武装……

身为罡气境,在脑海之中模拟画面,那当真亲眼所见一般清晰。

一时间,星殒剑尊只觉自己浸泡在冰水里的身体,变得更加燥热,丹田中的暖流亦不受控制地四处乱窜,竟令她情不自禁,将修长双腿交叠在了一起。

“不好!”

察觉到自己状态不对,星殒剑尊心中一惊:

“那真龙血晶,恐怕还真有这种后遗症!之前之所以没有发作,恐怕只是因为我体质强、修为深,强行压制住了,延缓了发作时间。现在脑子里一胡思乱想,就有点克制不住了!

“可恶,小说里的情节,没想到居然会发生在我身上!不行,我可不能就这么败下阵来,不然以后真没脸在小楚面前抬头了!”

一念至此,她皓腕一翻,又自储物手镯中,取出了一枚雷神出品的解毒灵丹咽了下去,还取出一只电音如来亲自加持,专能克制心魔的白玉佛像握在左手手心,又取出一只洗尘道长出品,同样能克制心魔的阴阳鱼小玉佩攥在了右手手心。

三管齐下,她脑海果然为之一清,那不受控制,如雨后杂草般疯长的绮念,被她在玉佛、玉佩加持之下,变得更加清宁强大的意念化作利剑,一一斩除。

身体的反应,亦被解毒灵丹压制了下去,由内而外地泛出阵阵清凉。

控制住了自己,星殒剑尊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听到楚天行那边传来的水声,她不禁有些羞恼地说道:

“又不是小孩子了,泡澡时玩什么水呀!”

“师姐我听到你也在踢水的……”

“……”星殒剑尊语气一窒,决定蛮不讲理一回:

“总之你现在不许玩水,不许发出任何响动,只能安安静静泡澡。”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