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玄幻奇幻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347,小看我,是你们最大的错!【3/3】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347,小看我,是你们最大的错!【3/3】

作者:李古丁字数:5200更新时间:2020-09-23 22:53

三大罡气境完全无视楚天行,联手围攻星殒剑尊,刚一交手,便已互换上百招。

崔子瑜撮掌为刀,星殒剑尊并指作剑,手刀指剑碰撞之下,竟发出几乎毫无间隙的金铁交击声。

同时她还要抵挡玄天罡的天河掌法,以及李博的寸劫指法。

一时间,拳脚碰撞之声,亦宛若连绵不断的滚雷,震得人耳膜轰鸣,头皮发麻。

刀剑交击、拳脚碰撞之时,爆出的气浪、对拼的余波,足以将万斤大石吹飞乃至粉碎。

直到看到四大罡气境的交手,楚天行这才明白,为什么星殒剑尊会说,即使他手持半步罡气级神器,在认真起来的半步罡气境武者面前,亦只有五成生还的机会——

只是五成生还的机会,而不是五成胜算。

因为半步罡气级的武者,近身搏战之时,不仅招式势大力沉,信手拈来尽是绝杀,动作亦快得不可思议。

进退趋避之间,快若电光霹雳,诡若鬼魅幻影,即使以楚天行的眼力,居然都看不清他们的身法以及手速,只能看到团团令人头晕目眩的残影。

“之前在藏书楼,我一夫当关镇守楼梯时,要不是演技够好,令一众罡气境误以为我是货真价实的罡气境,不愿在不明我底细的情况下,轻率地埋身近战,只想仗着人多消耗我,出手尽是远程攻击,给了我反应和成长的时间,那么我恐怕早就被揭穿画皮,打成渣渣了。

“之后也是靠着剑尊布置的阵法,我才能借着地利,与众罡气境周旋,甚至配合剑尊斩首了萧战王……

“现在崔子瑜等三大罡气境被污染,实力进一步增强,若与我埋身近战,我还真连一个人都打不过,只能竭尽全力争得五成逃生的机会……

“难怪他们当我不存在,只顾围攻剑尊。因为按照正常情况,我确实没有插手这一战的本钱,只能坐看双方交手,听天由命,等待双方决出生死……”

楚天行眯眼观战一阵,完全看不清四大罡气境交手时的动作,只能看到四团朦胧的身影,飞快地移动、碰撞,爆发出令他气浮气燥的金铁交击声、拳脚碰撞声。

对撞时掀起狂风与余波,更是令他仿佛置身炮火连天的战场,正遭受重炮集群轰击,扑面而来尽是足以令人粉身碎骨的狂暴冲击。

若不是他体魄足够坚韧强悍,又有不灭金身护体,近距离观战之下,早就被四位罡气境对战的余波撕成粉碎了——这还是他们都受了仙宫禁制局势,只能发挥出半步罡气级的实力。

“这样的战场确实恐怖,顶尖大宗师,手持半步罡气级半神器,都没有插手的资格。

“但你们因此而无视我,以为我绝无插手可能,那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了!”

眼睛看不清,那就索性合上眼帘,不用眼睛去看。

听力受到那震耳欲聋的金铁交击声、拳脚碰撞声干扰,那就封闭耳部穴窍,自闭听力,不再去听。

风势太猛、劲力余波太强,令皮肤的感触亦受到极大的干扰,那干脆连触觉也自我封闭。

嗅觉在这种环境下也起不到任何作用,便自封鼻窍,连嗅觉也一并屏闭罢了。

既然四种感知都已被自我屏蔽,那么味觉留着也是无用,索性也自闭了吧。

一时间,楚天行五感尽失,整个仿佛置身绝对的黑暗之中,什么都感觉不到。

可直感却因这五感尽失的状态,变得越发犀利敏锐。

兼之他心灵素来理智若冰,即使不施展冰心诀,亦能做到“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心湖之中既已波澜不起,清冷如冰,直感便将那宁静冰冷的心湖,化为澄明之镜,将四周一切,投映于心湖之中。

渐渐地,五感尽失,仿佛身处绝对黑暗寂静之中的楚天行,澄明如镜的心湖之中,投影出了四大罡气境交手的场面。

初时,仍是只能“看”到道道残影,看不清四人交手的细节。

但随着他这种奇妙状态的持续,随着直感愈发敏锐犀利,四大罡气境投映在他心镜之中的身影,动作渐渐“缓慢”下来,令他终于能“看清”四人的一招一式。

而直到这时,他方才发现,在三人围攻之下,看似不落下风的星殒剑尊,情况其实已经稍微有些不妙了。

原本晶莹水润、容光焕发的俏脸,已然变得有些苍白,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衣衫上亦有几道刀痕、掌印、指痕,看上去已经中了几招,只是应该是在中招之时及时卸力,伤势看上去并不算太重。

而崔子瑜等三位罡气境,身上虽然也有中剑的痕迹,但他们毕竟是以三打一。

即使星殒剑尊想以伤换伤,揪着其中某一个人穷追猛打,另外两个也能围魏救赵,用绝杀手段,迫使星殒剑尊只能收招自保。

所以目前形势看来,三大罡气境的状态,比星殒剑尊要好上许多。

再继续战下去,星殒剑尊的状态只会越来越糟,终致落败。

这样的局面,倒也不出楚天行意料。

星殒剑尊乃是楚天行之前的地球第一天才,放在如今已经正自衰落的玄真界,恐怕也是数一数二的天才人物。

可再怎么天才,她臻至罡气境也只十一年,实在太过年轻。

修行速度再快,功力再是突飞猛进,比起崔子瑜这三个功龄多她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的积年罡气境,积累还是少了太多。

能够以一敌三,支撑这么长时间没有出现明显的败相,已经是她天赋超卓,战斗本能出类拔萃了。

“并且,崔子瑜三人,现在还被‘污染’强化,实力比之前强出许多。还恢复了气机锁定之能,可纯用气机判断剑尊的攻势乃至走位,这就又多了一分先机……

“还好剑尊这几天修为也提升不少,战斗本能又其强悍,要不然,她现在恐怕已经是败相毕露了……

楚天行心中暗道:

“不过,三对一,能够压制剑尊,那么二对一的话,你们还能压制住她吗?”

取出一枚血菩提,含进嘴里,压在舌根下。

旋又手腕一翻,亮出冰魄剑。

随后楚天行身形一纵,以半步罡气级的冰魄剑为前导,将一切交给天赋直感,交给越女神剑赋予的剑道本能,以心湖倒映战场,以直感与本能驾驭身体与长剑,仿佛一条逆行在汹涌波涛中的鱼儿,投身进四大罡气境交手时,掀起的气浪余波之中。

他在余波之中飞快穿行。

越是靠近战场中心,面临的压力越大。

不灭金身的护身气罩,早被四大罡气境交手的余波粉碎。

身上那华美的大红云锦飞鱼服,也早已被撕扯得支离破碎。

裸露在外的皮肤,亦被迸飞的刀罡剑气斩破不灭金身,切割出道道血痕,有的伤口,甚至深可见骨。

不过这点皮肉伤,还用不着服下血菩提。

楚天行继续飞纵着,像是逆流的鱼,又似穿梭在暴风雨中的海燕,在狂暴的气浪余波之中,用天赋与本能寻找着薄弱点,飞快穿行着,沿途洒下点点热血。

星殒剑尊注意到了他的到来。

她很想叫快他回去,可三大罡气境施加的压力太大,令她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楚天行紧闭双眼,手持长剑,奋勇前行,身上衣襟渐裂,现出铜涛铁铸一般雄健完美的身形,旋又烙印上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皮肉翻卷之际,淌下点点热血。

星殒剑尊心中,一阵突然的悸动。

脾性发作之下,一股无名怒火,自她心底暴涌而出,竟不顾背后袭来的天河掌、寸劫指,与当面的崔子瑜硬拼一击时,纤眉一扬,右瞳之中暴射出星光剑气,飞刺向崔子瑜。

崔子瑜三人本已知道她这手杀手锏,理论上本不该轻易中招。

不过此时星殒剑尊拼着两败俱伤,突然爆发,还是打了崔子瑜一个措手不及。尽管他心存警惕,尽管他在星殒剑尊眼中星芒闪烁之时,已及时作出规避动作,但还是稍慢了一刹那。

他只来得及避过胸膛要害,却还是被星光剑气击中肩头。

噗!

一声轻响,崔子瑜惯用的右臂,连带半个肩膀,都被那剑气斩落下来。

两边伤口甚至发生了连锁反应,轰然爆炸。

失去了身体支撑的半个肩膀以及整条右臂,立刻就在连锁爆炸中化为飞灰,而即使有身体支撑的另半边肩膀,亦被炸得血肉崩飞,甚至连脖子都被炸掉小半,一下就侧歪下来。

但崔子瑜居然没有死。

连锁爆炸终究被他体内爆发的罡气镇压,血肉模糊的肩膀及脖子上,飞快地滋生出新鲜的血肉。

转眼之间,那滋生的血肉,便填补了他肩膀与脖子的伤口,虽然没有令他再长出一条胳膊,但至少不会危及性命了。

不过,那些滋生的血肉生长得毫无秩序,看上去就像是一串串恶心的肉瘤。肩膀和脖子上顶着大串肉瘤的崔子瑜,一时变得丑恶无比。

但他本人毫不在意,甚至仿佛感觉不到疼痛,脸上挂着扭曲而诡异的笑容,左手撮刀,继续战斗。

而星殒剑尊虽然废掉了崔子瑜惯用的右臂,但她自己亦被玄天罡、李博击中。

玄天罡的天河掌拍中她背心,她背心上浮出一对阴阴鱼,偏斜卸掉了部分掌力。

但这毕竟不是隔空掌力,而是实打实的肉掌轰击,所以还是有大半掌力,落到了她背上,令她朝前一个扑跌,噗地吐出一口血沫。

与此同时,李博的寸劫指,也极之阴险地点向她后腰腰眼。

虽有一道佛光绽放,层层削减了部分指力,她本人也借着朝前扑跌之势,略微偏移了一下身躯,可李博的指尖,还是点在了她后腰之上。

虽未点中腰眼要害,可火花与电光闪烁之际,那锋锐无匹的寸劫指,还是在她腰上破开一个血洞,贯入狂暴指力,令她伤口变得一片焦枯,且飞快向着四面扩散,要将她腰部血肉尽灼成焦炭。

好在剑尊此行玄真界,身上有着大明罡气境们,几乎是倾尽所有,集体赞助的宝物。

一道冰晶般的寒芒,自她胸口扩散开来,瞬间蔓遍她全身,不仅止住了那焦枯扩散之散,甚至还收复失地,将后腰伤口周围,已被转化成焦枯之色的部分肌肤,又变回了雪白。令那焦枯区域,最终只有铜钱大小。

饶是如此,剑尊还是受伤不浅,闷哼一声,口鼻之中,再度淌出血沫。

而独臂的崔子瑜,已再度挥动左手手刀,向她杀了过来。玄天罡与李博,亦再度自她侧后发起了围攻。

星殒剑尊没有一丝喘息的时间,也没有时间拿出雷神余江赞助的疗伤灵丹,只能厉啸一声,挥剑再战。

就在这个时候,一路披波斩浪的楚天行,终于穿过气浪余波构成的死亡区域,带着一身伤痕,杀到四大罡气境战斗的核心区域,冰魄剑刺出一道玄妙无匹,仿佛蕴含某种杀伐至理的晶莹流光,杀向玄天罡。

玄天罡本不想理会他。

又不是罡气境,只是靠半步罡气级的半神剑而已,没有星殒剑尊这个罡气境作主力牵制,单凭阎帝自己,又有什么资格作他的对手?

然而,当剑锋来袭时,玄天罡本能察觉到了一抹死亡危机,感觉这一剑,当真能取他性命。

即使已被污染,丧失了本我意志,但毕竟尚未被彻底污染成骷髅一般的“诡异现象”,玄天罡生存的本能仍在。

因此他立刻放弃了围攻星殒剑尊,对那激射而来的剑光,轰出一道狂暴的掌力,欲震开这一剑。

但剑尖只是轻轻一颤,便循直感与本能,找到了这道掌力最薄弱的一点,随后轻轻一挑,噗嗤一声,裂帛一般撕裂这道掌力不说,甚至还以“斗转星移”,从掌力之中反向借力,使剑光疾刺之速再增三分,电光火石般突刺玄天罡心口。

玄天罡面带诡异扭曲的微笑,手掌划过一道玄妙圆弧,五指飞快弹动,竟一连五指,弹到剑脊之上。

恐怖的震波,荡偏这一剑的同时,还循着剑身袭向楚天行握剑的手掌。

即使经半步罡气级的神剑剑身重重削弱,仍有部分劲力,轰到了楚天行手掌之上。

但就在劲力蔓延至手掌上时,楚天行不慌不忙,右手一掌轰出,亢龙有悔的磅礴掌力之中,竟然还蕴含了玄天罡的部分劲力。

斗转星移,接亢龙有悔!

若没有冰魄剑,楚天行自是无从借到玄天罡的掌力,直接就要被玄天罡一掌打爆。

但既然冰魄剑重重削弱了玄天罡的劲力,那么以楚天行如今的体魄、经脉强度,以他现在这种极之玄妙的状态,已足以承受玄天罡余劲对自己身体、经脉的伤害,将这一道劲力斗转星移回去。

龙形掌力劈面轰来,玄天罡再次拍出一掌,与龙形掌力对撞,两道掌力同归于尽的同时,楚天行又是一剑刺出,再度挥出了令玄天罡求生本能悸动的神来一剑。

虽在埋身近战的状态下,楚天行身法、动作皆不如拥有半步罡气级实力的玄天罡快,但他此时状态玄妙,心镜之中,能投映出玄天罡一举一动,又有直感预判,对玄天罡每招每式,都能洞悉分明。

他又手持冰魄剑,施展越女神剑,以直感与本能驾驭神剑,又反过来用神剑威能带动身体,短时间内,不仅身体动作跟得上玄天罡,甚至因着一招抢先,还短暂觅得了一丝先机,令玄天罡在他剑下,竟还有些被动。

至此,楚天行插手进了四大罡气境的战场之中,接下了玄天罡的攻势,令星殒剑尊只需面对崔子瑜以及李博两人。

星殒剑尊现在虽然状态不算完好,可崔子瑜也已经失去了惯用手,接近半残。

而且她浏览过庚金裂天刀和寸劫指的功法,已经能大略了解两人的功底,可崔、李二人对她剑术,没有任何了解,只能在战斗之中慢慢熟悉。

加上她身上又有许多罡气境支援的宝物,再者她斗战杀伐的能力,其实是超过了崔子瑜与李博的,于是一时间,她竟与两大罡气境战成了平手,并且隐隐有抢回上风之势。

当然,她毕竟是以一敌二,即使能扳回局面,乃至抢回上风,想要斩杀崔李二人,也势必要付出代价。

嘭!

一番缠斗后,她忽然又以右肩硬接了李博一指。

在李搏的食中二指,刺入她肩头的同时,道道星光剑气,竟自她伤口之中蔓延而出,缠缚到李博手指之上,发生连锁反应,瞬间就把李博两根手指炸成血沫。

虽然她自己的伤口,亦变成一片焦枯,甚至还有四面蔓延之势,不过当她胸口一只冰蓝水滴状的吊坠,爆发出一道冰晶气息,瞬间弥漫她全身之后,那焦枯便退了回去,只在她肩膀上,留下鸡蛋大小的焦痕。

李博失去了右手食中二指,寸劫指法一时大受影响。而星殒剑尊右肩虽受创,却并未伤到关节,手臂依然灵活,剑法依然犀利。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