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言情女生 > 重生八零娇娇媳 > 第八百零四章 还记得赌约

设置

背景
大小
-
24
+

第八百零四章 还记得赌约

作者:木棉字数:2036更新时间:2020-10-18 10:52

程安人还没离开粤城,就收到了这么一份大礼,他也不知道该说黄长荣笨,还是该说自己运气好。

不过还是得感谢赵香云给他出的‘馊主意’,程安自己都没有想到,还有拍照作证据这回事儿。

一般人都是直接带人去捉奸,她倒好,竟然想的是拍照片。

得亏他程安是有相机的人,要是没有,那就得花时间去买,没准还要耽误正事儿。

程安取走相机里的胶卷,也没有要将照片送到附近照相馆的意思。

这种照片,得拿到赵香云那儿,让她帮自己洗。

毕竟是有伤风化的照片,越少人瞧见越好。

付了钱,让跟踪的人继续跟踪黄长荣,程安去找他寻了很久的川菜师父郭一心,让他跟着自己一起去首都。

郭师傅其实早就被程安从川省挖到了粤城,只是饭店没弄好,他也没办法将人弄到首都去。

就先给郭师傅找了个工作,也是做厨子,一开始,饭店老板,不怎么信任他,但他现在已经是那家饭店的活招牌了。

这一次郭师傅离开,他现在做的那个饭店,十有八九,生意要受大影响。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当初约定好了的,郭师傅随时都有可能走人。

程安去找人,郭师傅也没有说什么,和这边的老板道了别,跟着程安坐上北上的火车。

他到火车站,是江卫民一个人去接的。

服装店生意太好,赵香云完全忙不过来。

两个服装店,她都得抽空去看,薛小兰那个服装店,她还是最放心的,因为薛小兰人靠谱又有能力。

见到江卫民,程安冲他张开双手,一脸欠揍的表情,“老江,小爷我终于自由了,你羡慕不?嫉妒不?”

江卫民冷嗤一声,“羡慕你被人算计?羡慕你晚节不保?”

江卫民一开口,就是刀刀致命。^

“我说江卫民,有你的啊!在电话里,不损我,一见面,就损我?你媳妇儿知道你是这种人吗?”

提到赵香云了,江卫民挑了挑眉,眼神中暗含杀机,“你想让她知道?”

“别别别,我开玩笑呢!你别这样,我怕了你还不行吗?我们说正事儿,说正事儿!”

程安一如既往的怂,他可不敢和江卫民对着干。

这男人手黑着呢!

指不定又出什么坏招,损招儿来坑害自己。

江卫民看了一眼秒怂的程安,总觉得不得劲儿,不过程安这话倒是没错,正事儿要紧!

“和你介绍一下,这是请来做我们饭店主厨的郭师傅!”程安指着郭师傅道。

“这位是我们食居的另外一个老板,叫江卫民!”

食居没有赵爱国他们的股份。

就只有赵香云、江卫民和程安三个的。

不过这一次,不是赵香云和江卫民两个占多数,而是他们两个和程安各占一半。

当然,这都是商量过的结果。

到时候,程安如果开服装厂,也要确定好占比。

应该还是程安占大头,不过赵香云这两年赚的钱,不出意外,估计都得拿出来给程安做服装厂。

当然,做起来了,往后他们服装店的供货不用受制于人的同时,还能赚不少钱。

程安清楚何厂长服装店每年的利润,他有信心,能够帮赵香云将那些钱赚回来。

郭师傅:“江老板!”

江卫民:“郭师傅不用这么客气,叫我卫民就行。待会儿我们要去的地方,有我妻子,她叫赵香云,也是食居的老板之一,食居是我们三个人合伙开的,往后还需要郭师傅多费心!”

“那是肯定的,我拿了钱嘛!”

郭师傅也是比较客气的人,对江卫民很礼貌。

到了服装店,赵香云在忙,他主动要求去做饭,给大家露一手。

赵香云的厨房,各种调料都比较齐全,连郭师傅最喜欢的花椒和麻椒都有。

他再打开冰箱,看到里面准备充分的蔬菜和肉类,更是觉得高兴。

食材足够,他做了个麻辣牛肉,一个辣子鸡丁,再是川香肉片,再炒上几个青菜,都是色香味俱全。

赵香云忙了一上午,一到后院,就闻到一股辛香的肉味。

她就知道,是程安来了。

并且午饭掌勺的,是跟着他一起的那位姓郭的师父。

赵香云过来,程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她身后,“没见那小丫头?”

他说的是薛小兰。

“你说的是小兰吗?”赵香云问。

“对,就是她!她瘦了吗?”程安和薛小兰打了个赌,如果薛小兰能将吃胖的身材瘦回来,程安就送给薛小兰半年的工资,相反,薛小兰要是不能瘦,就扣她半年工资。

赵香云:“你还记着呢?”

“那我肯定记得,这可是赚钱的大事儿。”程安故意说着。

“别开玩笑了,你程小爷看得上那点钱?”赵香云道。

她倒也不是故意这么说,主要是薛小兰没减下来。

小姑娘天天懊恼,想减,可耐不住美食的诱惑。

“看不看得上,那都是钱啊!难不成小嫂子见到地上有钱都不捡?”程安笑的一脸灿烂。

他从赵香云的反应里,已经猜出来,薛小兰失败了。

他到时候要怎么逗逗这小丫头比较好。

程安不会真的拿走薛小兰的钱,他就是觉得薛小兰特别有趣,为人也真诚,当然也有点小聪明。

见识过郝珍珠那类人之后,程安现在对绝对的善人有些反感。

他就喜欢和有点小缺点,小毛病的人打交道。

薛小兰特别好激怒,一生气,就跟嗷嗷直叫的猫一样,不过生气容易,但是不记仇。

“那不行,钱不钱的,无所谓,重要的是态度!我得看看那小丫头的态度再决定,是不是要这钱!”

返回顶部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标记书签

报错